这个被吊着的老人便是鲁继先,虽然满身伤痕奄奄一息,却仍保留着一丝刚强气,当他看见沈家豪的时候,眼神闪过一丝光芒,沈家豪与他的目光接触,两人立刻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じ菠﹢萝﹢小じ说
    在鲁继先后方是几个持枪走动对我壮汉,楼道的栏杆处也有几个,不时的走动,目光注视着下方,而沈家豪的目光,却落在他对面坐在桌子旁喝茶的中年人身上。
    中年人喝了口茶,然后放下茶杯,转身注视着沈家豪道“你是侄儿的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沈家豪。”
    “沈家豪?”中年人思绪了一下道“我以前怎么没听景煌侄儿提过你啊?”
    “我们是大学同学,他曾经帮我杀过一个敌人,后来我跑路了,这次我听说他被人谋害了,所以我便决定回来给他报仇。”
    “你这么说,还真想我侄儿的脾气,这样吧,你跟着我,我们一起为景煌侄儿报仇。”
    “是不是,就是他谋害了景煌兄……”沈家豪情绪激烈的指着被吊住的鲁继先说道。
    李吉祥上前一步走到沈家豪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小兄弟,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先别激动。”然后抬头看了眼鲁继先嘲讽道“他只是一条狗,真正某害景煌侄儿的是他的主子。”
    而鲁继先将沈家豪和李吉祥的话都听在耳里,忽而笑道“吉祥小儿,老头子我实话告诉你,你哥哥和你侄儿都是我亲手杀的,想想你哥和侄儿当时跪在我面前,我用机枪扫射她们,让他们父子两死了不能再死,我心中是个痛快哟,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这个被吊着的老人便是鲁继先,虽然满身伤痕奄奄一息,却仍保留着一丝刚强气,当他看见沈家豪的时候,眼神闪过一丝光芒,沈家豪与他的目光接触,两人立刻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在鲁继先后方是几个持枪走动对我壮汉,楼道的栏杆处也有几个,不时的走动,目光注视着下方,而沈家豪的目光,却落在他对面坐在桌子旁喝茶的中年人身上。
    中年人喝了口茶,然后放下茶杯,转身注视着沈家豪道“你是侄儿的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沈家豪。”
    “沈家豪?”中年人思绪了一下道“我以前怎么没听景煌侄儿提过你啊?”
    “我们是大学同学,他曾经帮我杀过一个敌人,后来我跑路了,这次我听说他被人谋害了,所以我便决定回来给他报仇。”
    “你这么说,还真想我侄儿的脾气,这样吧,你跟着我,我们一起为景煌侄儿报仇。”
    “是不是,就是他谋害了景煌兄……”沈家豪情绪激烈的指着被吊住的鲁继先说道。
    李吉祥上前一步走到沈家豪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小兄弟,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先别激动。”然后抬头看了眼鲁继先嘲讽道“他只是一条狗,真正某害景煌侄儿的是他的主子。”
    而鲁继先将沈家豪和李吉祥的话都听在耳里,忽而笑道“吉祥小儿,老头子我实话告诉你,你哥哥和你侄儿都是我亲手杀的,想想你哥和侄儿当时跪在我面前,我用机枪扫射她们,让他们父子两死了不能再死,我心中是个痛快哟,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这个被吊着的老人便是鲁继先,虽然满身伤痕奄奄一息,却仍保留着一丝刚强气,当他看见沈家豪的时候,眼神闪过一丝光芒,沈家豪与他的目光接触,两人立刻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在鲁继先后方是几个持枪走动对我壮汉,楼道的栏杆处也有几个,不时的走动,目光注视着下方,而沈家豪的目光,却落在他对面坐在桌子旁喝茶的中年人身上。
    中年人喝了口茶,然后放下茶杯,转身注视着沈家豪道“你是侄儿的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沈家豪。”
    “沈家豪?”中年人思绪了一下道“我以前怎么没听景煌侄儿提过你啊?”
    “我们是大学同学,他曾经帮我杀过一个敌人,后来我跑路了,这次我听说他被人谋害了,所以我便决定回来给他报仇。”
    “你这么说,还真想我侄儿的脾气,这样吧,你跟着我,我们一起为景煌侄儿报仇。”
    “是不是,就是他谋害了景煌兄……”沈家豪情绪激烈的指着被吊住的鲁继先说道。
    李吉祥上前一步走到沈家豪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小兄弟,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先别激动。”然后抬头看了眼鲁继先嘲讽道“他只是一条狗,真正某害景煌侄儿的是他的主子。”
    而鲁继先将沈家豪和李吉祥的话都听在耳里,忽而笑道“吉祥小儿,老头子我实话告诉你,你哥哥和你侄儿都是我亲手杀的,想想你哥和侄儿当时跪在我面前,我用机枪扫射她们,让他们父子两死了不能再死,我心中是个痛快哟,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这个被吊着的老人便是鲁继先,虽然满身伤痕奄奄一息,却仍保留着一丝刚强气,当他看见沈家豪的时候,眼神闪过一丝光芒,沈家豪与他的目光接触,两人立刻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在鲁继先后方是几个持枪走动对我壮汉,楼道的栏杆处也有几个,不时的走动,目光注视着下方,而沈家豪的目光,却落在他对面坐在桌子旁喝茶的中年人身上。
    中年人喝了口茶,然后放下茶杯,转身注视着沈家豪道“你是侄儿的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沈家豪。”
    “沈家豪?”中年人思绪了一下道“我以前怎么没听景煌侄儿提过你啊?”
    “我们是大学同学,他曾经帮我杀过一个敌人,后来我跑路了,这次我听说他被人谋害了,所以我便决定回来给他报仇。”
    “你这么说,还真想我侄儿的脾气,这样吧,你跟着我,我们一起为景煌侄儿报仇。”
    “是不是,就是他谋害了景煌兄……”沈家豪情绪激烈的指着被吊住的鲁继先说道。
    李吉祥上前一步走到沈家豪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小兄弟,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先别激动。”然后抬头看了眼鲁继先嘲讽道“他只是一条狗,真正某害景煌侄儿的是他的主子。”
    而鲁继先将沈家豪和李吉祥的话都听在耳里,忽而笑道“吉祥小儿,老头子我实话告诉你,你哥哥和你侄儿都是我亲手杀的,想想你哥和侄儿当时跪在我面前,我用机枪扫射她们,让他们父子两死了不能再死,我心中是个痛快哟,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这个被吊着的老人便是鲁继先,虽然满身伤痕奄奄一息,却仍保留着一丝刚强气,当他看见沈家豪的时候,眼神闪过一丝光芒,沈家豪与他的目光接触,两人立刻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在鲁继先后方是几个持枪走动对我壮汉,楼道的栏杆处也有几个,不时的走动,目光注视着下方,而沈家豪的目光,却落在他对面坐在桌子旁喝茶的中年人身上。
    中年人喝了口茶,然后放下茶杯,转身注视着沈家豪道“你是侄儿的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沈家豪。”
    “沈家豪?”中年人思绪了一下道“我以前怎么没听景煌侄儿提过你啊?”
    “我们是大学同学,他曾经帮我杀过一个敌人,后来我跑路了,这次我听说他被人谋害了,所以我便决定回来给他报仇。”
    “你这么说,还真想我侄儿的脾气,这样吧,你跟着我,我们一起为景煌侄儿报仇。”
    “是不是,就是他谋害了景煌兄……”沈家豪情绪激烈的指着被吊住的鲁继先说道。
    李吉祥上前一步走到沈家豪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小兄弟,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先别激动。”然后抬头看了眼鲁继先嘲讽道“他只是一条狗,真正某害景煌侄儿的是他的主子。”
    而鲁继先将沈家豪和李吉祥的话都听在耳里,忽而笑道“吉祥小儿,老头子我实话告诉你,你哥哥和你侄儿都是我亲手杀的,想想你哥和侄儿当时跪在我面前,我用机枪扫射她们,让他们父子两死了不能再死,我心中是个痛快哟,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这个被吊着的老人便是鲁继先,虽然满身伤痕奄奄一息,却仍保留着一丝刚强气,当他看见沈家豪的时候,眼神闪过一丝光芒,沈家豪与他的目光接触,两人立刻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在鲁继先后方是几个持枪走动对我壮汉,楼道的栏杆处也有几个,不时的走动,目光注视着下方,而沈家豪的目光,却落在他对面坐在桌子旁喝茶的中年人身上。
    中年人喝了口茶,然后放下茶杯,转身注视着沈家豪道“你是侄儿的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沈家豪。”
    桌子旁喝茶的中年人身上。
    中年人喝了口茶,然后放下茶杯,转身注视着沈家豪道“你是侄儿的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
    - 新御书屋
    --

章节目录

撩妹宗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元旦2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旦2号并收藏撩妹宗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