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父摇摇头:“我和你妈这么多年都喜欢你,你看你又漂亮又聪明,生出来的小孩一定很好看。其他那些人说实话我们也不了解是不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隐形基因或是家族遗传病什么的是不是。我跟你亲妈和亲弟弟都聊了一下,发现你们家还是挺健康的,这我就很放心了。”
    听到自己的亲妈和亲弟弟把自己给卖了,尽管已经对他们很失望还是忍不住寒心起来。就是不能对他们有一丝一毫的同情和怜悯。想到自己是为了给那对母子送钱出来才被绑架的,陈漫漫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大耳光。
    很快,许母两手空空地走了进来,“绍言不答应。”
    许父“唰”一下站起来,“这节骨眼上他怎么能不答应呢?那怎么搞?”
    许母看看陈漫漫,又看看许父,“不如你去?!”
    许父指指自己:“我?”
    许母:“对啊,你去,我们再生一个儿子重新养一遍也行。”
    许父想一想,点点头。
    许母示意护士带许父去小房间,给了他一个小瓶子,让他进去撸。
    陈漫漫扭头看着许母,许母立刻打住,“别,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是不可能会放你走的,除非你给我们许家生一个男孩。”
    陈漫漫眼泪大滴大滴地掉落下来。
    许母视若无睹,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五分钟后,许父拿着空瓶子进来一脸惆怅,“不行,我看那些杂志和dvd都没有感觉。”
    许母急了:“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
    许父搓搓手,祈求着许母,“要不,你看,我来一次真的?”
    许母一巴掌甩过去,“你敢!”
    许父揉揉脸,一脸无辜地说道:“我也不想的啊,可是这不是没有办法嘛。一会儿有人找来了,那不就是前功尽弃了嘛?”
    许母想了又想,确实没有别的方法了,气呼呼地点点头,“你快点!”
    说完就摔门而出,不想留下来看到任何一个恶心的画面。
    陈漫漫大喊:“你别走,你别走!”
    可惜许母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一点也不理会陈漫漫的苦苦哀求。
    眼看许父一步步逼近,陈漫漫奋力挣扎着,可惜手脚被绑住,怎么也逃不脱。
    “你别过来,叔叔,我叫你爸爸好不好,你别过来。”
    “爸爸疼你啊,乖!”
    许父走近陈漫漫,轻柔地帮她把头发别在耳后。
    陈漫漫尖叫:“救命,外面有没有人啊,救命!”
    可惜外面并没有一个人听到她的呼救声。
    许父像个耐心的猎人一般,陈漫漫越挣扎,他便越兴奋。
    他的手摸上陈漫漫挺傲的双峰,挑开她的扣子。
    “漫漫,阿爸不知道原来你的身材这么好,以前在家的时候怎么不穿这些紧身的衣服,老是穿着黑漆漆宽宽大大的工作服,一点女人味都没有。你看现在多好看。”
    说着就附身下去吸住陈漫漫的脖子上。
    “你走开,走开!”
    陈漫漫左右摆动,撞到许父的头,许父一巴掌扇在陈漫漫脸上:
    “别动!你乖乖躺着享受就好!”
    陈漫漫眼泪一颗颗飙下来,“我求你了,你放开我吧。我有钱,我帮你在国外找代孕妈妈好不好,让你们许家生个混血宝宝好不好?”
    许父头也不抬,“不好。”
    陈漫漫:“你知道不知道其实很多明星都有捐**子的,我帮你找一个明星的卵子好不好,你们以后许家孙子肯定有明星相!”
    许父起身找了一张毛巾堵住陈漫漫的嘴。
    “别吵,吵得我脑仁疼。”
    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扯开陈漫漫的衣服。
    “漫漫,你可真漂亮,比那些明星好多了!你看你,又白又净,当年我怎么就没想到先办了你呢?”
    许父正要脱自己的衣服,一阵急切的敲门声传来,“爸,开门,快开门。”
    是许绍言。
    许父开门,只见许母和许绍言站在门口。
    许母:“绍言说他想通了,自己来。”
    许父转头看了看被剥得精光的陈漫漫,再看看自己翘起来的小弟,吞吞口水,再不甘心也只能退让,谁让自己只是个公公呢,“好吧,那你来,我们在外面等。”
    许绍言走进去,把门反锁,接着走到陈漫漫面前,低头帮她解开手脚的绳索。
    陈漫漫:“你想做什么?”
    许绍言拿起地上的衣裳批在陈漫漫身上,“这里是二楼,你从窗户爬下去,走吧。”
    陈漫漫不敢置信:“你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许绍言:“说了你也不信,快走吧,不要怪我爸妈就好,他们只是接受不了我的性取向,有点疯魔了。”
    陈漫漫点点头,迅速穿好衣服,走到窗边,看到窗外刚好有一根水管,顾不得穿鞋,光脚就踩在窗台上,翻了出去。
    落地以后,她不敢走正门,刚刚呼救这么大声都没有人来,证明这间医院肯定跟许家是一伙的。她悄悄地猫着腰沿着墙根走,好不容易找到后门,趁着没人,赶紧翻了出去。
    等在外面的许父许母想想有点不对劲,儿子是个弯的,怎么能够对着陈漫漫做出来那种事呢?
    于是两人想开门进去,没想到门被反锁了,两人心想,坏了。
    一人赶紧去找护士拿钥匙,一人使劲拍门。
    几分钟后,打开房门一看,哪还有陈漫漫的身影。
    整间病房只有许绍言跪在地上:“爸、妈,你们就放过她,也放过我吧。”
    许母恨铁不成钢地拍在许绍言背上:“你,你,我们都是为你好啊。”
    许绍言哭了:“你们的好我也承受不起了啊,妈。”
    许父顾不得这两母子,一心只想着,完蛋了,没有完成那个人交代的任务,两步并成一步地跑了出去。
    李文非两个小时前接到陈漫漫的电话,可是响了两声就没有声音了,打回去就是关机。李文非觉得不妙,立即让人查陈漫漫的手机的定位,很快找到她的手机被丢到一个垃圾桶里。
    李文非急得团团转,此时他拿出斐记总裁的身份要求警察和交警调查,终于通过人脸识别系统,看到陈漫漫在上环一带跟着一个男人上了一辆小车。车行至马鞍山附近,除了隧道,突然出现了三辆一模一样的车分别前往三个不同的方向。
    李文非让所有人跟着三辆车分散去寻找,自己也开着车追踪其中一辆车。
    李文非开车来到一所偏僻的疗养院,远远的他看见有个人从里面翻墙出来,定睛一看,不是陈漫漫是谁。他立刻下车飞奔过去,接住跳下来陈漫漫。
    “老公~”陈漫漫一看到李文非,所有委屈都喷涌而出,抱住李文非哭个不停。
    --
    - 新御书屋
    --

章节目录

情深深,爱慢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海山小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山小丸并收藏情深深,爱慢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