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咝咝我们最喜欢这味道了,来自人血的味道。”狼王的声音从陆晓星的身后传来,陆晓星猛地回头看去,只见狼王的眼睛由绿入紫,毛发则蒙上了一层红色,成了瑰丽的赤金色。
    “感受到死亡了吗?它正慢慢接近你哦!”狼王以几乎瞬移的速度冲到了陆晓星的面前,抛起了一阵腥风。陆晓星一惊,下意识持剑格挡。狼爪如闪电一般掠过陆晓星面前,接着又以肉眼难以觉察的速度甩了他一尾巴。钢鞭般的赤金狼尾猛击在陆晓星的胸脯上,陆晓星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如石头一样砸在林间的某处。
    “咳咳…”陆晓星意识模糊的从地上挣扎起来,眼前是血红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但他知道,一大群暗影狼就要来了。
    右掌撕心裂肺的疼,虽然看不到具体什么样,但从轮廓看被削去了一半,月石剑也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
    陆晓星心里清楚,若不是他用能量爆破抵消了不少狼王尾巴的威力,现在已经被众狼分尸了。忍着疼痛,他从储物空间抽出夜愿魔镰,撑起摇摇晃晃的身体。
    “怎么办,死定了,怪我太轻敌了。”陆晓星脑中闪过一丝绝望。
    “人类!我找到你了!”狼王在百米外嚎到。
    一股阴风吹来,狼王将至。
    暗金色的光从远处一闪,陆晓星下意识的抬起右臂一挡,等到抬起他才意识到这是途劳的。
    利爪轻松的割破衣料,切断手臂,直指喉咙。
    “叮!”一声金属碰撞的轰鸣,陆晓星坐倒在地,面前有一个人影,但他只能看到不清晰的图像,那熟悉的远行衣和有五个豁口的柔剑。
    “是她!”陆晓星想到了那张脸,“她又一次救了我。”
    光影一闪,二人到了一个银装素裹的地方,刺眼的冬阳照在他脸上是的,是真正的阳光,“我…我在?”陆晓星忘记了疼痛,呆呆的看着冬日的森林。
    “是的,你暂时回来了。”熟悉的女声从耳边传来。
    “是吗,谢谢你。”陆晓星的断臂失血过多,终于让他感受到了无力。
    两眼一黑,倒在了血色的雪中。
    “咯…咔。”少女将异样弯曲的持剑手臂接正,狼王的一击可不是那么好接的。手腕一翻,柔剑消失,少女顺手收起魔镰,小心地抱起陆晓星,消失在雪地里。
    格里修是灯树的第一医师,同时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一位来自邪狱的宗师级别医术巫师。此时他正坐在灯树城中的一栋小楼中享受着‘人间生活。’吃一口牛排,来上一杯红酒,这样的生活在灯树并不算什么,但在邪狱可算的上是珍肴。
    “咻!”抱着陆晓星的少女落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咯吱’一声。
    “嗯?你怎么来了。”格里修放下叉子,扶了下鼻梁上的金框眼镜。
    “治好他,他是个双大师级人才。”少女说完,将陆晓星放在地板上走到一边。
    “好吧,你能为之开口的人,这还是第一个。”格里修拿餐巾擦了擦嘴,双手整了整衣服,径直走到了陆晓星近前。(“右臂断去百分之六十。”)
    “看这刀口,哦,是爪子留下的。”格里修一边双手微抬用浮空术举起陆晓星,一边用眼镜下深沉的双眼瞄了少女一眼。“暗影金狼王,没错吧。”
    依他一百余年的行医经验,各种创伤一目了然。
    “嗯。”少女答应一声,低头看她柔剑上的豁口。
    格里修扬起左手,淡淡的白光笼罩在断臂上。右手挥向上身,有些凹陷的胸腔也在恢复原状。
    “对了,‘影’有什么对医者吩咐的吗?”格里修问道,双手合十。
    少女摇了摇头,“最近安定一些,我们四人刚与上一任的前辈们交接,又遇上了三个位面的巨变,此时有动作恐怕会被发觉,三皇的遗迹还有人守护,你在灯树这边迎合雷亚他们就行。”
    “是。”格里修合十的手上出现纯正的白光,而陆晓星身上正腾起阵阵雾气。
    三皇乃上古三界的开辟者,其中杀戮之皇控制邪狱,为后代留下了戮之眼血脉;希望之皇掌控灯灵大陆,创造出勃勃生机;圣洁之皇创造圣界,为子孙造就了一片乐土。当然,好日子并不长久,杀戮之皇本性难移,邪狱的人们生活苦不堪言,在人们的乞求下,二皇齐战杀戮之皇,一起同归于尽在邪狱,他们的尸体被四位邪狱强者葬在了某处,并世代保守着这个秘密。
    而就在不久前,邪驭宗发现了其中杀戮之皇的墓穴,虽然在这一代四人的抢救下诛杀了所有盗墓者,但还是被取出了一件足以抹平世界的东西——杀戮之皇的一颗眼球。
    “好了!”格里修将陆晓星送到一张床上,“伤势已经痊愈了,手臂我没什么办法给他再生,除此之外他没一点问题。”
    “谢了。”少女微微点头示意。
    “这是应该做的。”格里修答到,他等着少女的进一步安排。
    “得,难得来你这一次,也让他们三人来一趟,咱们开个短会。”少女长叹一声,一掌拍在木地板上。“影逆向召唤请求。”黑色在脚下形成一个圆,向三个方向连出了三条线。
    “嘭!嘭!嘭!”三道烟在圆圈内炸开,三个人形出现在烟中。
    一人眉清目秀,着一件束身灰色长衫,身背一把黑色剑鞘的短剑。
    第二人头上戴有头套,穿着一件白衬衣,双手戴着厚实的手套,背后背着一具与他身高相近的西式木棺。
    第三人穿着巫师长袍,手持一根普通木杖,白净的小脸上挂着微笑,右眼下有一个倒三角纹身,头发略显灰白并在脑后束成马尾,年纪并没有少女大。
    “影。”少女先开口。
    “恒。”第一个长衫青年接到,声音古雅轻柔。
    “双。”打扮怪异的头套男子用低哑的嗓音应和。
    “济。”最后的女巫声音细细的,典型的小少女。
    这边是四人世代沿袭的名字。
    “大姐姐、温柔哥哥、怪叔叔、善良爷爷你们好!”济开心地笑起来。
    “你好!”恒对济微笑。“各位好。”
    “嗯!”双低沉的哼了一声,血红的双眼扫视周围。
    “好了,各位也到齐了,我们该开始今天的议程了。”影平淡的说。
    “几日之前,我已经探明杀戮之皇的眼睛在邪驭宗游侠大厅,而那里没有几个有抵挡力的人,我觉得…”影正要说下去,突然被另一个人打断了。
    “那是谁?”双问,眼睛盯着床上的陆晓星,众人纷纷看去。
    “我带来的一个人,一个品性极佳的十二岁双大师。”影说。
    “只有十二岁吗?看起来与年龄出入挺大啊?”恒说。
    “好帅的弟弟啊!”济瞪大眼睛看着陆晓星。
    “可惜了,少了右臂。”格里修表示惋惜。
    “打住,下面开始谈论我们的计划。”影厉声说,她不想让同伴们知道过多关于他的事情,这对身处邪驭宗的陆晓星是相当不利的。
    --
    - 新御书屋
    --

章节目录

圣界邪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蔬菜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蔬菜王并收藏圣界邪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