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吓了一跳,赶忙挣脱他。男人没有太在意,脸上依旧挂着阳光般的笑容,就连幻芝也被他的笑容吓到了,她只在花界的时候与他相遇时见过他的笑容,如今她喜欢的人竟然对着别的女人笑了,笑容那么柔和,那么幸福。
    “幻芝,你先到别处去吧,我与她有事要谈。”
    幻芝不甘心地看了临岐一眼,但还是听他的话暂时离开了,对她来说,临岐就是她的全部,只要他不让她离开,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幻芝走后,临岐便将我带到了他的大殿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拉着到了一处地方,那是大殿中的一处密室,那里种满了颜色鲜艳的花。
    “你送我的种子,我把它种下了,现在已经开花了。”
    我闻了闻,的确很香,淡淡的清香,闻之能让人镇静下来,心情顿时开朗很多。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他说是我送的?我何时送过他鲜花种子?
    “我从未送过你什么种子。我也不知道你是谁。”
    “那是因为父王将你幼时的记忆全都封存了。”
    我想起幻芝说过的,她说我的记忆有被封印过,要想记起所有的事需得要上等的灵力才能打开。
    “你可以把我打开封印吗?我想记起所有的事,我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过完这一生,或许那些记忆我根本就不想忘掉。”
    他慢慢走近我,手掌轻轻搭在我的额间:“你若想,我便能帮你记起那些往事,记起你答应过我的事。小小。”
    一股强大的灵力涌入大脑,慢慢探索封存记忆的地方,最后在最深处的地方看到了最初被魔君阴山封存的记忆,也是关于我从何而来的记忆。
    千年前……
    我本是生活在魔界底层的精灵,自小便没有亲人、伙伴,一直都是一个人独自生活。
    一日外出,我被一只蝙蝠妖抓了去,在魔界,妖兽依靠捕杀精灵而提升自身的灵力。我以为我就要结束这孤单的一生了,未曾想一个人从天而降将我从那蝙蝠妖手里救了下来。
    泪与血交融,划过脸颊,我的眼睛被蝙蝠妖剜了去,他用灵力缓解我的疼痛,从衣服上扯下长长的一条布,止住了眼睛处不断流淌的血。
    “为什么要救我?”
    我那时还小,虽有两百岁,却像人间十一、二岁的孩子一般。因为从小没有感受过温暖,所以对所有的人和事充满了恐惧,我扯了扯他的衣袖哭了出来,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温暖。
    我疼地晕了过去,醒来时又变成了一个人。我想要找到他,所以光着脚丫子到处乱走,我只是想同他说一声“谢谢”。
    也就是那个时候遇上了临岐,也是那个时候我误以为救我的人就是临岐。我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那时候下着雪,脚丫子落在雪地里印出一排排的小脚印。走了许久,他终于不耐烦了,转过身抵着我的头,不让我前进。
    “你跟了我一路了。究竟想干什么?”
    我没有说话,只是伸手弄开了他的手抱着他的衣袖,发现他的衣袖却是扯去了一大块,所以便笃定救我的人便是他。
    “我想跟着你。”也想向他说声谢谢。可那个时候的我太过扭捏,说不出那两个字。
    他看了眼我的眼睛,白净的布上沾着血迹。还未等他回答我,几只妖兽便朝着我们横冲直撞飞过来,临岐将我抱在怀里,躲过了那些妖兽,将我放在一棵大树后,嘱咐我:“你若没有死在那些妖兽手里,我便带你走。”
    我点点头,在地上摸索找到了一条树枝,在树枝上蓄上灵力,不断地在眼前挥舞。
    可每一次妖兽要攻向我的时候,都被临岐解决掉了,而我也可以如愿以偿地跟着他了。
    临岐牵着我,走在雪地,又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了披在我瘦弱的身躯上,我朝他笑了笑,终于道出了那句:“谢谢。”
    快要到君魔殿时,他询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停住脚步,摇摇头说了句:“我出生便没有名字。阿岐给我取一个可好?”
    “你的个子这么小,就叫小小。”
    ……片片回忆涌入脑海中,我陪着临岐渡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一年春至,我外出时遇上了一位仙子,她身上伴着淡而不腻的清香。听殿中的婢女所说,这是魔君阴山的心上人,听说是从青丘来的,踏入魔界的那一刻,魔界开满了鲜花,那是她从青丘带来的种子。我胡乱地跑,不小心撞到了她的怀里,我忙着道歉,她却笑了笑,摸了摸我的头道:“你就是临岐那位的小婢女吧。”
    我点点头,她牵起我的手,放下了数颗种子。然后轻声道:“这是青丘的花种子,精心照料便会开花。”
    我喜欢花,便欣喜地将它收下了,放在腰间的袋子里,被她牵着进了大殿。临岐见到我,挥手施了法将我送到他跟前,然后听到那位仙子笑着道:“临岐一刻也离不开他的这位小婢女。”
    我也便顺着说了句:“等我长高了便嫁与阿岐。”
    这一句被魔君听在耳里,他严肃地看了眼临岐,把临岐吓到了。随即将我往身后推,挡在了我的面前,挡住魔君的视线。
    那以后,我便一直待在了临岐的殿中,也许久不能同临岐相处。我以为他忘了我,心情一下跌入了谷底,躲在房间的角落里,埋头蜷缩着。
    过了许久,忘川之眼在冥界诞生了。忘川之眼也叫再生女娲石。因为再生女娲石第一次诞生便是在忘川之中,于是便也给它取了忘川之眼的别号。
    而就在那时,魔君阴山刚拿下冥界,也夺得了忘川之眼。野心勃勃的阴山产生了利用忘川之眼夺得天界的心思,被爱着他的仙子从青丘前来阻止了。
    也是在那个时候魔界与天界展开了大战,魔界的上空多了许多天兵,战火四起。那个时候,天界派了一位神采奕奕、白衣飘飘的上神参战,大战连着三日,虽用了忘川之眼,却还是敌不过天界众多天兵,不久魔界众多妖魔负伤惨重。
    临岐携着我带到了冥界,魔君被大战的形势乱了心,便将忘川之眼存放到了我的身体里,强大的灵力涌入我的身体里,也因为忘川之眼,我才得以重获光明,能够看到那个陪着我、保护我的人。
    可是,我与他却没能长久地待下去,魔君因为担心忘川之眼落在天界的手中,便将我的记忆封存了送入忘川河中,随后便与临岐一道去战斗,临走前,我凭着最后的记忆将腰间的种子交与临岐。
    “阿岐,帮我照顾好这些种子,若有一天能再见,我希望能看到它们已经开花了。”
    之后,我便永世待在忘川,忘却了所有有关临岐的记忆。
    过后,魔界惨败,魔君殒身于那位上神手中,爱着他的仙子也同着魔君一道去了……临岐也被迫成了魔界的君主,与天界和平谈判,永不再发起战争,而冥界又归于天界所有。
    新任的冥帝由天界指派,但因为冥界的几位大臣担心忘川之眼还落在魔界手中,于是提出寻回忘川之眼方能担任冥界之主。
    至那以后,天界暗中派仙使到魔界寻找忘川之眼的下落,但都没能找到。几百年后天帝指派他的第三个儿子,燎夜成为冥界之主,并给他十天的时间找到忘川之眼。燎夜下界的第一天便找到了我,也猜到了我身上藏有忘川之眼。而他正是旭华,也是那个为了得到忘川之眼而接近我的人,那个逼得我亲手剜了双眼的人,那个让我爱到痛不欲生的人。
    所有的记忆一下涌入脑海中,我的眼角淌出几滴泪,那只狐狸的确是旭华,可他也是我入了轮回也要忘掉的人……
    --
    - 新御书屋
    --

章节目录

画花画锦画年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小飞虫不会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飞虫不会飞并收藏画花画锦画年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