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是布料的摩擦声和哗哗的流水作响,严澈心底有些燥:“怎么舍得来找我了?男朋友不要了?”
    周野处理完伤处拉拉他的警服撒娇:“你这里有没有烫伤膏呀?”
    严澈拿她没办法,又将她抱到外间沙发上。
    他经常受伤,索性就备了一些药品在办公室处理小伤。
    “我这几天不忙,怕你接我麻烦。”周野实话实说,“就来找你跟进一下线索的事。”其实也有点想看看他。
    严澈扯了扯嘴角。哪里麻烦?只要她一个电话,他随时有空。
    手上揽了她的腰面对面坐在自己膝上抹药——决心是一回事,可是见到她就忍不住想要多亲近亲近。能有什么办法。
    “嗯…有点疼…。”周野撑着他肩膀抖了一下。
    “好。”严澈敛下眼中暗光,手上放轻。办公室里静谧得令人心慌,偶尔才会传来女人的呻吟。
    手下隔着一层药膏,在滑腻的红痕上打转。
    另一只手贴在细细颤抖的曼妙腰身上…太细了,他轻而易举就可以控制住她。
    而她的身体,每一寸都在考验着他的自制力。
    …真可耻,抱着别人的女朋友硬起来了。
    周野好喜欢他这个样子,明明硬得不行,肯定在想着怎么插进来,偏偏碍于身份,非得忍着。
    真的很心痒…她整个人都被他的雄性荷尔蒙包裹住,长腿垫在她小屁股下,肌肉有些跳动。
    要不,就放纵一回嘛…
    她真的馋他身子。
    严澈正低头旋紧药膏盖子,突然感觉一只灵活的小手爬上他的炽热。
    “做什么……嗯……”身体过电一般狠狠颤了一下,一声呻吟没控制好从唇间溢出。
    胸膛上女人的两只奶子狠狠磨着他,小手一轻一重抚慰他最敏感的性器。
    “周野,停下来……呃…啊…”低沉得有些沙哑的声音命令她,却在尾音时绕了个圈儿。因为布料下的龟头被女人的指甲狠狠刮了一下。
    周野得逞了,快乐地在他身上扭着,手指开始有规律地用力蹭着他硬挺鸡巴上的某一处,惹得手下的凶狠物件颤抖着向她求饶。
    “哈不要……嗯不可以……周野……停……”能说出口的文字全部破碎,混杂着羞耻的呻吟,小臂轻轻挡着女人的身体不让她有进一步的接触。
    “严大队长要是真想停,早就用手铐把我这个犯人铐住了……怎么还发出这么淫荡的声音呢……”周野轻轻在他耳边吐气。
    酥麻的快感一波一波传上大脑,严澈喘着粗气抑制住喉间的呻吟。
    她说得没错,自己完全有能力把她推开的。但是他的手却只是轻轻拒着她,根本没用多少力,半推半就的。
    周野低下头和他接吻,唇间发出的粘腻水声让她下身吐出一泡淫液,沾湿了内裤。
    小穴也有些痒了。“严澈……帮我舔舔…痒…嗯…好想要你插进来…”下身去够他的,嘴上讲着些乱七八糟的话刺激他。
    严澈黑乌乌的瞳孔牢牢跟着女人的面孔,听到插进去叁个字恢复了些清明。
    她可是顾晚洲的女朋友…他这样做……是当小叁,这是不正当男女关系!
    用尽全身意志力轻轻分开她的脸,喘着粗气不敢看她:“起来好不好。”
    周野此时头脑完全被情欲支配,她睁着勾人的媚眼执意要和他对视,手却悄悄伸进裙子里,拨开内裤去搅湿哒哒的阴蒂给他看。
    “嗯…哈…呜…你舔舔……”
    严澈眼睛血红,她竟然敢在他面前自慰,不要命了吗?
    手压住她的拿开不让碰:“就这么想要?”
    周野知道这是在挑战他的道德底线,有些过分,可是她真的好想要他的大舌头来舔一舔,或者拿其他东西插插解痒。
    又拿小嘴蹭他的喉结。以前他不是最喜欢拉着她做这种事吗?
    严澈已经硬得不像话,鸡巴在裤子里顶起一大截,却还是轻握着她的手告白:“周野,和他分手,做我女朋友。”
    女人呜呜蹭着他没应。
    又想要他伺候,又不想离开另外一个男人,她真觉得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
    有点生气,拿过她的手机解锁,塞到她手里轻声哄诱:“乖,宝贝,现在给他打电话说分手,帮你舔到潮吹,嗯?”
    根本就没在一起,怎么分手呀。周野心里暗笑,又挣开他的手在粘腻的小穴口乱揉一通。
    “哈…哈…嗯啊……好舒服…”
    他这副与自己道德感相搏的样子真是让她性欲高涨。
    严澈心里不好受,她明明喜欢他的,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
    就只是想和他偷情吗?很刺激吗?
    周野见他面上挣扎又渴望的模样心里一动,伸手就打了他一巴掌。
    “贱不贱?嗯?不想要的话怎么不放开?手在我屁股上抱这么紧做什么?”又捏住他下巴抬高,伸手去揉他鸡巴,“嘴上说着不想要,鸡巴怎么这么硬?我强迫你了?”
    高大的身形颤抖起来,严澈竟被她打得有些兴奋,下身胀起来狠狠跳动。
    棱角分明的脸廓上印出通红的掌印来,还亮晶晶的带些女人的淫水。
    “被打了这么兴奋?裤子都被你的骚精弄湿了。喜欢我打你是吧?”周野又猝不及防在另一侧啪给了他一巴掌,伸手去拉扯他再度胀大的性器,“跟我做爱很委屈你吗?自己把鸡巴拿出来撸湿,别让我说第二遍。”
    男人浑身发颤,不受控制地呻吟出来。比起下体的快慰,他的内心隐隐升起一种更满足的臣服感。想要把一切都交给面前的人掌控,羞辱也好宠爱也罢,只希望被她狠狠玩弄。
    修长手指像自己有意识一样褪下警裤拉链,释放出憋了许久的狰狞肉棒。食指听话地沾了些溢出的前精顺着青筋往下抹,又旋转着撸动着鸡巴,试图让整根性器都润滑起来。
    眼睛紧紧跟着她的脸:“湿了……已经。”
    面前女人转怒为笑,红唇倾下来和他接吻,唾液顺着嘴角滴下来。
    严澈的心情激动起来——为自己做了让她高兴的事。
    热切回吻她,趁机开口:“我是不是比他听话……那以后只跟我做好不好……嗯!”
    话音未落便觉得头皮一痛,周野松开他的嘴唇,扯着他的头发就往后一拉。警帽顺势被打在地上,骨碌碌转了两圈停下。
    “谁给你的胆子命令我,嗯?”女人压住他额头,在他右脸落下一个耳光。
    “我错了……嗯……”紧接着又是一耳光落下。脸上火辣辣的,有些肿起来了。
    看他眼里含了些生理泪水委屈巴巴的,周野不再罚他,拽过他的湿润鸡巴开始帮他手交。
    “嗯…嗯…啊…好棒……嗯呃…啊…慢点……我受不了了……啊!别搓…嗯呃……哈…哈周野……别…我要射了真的……真的要射了…求求你别这么…快呃……啊!嗯……哈……”
    爽到翻白眼,严澈的红肿龟头可怜地颤抖,吐出小股精液——但还没到,女人的手就停了。
    严澈张着嘴,口水不受控制地留下来,快感占据着整个大脑,依稀感觉又被扇了一巴掌,女人红润的小嘴说了句什么话,伸出手去解他的皮带。
    想要自己再撸几下射出来,手却被周野按住。他不敢动,任由女人轻飘飘地制住他,晾着肉棒可怜兮兮地跳动。
    再然后就感觉脖子上一紧,似乎缠绕上了什么东西。
    是他的皮带。
    黑色皮料在脖子上绕了一圈定住,剩下一截长出来的牵在周野手上,在她细瘦的腕子上随意缠了两圈。
    他靠在会客厅的沙发上,周野面对着坐在他的腿上,一拉手腕,他就不得不往前倾倒。
    这样一来,他好像她的狗。
    他整个人泛起一种奇异的愉悦——
    为了艺术效果只能把严澈写得很快咯:)
    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章节目录

野舞(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在马路边捡到六元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在马路边捡到六元钱并收藏野舞(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