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自知自己的计划完全没有出错,且亲眼见到皇上死去,自然是底气十足。
    现在宫内宫外已经全被誉王的人把持,就算林皇贵妃之前再有能力赢得圣心,现在也不过是一个纸老虎而已!
    林皇贵妃瞥了她一眼道“贵妃妹妹,还不知道现在朝堂之上发生的事情吧~”
    你以为你做的天衣无缝,谁知道一切都在瑞王的意料之中。
    这一天,也早已等了许久。
    誉王身边最得力幕僚,一早便是瑞王的人。
    这件事只有林皇贵妃和瑞王两个人知道而已。
    林皇贵妃知道自己膝下无子,如果任由誉王或者赵王登基,自己的下场肯定不会好,所以一早就为自己准备后路!
    但凭着瑞王和苏皇后的关系,倒是能让自己重获自由!
    “姐姐说笑了,后宫不得干政!妹妹哪能知道朝堂的事情!”
    现在的朝堂,早就已经被誉王把持了呗,还能发生什么事情?
    最多不过是赵王谋害先皇入狱,瑞王不服起兵谋反,之后皆被誉王拿下。
    最后,大臣们一起上书请求誉王登基,而我则是皇太后,再也不用看任何的人脸色。
    贵妃依旧做着皇太后的梦,林皇贵妃并没有拆穿她。
    再让她高兴一会吧~
    薛琪和苏婉出狱的时候,是红衣过去接的。
    红衣见到薛琪,看了一眼身后跟的苏婉,意有所指的说“薛大人,现在该您出马了!”
    “我知道了!东西都准备好了吗?”见到红衣来接自己,薛琪就知道那件事该彻底的翻出来了。
    “准备好了,大人尽管过去便好!”红衣做事向来稳妥,薛琪并不怀疑。
    九九八十一下丧钟确实被人敲响,但皇上并没有死。
    贵妃给皇上下的最后一剂药,被瑞王的人给换了。
    皇上的死,也是故意在贵妃面前演的戏。
    而誉王手中关于赵王的那些罪证,根本就不用提醒,誉王一早就掌握在手中。
    现在红衣过来,则是让薛琪和苏婉一起过去,准备当着朝中大臣们的面,要为当年的苏家翻案。
    关于誉王的举动,瑞王也不止一次提醒过赵王。
    可惜赵王一直都瞧不上誉王的身世,所以并未放在心上。
    依旧我行我素,以至于被誉王抓住许多把柄。
    根本就不需要瑞王做些什么,但凭誉王手中的东西,赵王便已经毁了。
    此时的誉王依旧高高在上的看着底下跪着的朝中大臣,只有瑞王及瑞王和赵王的人还在坚持。
    誉王知道这些人为何如此,并不着急。
    只要赵王和皇上不在,瑞王的那些势力根本就不堪一击。
    “瑞王,你怎么看?”这么多人都以臣服?难道你还想垂死挣扎?
    为了赢得好名声,这才故意留你。若是不从,就别怪我下狠手了。
    誉王一直盯着瑞王,没有放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
    “皇兄别急,臣弟听说父皇一直都留有一道密旨,不知道皇兄可曾拿到?”
    关于密旨一事,很多人都听说过,但却没有一个人见过。
    “父皇走的着急,并未说密旨何在!”谈起密旨,这是誉王最不想听到的,没想到在众多大臣面前,瑞王还真的就提起了这件事。
    “不过臣弟倒是听说,五哥知道密旨的事情~”这个时候说起赵王,也是给他最后争取一些时间。
    这个时间,不长也不短。如果他一早有准备,完全是够的。
    听到誉王知道密旨的事情,誉王有些不相信。自己可是一点风声都没听到,怎么赵王竟然有密旨?
    不过就算赵王有密旨又如何?自己这手中掌握的一条条一件件的罪状,也足以拉他下台!
    誉王冲着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就悄悄的退了出去。
    “瑞王殿下,先不论密旨一事是否存在,但就凭赵王殿下三年前泉州赈灾一事所做下的那些事,就不足以服众,更何况为君?”
    誉王的人可是做足了功课,关于赵王的罪状,可以不停地讨论好几天。
    “陈尚书所言极是,我想父皇肯定也是这样想的!”
    这话,瑞王并不反驳!
    近几年,赵王一直就有些急功近利,所以做了许多的错事。
    也是因此,瑞王才开始自己一直做打算。
    “六弟所言甚是!如果父皇在天有灵,肯定不希望五弟这样的人继承大统!”
    除了最大的对手赵王,其他人誉王还真是没怕过!
    瑞王母妃出身低贱,封王已是格外恩宠。誉王怎么也不会认为他有实力与自己一拼!
    “皇兄说笑了,父皇没有驾崩,又哪来的在天有灵?”瑞王带着笑意道。
    这九九八十一声丧钟,举得并不是皇上的丧事,而是皇上最敬重的奶娘的丧事!
    说完,还特意对着誉王,指了指他身后的方向。
    誉王转身,就看到皇上正坐在椅子上看着这边的一切。
    眼睛炯炯有神,不用看就知道皇上根本就没死!
    “父父父父皇”誉王顿时傻眼,自己明明让人看了。怎么还活着?
    “皇儿好本事!朕离开一会,这朝中大臣大半皆已请求你荣登大宝!”
    若不是瑞王及时换掉那些药,估计这会自己早就见阎王了。
    自己这日渐衰弱的身子,也是拜誉王和他母妃所赐。
    越是位高权重,越是怕死,皇上此时恨极了誉王。
    “来人,拿下!”御林军也是皇上有意让其听从誉王和贵妃的话,否则但凭誉王的手段,让御林军听话那还差得远。
    前一刻还风光无限,现在就成了阶下囚,说的莫过于就是现在的誉王。
    不仅誉王,连同誉王府和现在的苏府上下,一同都本皇上派的人全部收押。
    关于赵王府的人,并没有释放。
    皇上看着誉王手中关于赵王做的那些事,一桩桩一件件,证据确凿,非常痛心。
    又看了一眼,一样低眉顺眼的瑞王,心情舒畅了许多!
    没想到自己一向没看上眼的儿子,如今却是最比较合心意的那个!
    底下跪着的誉王同党,全部战战兢兢。更有甚者,直接瘫坐在地。
    誉王倒台,这些人也没什么好下场。
    刚才的一切,全部都被皇上看的一清二楚。
    。
    --
    - 新御书屋
    --

章节目录

农女为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雨落心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落心梦并收藏农女为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