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夺带着众人来到了归元门的大门口,那些守候在这里的守卫第一时间站了出来。
    “什么人?报上名来。”
    方夺翻了翻白眼,现在还有说这种lo台词的,这……
    “无极门方夺,此次来访归元门,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商量的,能否请小哥前去通报一声呢?”
    守卫定睛看着方夺,微微有些惊讶和疑惑,无极门的人前来归元门做什么。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
    随即他便想归元门内部走去,经过了一道由气旋组成的大门,消失的无影无踪。
    剩下的二人则紧盯着方夺等人的一举一动,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的迹象。
    方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都什么年代了,他们至于这样吗?我去到红莲门的时候,也没见到有守卫出现。”
    清池微微一笑,“怎么会没有,那是你没有看到,红莲门也存在很多暗哨的,如果不是我带着你进去,也不会如此顺利的,你看到那扇由气旋组成的大门了吗?据说,就算是铁块从那里穿过去也会变成铁屑,不知道真的假的。”
    借着守卫去通报的这段时间,方夺站在气旋组成的大门前,仔细的研究起来。
    他先是将一片树叶扔了进去,完全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并且时不时的也会有树叶飘落在气旋大门上。
    “你看,什么都没有发生吧?在我看来也没有那么神。”
    归元门的两个守卫看着方夺,就放佛在看一个傻子一样,翻了翻白眼,却什么都没说。
    刚好这时进去通报的守卫也折返而回,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他先是对方夺等人深深的鞠了一躬,饱含歉意的说道“实在是对不起,让你们就等了,掌门未能亲自迎接还请见谅,现在已经在客厅等着各位了。”
    方夺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不明白对方为何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
    清池倒是明白的很,打趣的对方夺说道“看来还是无极门的面子大啊。”
    方夺一脸得意,“那是自然,走吧,还愣着做什么?”
    姚依依适时给方夺泼了一盆冷水,“方夺,你收敛一点,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人家这是在不知道你为何而来的情况下,要是知道白绫的事情,不将你碎尸万段才怪。”
    她这样说着,率先跟着那个守卫,向归元门内部走去。
    童乐和灵儿等人则好笑的看着方夺,没有说些什么。
    方夺撇了撇嘴,“我说的有错吗?要不是仗着我们无极门的面子,你以为你们会有这样的待遇。”
    归元门的守卫在气旋组成的大门旁边,按下了一个按钮,气旋立刻消失,方夺等人走进去,赫然发现,在大门的另一边,完全没有落叶的存在,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是被绞成了碎片才对。
    方夺从来都不敢忘记,不管到了哪里,都要第一时间观察地形,并且这次的来意比较特殊,更是要做好完全的打算。
    如果需要逃跑的话,一定要注意一下这个气旋组成的大门才行。
    守卫带着方夺等人来到了一个大厅之中,在最里面的位置,有一个高高的座椅,上面坐着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
    在他身边的则是紫萱,和另外几个老者,看样子应该是长老级别的人。
    紫萱在看到方夺的那一刻,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到现在白绫还没有回来,而此刻方夺竟然找上门来,她的内心之中已经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但在这种场合之下,完全没哟她说话的份。
    坐在正位上的老者看到方夺等人出现的时候,视线完全锁定在了方夺身后的小布包之上,无极两个大字,他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
    老者立刻站起身来,对方夺等人说道“快快请坐。”
    方夺只是点了点头,也没有客气,坐在了椅子上。
    老者微微一笑,看向方夺,“鄙人乃是归元们掌门归一,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位就是无极门的小兄弟吧?不知道大驾光临有何要事相商呢?”
    方夺总觉得这个名字怪怪的,但在人家的地盘上,纵使仗着无极门的身份,也不敢放肆的去提出疑问。
    他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实不相瞒,这次造访归元门,是想向您澄清一件事情的。”
    归一眨了眨眼,“哦?不知道我们归元门和无极门之间,到底有何事需要澄清呢?”
    方夺压了压眉心,“倒不是我们两个宗门之间有什么事情需要澄清,而是白绫的事情,他这次忽然离开归元门,难道归一掌门就什么都没有察觉到吗?”
    归一闻言,微微一怔,“你说什么?白绫已经离开归元门了吗?这不可能,从前几日开始,他就已经开始闭关了,到现在还没有出来,不会是小兄弟看错了吧?”
    方夺见状,立刻明白,白绫所做的这些事情,和归元门完全没有任何关系,都是他一个人策划的。
    “我完全可以肯定我没有看错,实不相瞒,现在他已经死了。”
    紫萱闻言,比归一的反应还要剧烈,浑身竟然开始颤抖起来,丝毫不受控制,此时此刻,她已经可以确定,白绫一定是死在方夺手中无疑。
    早在白绫偷偷从闭关的地方溜走的时候,她就劝诫过他,方夺这个人很危险,轻易不要去硬碰硬。
    谁知白绫还是动手了。
    归一浑身一震,已经坐在椅子上的身体,如同弹簧一样站起来,“你说什么?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以他目前的状态,没有人能够杀得死他。”
    方夺无奈,“他是我杀死的,这次您觉得还有这个可能吗?”
    紫萱再也抑制不住悲痛的情绪,直接站起身来,作势便要冲向方夺,手中已经出现了一丝丝微弱的气旋,但因为情绪极其不稳定的原因,也导致了气旋不是很稳定,还没有接触到方夺的时候,便自己消散了。
    归一一瞬间纵身一跃,将紫萱牢牢的钳制在手中,“你做什么?给我退下。”
    紫萱无比愤恨的盯着方夺,完全不顾归一的劝阻,开口说道“方夺,我要杀了你。”
    归一狠狠的一巴掌,凑在了紫萱的脸上,对待一个女孩子也完全没有客气。
    方夺看到这一幕都感到有些不适,说到底紫萱还是很美的,就这样被她的师父抽耳光,着实有些惹人怜爱。
    但方夺很清楚,她是喜欢白绫的,从上次他们偷袭自己的时候就不难看出来这一点,所以她会这么激动,也在情理之中。
    紫萱被打了一巴掌,丝毫不在意,依然死死的盯着方夺,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现在方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归一眉心紧皱成川,狠狠的白了紫萱一眼,大声的说道“来人,给我把她带下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离开放假半步。”
    很快便有两个男人驾着紫萱的手臂,向更里面走去,与此同时,紫萱的口中依然在含喊着,“方夺,你这个禽兽,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等着……”
    待紫萱的声音逐渐消失之后,归一坐在座位上,并没有像方夺所想的样子暴跳如雷直接动手,而是非常冷静的在看着方夺。
    “这位小兄弟,如果你刚刚所说的话是真的,那么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方夺能够看得出,归一虽然极力的在克制自己的情绪,但话说出口,已经带上了颤音,很明显已经到达了忍耐的极限。
    他若有所思的眨了眨眼,“解释当然是有的,在说明这件事情之前,我想让您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在降灵大会开始之前,我曾经遭到过白绫紫萱还有一个叫做青轮的归元门人偷袭,我也适当的给了一些教训,这也是他会主动找上我的原因,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给他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但我并不觉得我哪里做错了。”
    归一眉心紧锁,他万万没有想到,在归元门内如此乖巧,如此努力的白绫,竟然会做出那种事情出来。
    “这和你杀了白绫的理由有什么关系吗?就算他们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你现在依然好好的活在世上,而白绫却已经和我们阴阳两隔,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吧?”
    方夺点了点头,“话虽如此,但您先别急,我还没有说完,就在刚刚,我们和几个朋友途径红莲门附近,白绫忽然冲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动手,要不是我在最后关头将他杀了,包括众多红莲门弟子在内的所有人,都要死在他那种毁天灭地的招式之下,我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诡异看向了清池,从他的服饰上不难看出,他就是红莲门的人。
    “白绫对你出手,和红莲门又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何会参与其中?”
    方夺轻叹一声,和诡异说出了事情所有的经过,包括白绫之前去红莲门寻自己的事情,也包括他大言不惭,对红莲门提出无理要求的事。
    如果归一是个冲动的人,可能早在得知白绫死在他手上的时候便动手了,现在得知了一切,不知道他又会作何反应。
    --
    - 新御书屋
    --

章节目录

极品术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夜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已并收藏极品术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