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非拍拍陈漫漫的后背,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了。”
    他扶着陈漫漫慢慢走过马路。
    这时候许父开车出来找陈漫漫,看到有人扶着她过马路,想到的是东窗事发,不仅警察不会放过自己,连那个出钱的人也不会放过自己,于是一个恶毒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中。许父大力踩下油门,向那两个人冲了过去。
    眼看一辆车朝他们冲过来,千钧一发之际,李文非毫不犹豫地把陈漫漫推开,自己迎头撞上了飞驰而来的汽车。
    “老大!”
    随后而来的人眼睁睁看着李文非被车撞翻,冲过去要截停许父的车,许父慌不择路一头撞到路边的电线杆上,车子立刻熄火。
    几人压着许父回来,只见陈漫漫正抱着倒在血泊中的李文非哭得上气不接下去。
    等到把李文非送到戈佳文的医院,必须立即送进手术室动手术抢救,陈漫漫还是抓着李文非的手不放手,仿佛一放手就是天人永隔。
    时间不等人,戈佳仁不得不扯开陈漫漫,“大嫂,老大吉人自有天相,相信我一定会治好他的。”
    陈漫漫抬起哭肿的双眼,抓住戈佳仁的胳膊:“你一定,一定要治好他。”
    戈佳仁示意其他人扶好陈漫漫,急忙转身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灯一亮起,陈漫漫便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等到她从病床上醒过来,她仍然不敢相信已经发生的事,多么希望是一场梦,梦醒了之后,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她没有被绑架,李文非更没有出车祸。
    可是当她举手伸到眼前,看到手腕处的绷带,感受到浑身上下的疼痛,才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她立刻从床上弹起来,奔向手术室。
    手术室的门前聚集了李文非的好友和部下,已经八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里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老大怎么会出车祸!”吴君柔看到陈漫漫走过来,气不打一出来,跳起来就想打她。
    张智翔抱着她,“她也不想的,你别激动。”
    黄仲朗走过来扶着陈漫漫,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坐下等。
    吴君柔执意走到陈漫漫面前:“你说你和老大结婚后给他带来过什么好处?你知道老大为了你牺牲了什么吗?他本来有大好的前程,全都被你毁了!毁了!你就是个扫把精,你就是来咒老大的!你滚!”
    陈漫漫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她有什么资格反驳呢?吴君柔说的全是对的,她确实就是一个扫把精。
    张智翔把吴君柔拉开:“你别这样,非哥出车祸大家都不好受,漫姐肯定是最不好受的一个。”
    吴君柔一拳砸在墙上,咬牙切齿放狠话:“如果老大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定要你尝命!”
    陈漫漫幽幽地说:“放心吧,如果他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会放过我自己。”
    又过了两个小时,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戈佳仁疲惫地走了出来,所有人围了上去。
    “放心吧,命是保住了,但现在老大处于昏迷状态,等麻药过了如果能醒过来就算有惊无险了。”
    “如果麻药过了没醒过来呢?”陈漫漫焦急不已地问道。
    戈佳仁摘下口罩,“如果那时候没醒,那我们就要做好准备,可能第二天会醒,也可能下个星期会醒,也可能下个月、明年才会醒了。”
    众人心情沉重,说不出一句话来。
    陈漫漫捂住嘴,大滴大滴地泪珠不断冒了出来。
    “不会的,明天他就会醒的。”陈漫漫甩甩头,坚强地扶着李文非的病床,跟着他一起进了康复室。
    整个晚上,陈漫漫不敢闭眼,亲手用温水轻柔地帮李文非擦拭全身,一点一点地帮他把身上的血污擦干净。
    眼看着东方渐白,陈漫漫紧张地盯着床上的李文非,双手合十,祈祷他能醒转过来。
    仿佛听见她的祷告一般,李文非的眼睫毛动了动,缓缓睁开了双眼。
    陈漫漫惊喜非常,抓住李文非的手激动地说:“太好了,你醒了。”
    李文非转转眼珠,看了一眼陈漫漫,“水。”
    陈漫漫抹抹眼角眼角的泪,起身帮他倒水,扶着他慢慢直起腰,“慢慢喝。”
    李文非喝了几口水之后,皱皱眉头,伸手摸摸头上缠绕的纱布,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陈漫漫:“你昨天出车祸了,你不记得了吗?”
    李文非:“车祸?在哪里?为什么?”
    陈漫漫呆住了,“你不记得了?你是为了救我被车撞了,撞你的是许绍言的父亲,他已经被你的人抓住关起来了,等你醒来再决定怎么处置他。”
    李文非上下打量陈漫漫:“我为什么要救你?”
    陈漫漫深呼一口气:“我是你妻子啊,我是漫漫啊,你不记得了?”
    李文非闭闭眼睛,“外面都有谁?不会只有你一个人在这里吧?”
    陈漫漫:“有张智翔、黄仲朗、戈佳仁和梁嘉日,还有……吴君柔。”
    李文非:“恩,叫他们进来吧。”
    陈漫漫不甘心地问道:“他们你记得吗?”
    李文非睁开眼盯着陈漫漫:“都记得。只是不记得,你。”
    陈漫漫捂住嘴,不让眼泪流下来,仓皇地走了出去。
    几个人听见李文非醒转,都开心不已,一起走进病房。
    黄仲朗看着陈漫漫站在门口不进去,问她:“你不进去吗?”
    陈漫漫疲惫地笑笑,“我去给他买早餐。”
    黄仲朗不疑有他,进了病房。
    李文非见到众人进来,调整好坐姿,一一问了他们最近发生的事,确定和记忆没有偏差之后,才开口问所有人,“刚刚那个,陈漫漫,真的是我的妻子?”
    众人傻眼。
    戈佳仁连忙检查李文非的各项指标,一切正常,只好无语地看着李文非。
    接下来,几人言简意赅地把他和陈漫漫之间的事大致说了一下,当然吴君柔着重说了李文非当时一定是中了邪才会失心疯一样和陈漫漫结婚。
    李文非仰头闭上眼仔细想了又想,仍然想不起任何线索。
    “你们是说,她去年来我的健身中心做营养师,然后我就追了她,让他每天给我煮饭,连出任务也带着她,还和她结了婚,住在玫瑰别墅里?”
    众人点点头。
    李文非捏捏眉心。
    “也许她煮的菜真的很好吃吧。”
    整件事最高兴的就属吴君柔,“我就说你当时肯定是被她下了蛊,现在才醒过来了。”
    李文非冷冷地扫一眼吴君柔:“我想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质疑,就算我想不起来,她仍然是你们的大嫂,我希望你能明白。”
    --
    - 新御书屋
    --

章节目录

情深深,爱慢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山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山小丸并收藏情深深,爱慢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