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大哥出马就是不一样。走吧,三位大佬等着你呢。”羽铭没正经的说。
    “就是那所谓的星域之王星河君、老院长徐日天和雷亚对吧?不是我说,我真不明白你们有什么打不过晓月的,她再强她的核心力量不过三个八焰三个九焰,怎么会一溃千里呢?”陆晓星与羽铭边走边聊。
    “这个你就有所不知,晓月把武灵的将领带来打仗,打到形势碾压时杀鸡取卵了一回,就她现在的实力,若非我们养精蓄锐收缩势力,她能奈我何?”羽铭说。
    “要出奇兵对吧?专门等待晓月无法出战的机会对吧?哪位高人提的驱虎吞狼之计?”陆晓星微微一笑。
    “呃,是星河君前几日提的。”羽铭尴尬一笑。
    “哦,那我倒要看看敢驱我的人怎么样。”陆晓星收起了笑脸,严肃起来。
    “他人挺好的哎,前面有人。”羽铭抓住了转移话题的好机会。
    语音刚落,前方竟出现浮空的两个人,陆晓星眼睛一眯,这两人不是别人,是钱九江和莫阳。
    “星哥,怎么打?”羽铭问。
    “怎么打?我就看他们怎么输?”陆晓星双肩一抱,笑道。
    “是,我明白,星哥可是能击败晓月的人,这几只杂鱼不放在眼里。”羽铭附声。右手一招,风盘旋而来,卷住羽铭。
    “给你留个简单的,那个莫阳给你,我去会会钱九江。”陆晓星轻描淡写的说。“留口气,别杀了。”
    “是。”羽铭化为一阵流风,直直的飞向莫阳。
    “什么人?”钱九江正在部署防御计划,他敏锐的感知首先发现了羽铭。
    “顺风斩。”羽铭一刀划出,直取莫阳。
    “御风刀客羽铭,竟不把老夫放在眼中?”钱九江须眉竖立,一拳直击羽铭。
    “钱将军,你的对手是我。”陆晓星姗姗来迟,抬手一拳切出,挡下了钱九江的攻击。
    “陆亲王,你真的要和陛下反目成仇吗?”钱九江双手一握,两条衣袖寸寸断裂,胳膊露出精炼的肌肉,与之前的苍老截然不同。
    “我们的事,你还无权过问,来吧。”陆晓星伸出右手,示意钱九江出招。
    与此同时,羽铭已与莫阳战为一处,疾风四散,火焰凝聚,两人你来我往,招式层出不穷,从表面看,是羽铭占了上风。
    钱九江沉吟一声,九朵土色灯焰,浮现在他的身体周围。
    “原来如此,土属性,力量型,我在这天空中是不是欺负你老人家了?”陆晓星说。无力可借,远离地面,钱九江可以说只有七成实力。
    “打了再说。”钱九江面色红润,一股气流透体而出。
    “请。”陆晓星谦让着,右臂暗暗聚力。
    “第一招,拳势。”钱九江的一朵土色火焰融进了他的身体之中,钱九江也不迟疑,立即一拳挥出。
    “啪!”陆晓星右手化爪,抓住了急速的第一拳。看起来并不困难。左手一推,一个能量爆破出手,拍开了钱九江。
    “凝体之力入拳!”钱九江做了几个调息的动作,三朵灯焰融入了体内。陆晓星可以清晰的看到钱九江身周略显粘稠的空气。
    “暗纹显。”黑色的纹路从他额头上钻进了领子中,陆晓星也得认真一些。
    钱九江身体一闪,带着音爆的拳头已经直直地攻向陆晓星。
    陆晓星丝毫不让,右拳轰出,与钱九江的攻击撞在一起。
    “砰!”一声巨响,两人姿式纹丝未动,但可以看到,钱九江的右拳上的皮肤断裂,出现了数道出血的裂伤。
    “好小子。”钱九江后退两步,深吸一口气。
    陆晓星抬脚追上,又是一拳。
    钱九江双臂叠放在胸前,挡下了一击,人却飞出了七八米。
    “凝神聚气,调用天地之力。”钱九江闭着眼,仿佛感受到了一个十分玄奥的境地。四朵灯焰融进身躯,莫大的压迫力四散,影响到了陆晓星。
    “每一名九焰强者都有自己的底牌,钱老先生的牌竟然这么大,牌还没出完就几乎要把我逼上死路。”陆晓星眼中的坚定更盛了几分,眼睛一眨,左眼已经变成了戮之眼。右眼还没休息好,不然这一战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
    “杀戮绽放。”邪恶阴冷的力量灌入陆晓星的身体,暗纹中混入了紫红色的能量。他能感受到整条右臂的欢愉。
    “战斗的渴望在我的血液中流淌。”陆晓星举起右臂,脸上多了些邪恶的笑容。
    “戮之眼,你竟然是来自邪狱的人。”钱久江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恍然大悟的意思。
    “不,我和你们陛下一样是圣界人,只不过因故误入了那个地方。”陆晓星看着钱久江。
    “那真是令人遗憾,让我看看你的实力与我等凡夫俗子有何差距。”钱久江音调一陡,人已化作幻影袭来。
    “轰!”两拳对碰,能量冲击把一边的羽铭二人吹飞。
    钱久江点了点头,“能与这种状态的我相抗衡的你是第二人。”
    “荣幸之至。”陆晓星答道。话音刚落,两人又战在一处。
    两人战斗的同时,羽铭和莫阳已经停止了战斗。
    “星哥这么猛的吗?这老家伙可是连弗瑞德狂化后都打不过的啊。”羽铭扛着风灵剑。剑刃之下,莫阳挂在由风组成的囚笼之中,此时的莫阳浑身是伤,已经晕了过去。
    原本羽铭正在一步一步去逼杀莫阳,但短时间是做不到的。突然地能量冲击让莫阳的烈焰剑法乱了阵脚,羽铭趁机一个狂风绝息斩结束了战斗。
    俗话说人不经夸,才不一会儿,陆晓星就被钱久江一记重拳打飞出去。毕竟单拳不敌两手,陆晓星自然招架不住。
    “这可不行啊。”陆晓星左手拭去嘴角的鲜血,挨上一下可不好受,差点没把他的内脏震个粉碎。
    由于暗纹,他用不了法则之力,而诅咒与能量爆破对于此时的钱久江来说太过鸡肋。
    “星哥。”羽铭飞到陆晓星身边,陆晓星示意无事。
    --
    - 新御书屋
    --

章节目录

圣界邪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蔬菜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蔬菜王并收藏圣界邪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