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脾气火爆,本身因为孙侯家来了两个人追杀她们,她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现在更是分分钟爆发。
    “娘了个腿的,这个瘪犊子孙家要是再敢来人,来一个老娘杀一个,来两个,老娘杀一双!真不要个比脸了,子又有孙,孙又又子,子子孙孙无穷尽,跟姑奶奶玩这套,我呸!”苏沫气鼓鼓道。
    赫连梨若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用手戳了一下苏沫额头“你啊,那个子又有孙用错地方了,人家来的可不是小辈,是长辈,只管打赢,不管年龄。
    “哼!”苏沫双手掐腰,还是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
    严逸将她搂到身侧“乖!”轻柔的一声,胜过千言万语,脾气暴躁的苏沫似乎只有和严逸在一起的时候,才这么柔顺,整个人就如同一只温顺的绵羊,半丝火气都不见了。
    她将头柔顺的靠在严逸胸口,那小鸟依人的样子与平时截然相反,有一种独特的美。
    “咱们利用几天时间抓紧提高自身实力,该补给库存的就补给库存,然后咱们先换个住的地方再说。”
    陌玉一边总结着,一边将赫连梨若搂在怀里,柔情似水的看着她,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世界都在这一刻凝固,他能看到的只有她。
    赫连梨若因为灵力枯竭的关系,服了丹药之后,整个人还有点虚弱,呈现一种柔弱的美,与平时判若两人。
    “得得得,不打扰你小两口亲热了。”苏沫一边说着,一边拽着严逸离开了赫连梨若的房间。
    陌玉一脸坏笑“娘子,你说她们两个是给咱们机会,还是想给她们自己机会?”
    赫连梨若脸瞬间蹭的一红,她脑子里和陌玉躺在床上,被他亲吻的画面浮现在眼前,让她觉得脸上烫烫的,一直烧到脖子根。
    她没有回话,但那动人的红晕还是让陌玉低下头,忍不住将唇瓣覆上了她的。
    蜻蜓点水一般的吻,让赫连梨若脑子里乱糟糟的,刚才陌玉为了不让她受伤,奋不顾身护着她的画面,因为不想让她白白召唤出独角兽,宁愿硬抗高阶武仙的一击……
    陌玉对她的好,都在日常的点点滴滴中体现出来。
    赫连梨若觉得身有点酸软,呼吸也有些紧致,她忍不住将嘴巴张开。
    那一刻的感觉,就如同孙悟空突然被解掉了紧箍咒,陌玉长驱直入撷取芬芳,一发不可收拾。
    所谓不管有啥急事,都没有这样的无法控制急切。
    爱意如潺潺流水绵绵不绝,两人在一阵阵柔情默默中,一路走到床榻,幔帐落下,两人缠绵悱恻。
    (此处省略一千字不可描述的亲吻,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爱意,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种种……)
    直到两人困意袭来,相拥而眠。
    这一觉睡的很彻底,赫连梨若和陌玉感觉这段时间的压力都在这一觉中得到疏解。
    两人都是善于伪装的人,赫连梨若是
    苏沫脾气火爆,本身因为孙侯家来了两个人追杀她们,她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现在更是分分钟爆发。
    “娘了个腿的,这个瘪犊子孙家要是再敢来人,来一个老娘杀一个,来两个,老娘杀一双!真不要个比脸了,子又有孙,孙又又子,子子孙孙无穷尽,跟姑奶奶玩这套,我呸!”苏沫气鼓鼓道。
    赫连梨若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用手戳了一下苏沫额头“你啊,那个子又有孙用错地方了,人家来的可不是小辈,是长辈,只管打赢,不管年龄。
    “哼!”苏沫双手掐腰,还是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
    严逸将她搂到身侧“乖!”轻柔的一声,胜过千言万语,脾气暴躁的苏沫似乎只有和严逸在一起的时候,才这么柔顺,整个人就如同一只温顺的绵羊,半丝火气都不见了。
    她将头柔顺的靠在严逸胸口,那小鸟依人的样子与平时截然相反,有一种独特的美。
    “咱们利用几天时间抓紧提高自身实力,该补给库存的就补给库存,然后咱们先换个住的地方再说。”
    陌玉一边总结着,一边将赫连梨若搂在怀里,柔情似水的看着她,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世界都在这一刻凝固,他能看到的只有她。
    赫连梨若因为灵力枯竭的关系,服了丹药之后,整个人还有点虚弱,呈现一种柔弱的美,与平时判若两人。
    “得得得,不打扰你小两口亲热了。”苏沫一边说着,一边拽着严逸离开了赫连梨若的房间。
    陌玉一脸坏笑“娘子,你说她们两个是给咱们机会,还是想给她们自己机会?”
    赫连梨若脸瞬间蹭的一红,她脑子里和陌玉躺在床上,被他亲吻的画面浮现在眼前,让她觉得脸上烫烫的,一直烧到脖子根。
    她没有回话,但那动人的红晕还是让陌玉低下头,忍不住将唇瓣覆上了她的。
    蜻蜓点水一般的吻,让赫连梨若脑子里乱糟糟的,刚才陌玉为了不让她受伤,奋不顾身护着她的画面,因为不想让她白白召唤出独角兽,宁愿硬抗高阶武仙的一击……
    陌玉对她的好,都在日常的点点滴滴中体现出来。
    赫连梨若觉得身有点酸软,呼吸也有些紧致,她忍不住将嘴巴张开。
    那一刻的感觉,就如同孙悟空突然被解掉了紧箍咒,陌玉长驱直入撷取芬芳,一发不可收拾。
    所谓不管有啥急事,都没有这样的无法控制急切。
    爱意如潺潺流水绵绵不绝,两人在一阵阵柔情默默中,一路走到床榻,幔帐落下,两人缠绵悱恻。
    (此处省略一千字不可描述的亲吻,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爱意,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种种……)
    直到两人困意袭来,相拥而眠。
    这一觉睡的很彻底,赫连梨若和陌玉感觉这段时间的压力都在这一觉中得到疏解。
    两人都是善于伪装的人,赫连梨若是
    苏沫脾气火爆,本身因为孙侯家来了两个人追杀她们,她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现在更是分分钟爆发。
    “娘了个腿的,这个瘪犊子孙家要是再敢来人,来一个老娘杀一个,来两个,老娘杀一双!真不要个比脸了,子又有孙,孙又又子,子子孙孙无穷尽,跟姑奶奶玩这套,我呸!”苏沫气鼓鼓道。
    赫连梨若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用手戳了一下苏沫额头“你啊,那个子又有孙用错地方了,人家来的可不是小辈,是长辈,只管打赢,不管年龄。
    “哼!”苏沫双手掐腰,还是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
    严逸将她搂到身侧“乖!”轻柔的一声,胜过千言万语,脾气暴躁的苏沫似乎只有和严逸在一起的时候,才这么柔顺,整个人就如同一只温顺的绵羊,半丝火气都不见了。
    她将头柔顺的靠在严逸胸口,那小鸟依人的样子与平时截然相反,有一种独特的美。
    “咱们利用几天时间抓紧提高自身实力,该补给库存的就补给库存,然后咱们先换个住的地方再说。”
    陌玉一边总结着,一边将赫连梨若搂在怀里,柔情似水的看着她,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世界都在这一刻凝固,他能看到的只有她。
    赫连梨若因为灵力枯竭的关系,服了丹药之后,整个人还有点虚弱,呈现一种柔弱的美,与平时判若两人。
    “得得得,不打扰你小两口亲热了。”苏沫一边说着,一边拽着严逸离开了赫连梨若的房间。
    陌玉一脸坏笑“娘子,你说她们两个是给咱们机会,还是想给她们自己机会?”
    赫连梨若脸瞬间蹭的一红,她脑子里和陌玉躺在床上,被他亲吻的画面浮现在眼前,让她觉得脸上烫烫的,一直烧到脖子根。
    她没有回话,但那动人的红晕还是让陌玉低下头,忍不住将唇瓣覆上了她的。
    蜻蜓点水一般的吻,让赫连梨若脑子里乱糟糟的,刚才陌玉为了不让她受伤,奋不顾身护着她的画面,因为不想让她白白召唤出独角兽,宁愿硬抗高阶武仙的一击……
    陌玉对她的好,都在日常的点点滴滴中体现出来。
    赫连梨若觉得身有点酸软,呼吸也有些紧致,她忍不住将嘴巴张开。
    那一刻的感觉,就如同孙悟空突然被解掉了紧箍咒,陌玉长驱直入撷取芬芳,一发不可收拾。
    所谓不管有啥急事,都没有这样的无法控制急切。
    爱意如潺潺流水绵绵不绝,两人在一阵阵柔情默默中,一路走到床榻,幔帐落下,两人缠绵悱恻。
    (此处省略一千字不可描述的亲吻,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爱意,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种种……)
    直到两人困意袭来,相拥而眠。
    苏沫脾气火爆,本身因为孙侯家来了两个人追杀她们,她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现在更是分分钟爆发。
    “娘了个腿的,这个瘪犊子孙家要是再敢来人,来一个老娘杀一个,来两个,老娘杀一双!真不要个比脸了,子又有孙,孙又又子,子子孙孙无穷尽,跟姑奶奶玩这套,我呸!”苏沫气鼓鼓道。
    赫连梨若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用手戳了一下苏沫额头“你啊,那个子又有孙用错地方了,人家来的可不是小辈,是长辈,只管打赢,不管年龄。
    “哼!”苏沫双手掐腰,还是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
    严逸将她搂到身侧“乖!”轻柔的一声,胜过千言万语,脾气暴躁的苏沫似乎只有和严逸在一起的时候,才这么柔顺,整个人就如同一只温顺的绵羊,半丝火气都不见了。
    她将头柔顺的靠在严逸胸口,那小鸟依人的样子与平时截然相反,有一种独特的美。
    “咱们利用几天时间抓紧提高自身实力,该补给库存的就补给库存,然后咱们先换个住的地方再说。”
    陌玉一边总结着,一边将赫连梨若搂在怀里,柔情似水的看着她,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世界都在这一刻凝固,他能看到的只有她。
    赫连梨若因为灵力枯竭的关系,服了丹药之后,整个人还有点虚弱,呈现一种柔弱的美,与平时判若两人。
    “得得得,不打扰你小两口亲热了。”苏沫一边说着,一边拽着严逸离开了赫连梨若的房间。
    陌玉一脸坏笑“娘子,你说她们两个是给咱们机会,还是想给她们自己机会?”
    赫连梨若脸瞬间蹭的一红,她脑子里和陌玉躺在床上,被他亲吻的画面浮现在眼前,让她觉得脸上烫烫的,一直烧到脖子根。
    她没有回话,但那动人的红晕还是让陌玉低下头,忍不住将唇瓣覆上了她的。
    蜻蜓点水一般的吻,让赫连梨若脑子里乱糟糟的,刚才陌玉为了不让她受伤,奋不顾身护着她的画面,因为不想让她白白召唤出独角兽,宁愿硬抗高阶武仙的一击……
    陌玉对她的好,都在日常的点点滴滴中体现出来。
    赫连梨若觉得身有点酸软,呼吸也有些紧致,她忍不住将嘴巴张开。
    那一刻的感觉,就如同孙悟空突然被解掉了紧箍咒,陌玉长驱直入撷取芬芳,一发不可收拾。
    所谓不管有啥急事,都没有这样的无法控制急切。
    爱意如潺潺流水绵绵不绝,两人在一阵阵柔情默默中,一路走到床榻,幔帐落下,两人缠绵悱恻。
    (此处省略一千字不可描述的亲吻,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爱意,一千字不可描述的种种……)
    直到两人困意袭来,相拥而眠。
    这一觉睡的很彻底,赫连梨若和陌玉感觉这段时间的压力都在这一觉中得到疏解。
    两人都是善于伪装的人,赫连梨若是
    。
    --
    - 新御书屋
    --

章节目录

逐鹿轩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炖大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炖大鹅并收藏逐鹿轩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