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初歇,水声渐停。天光乍泻,云层骤开。
    夕阳晕开了边缘,将湿漉漉的远方染成橘红色。
    有风往窗里小股小股吹,带着些树叶的香气。
    周野趴在窗台上,把一头黑发往后箍好,让脸暴露在雨后的清新中。
    一切都太顺利了。
    从她接受舞蹈指导的聘请书,再到柏星突然给她加戏,现在影帝竟然也推荐她参演《暗夜明昼》。
    她总有种漂浮在云端的不实感。
    这种恐慌源自对自身能力的怀疑。一次两次,命运总给她勾上最好的配置,确保她每次超常发挥都能有贵人眷顾。
    她真的能在这片新领域中做出成绩来吗?
    手机突然滴滴两声,是爸爸的消息:
    “小野,你妈妈下星期安排了治疗。”
    手指在屏幕上滑动两下,转账叁万元过去。
    没看后续的嘘寒问暖,周野起身从窗户边隐去。
    “好,关于领峰工业就到这里。该痕检的痕检,该蹲点的蹲点,都跑起来啊。”
    严澈抱胸倚在办公桌上说了散会,周围一圈警官呼啦一下散开。
    外头突然跑进来一个人,喊了声报告就往严队耳朵边说悄悄话。
    “严队,外面有个叫周野的女人找您。”
    严澈合上文件夹的手一顿,她?
    她来找他干什么?
    小警官见他面色奇怪,不禁打趣:“严队?女朋友啊?都没听你提起过,哎真不够兄弟。”
    克制住自己想马上见到那女人的欲望,严澈深吸一口气,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太殷勤。
    便随便抓了旁边的小张说要吩咐任务,让人先去队长办公室等他。
    转头却满脑子都是她的笑颜,讲话也有些心不在焉了。
    周野想着这几天剧组没她什么事,打算和严澈一起去隔壁市追查一下线索。
    但总让严澈来接她也不好——又不顺路,索性就直接到他的刑警大队来找了。
    几次对上小警官八卦的眼神,她浅浅一笑没想好怎么说,跟着人来到队长办公室。
    一路上经过表彰墙,严澈那张堪比男模的脸出现了好几次。
    “周小姐,您先喝茶,队长开会呢。”
    周野点头道谢,步入男人的领地。
    “哎呀,周小姐别怪我多嘴,我实在是好奇,严队啊我就从没见他肯让哪个厅外的女人进他办公室。”小警官终于忍不住了,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我可跟您讲,我们教育厅厅长的千金对他可是一个死缠烂打,几个月前刚踏入这间房间半步,就让他叫人架走了……您,是不是……”®oцzんāīщц.oгɡ(rouzhaiwu.org)
    周野忍不住笑出来:“我就是一普通老百姓,严队人好,帮我查案呢。”
    心道严澈竟然这么老古板。
    她一笑,小警官挺害羞的,聊了两句就走了。
    这是挺大的一间办公室,茶几桌椅都普普通通,书柜上摆了些书和奖杯勋章。
    周野绕到办公桌旁。好家伙,严澈这办公桌凌乱的,和他人一样,有够不羁。
    不过乱中又有序,男人给文件堆贴了好些便利贴分类呢。
    捧起热茶吹了一口,眼神又悠悠飘到椅背上的外套去。
    要说她对严澈全无好感那是骗人。周野承认,严澈是个很有性吸引力的男人,就不说他的身材如何给人安全感了,光是那双眼睛含着笑看她就有点受不了——明明是正经人民警察,她总能从他深邃的眸子里看出来点痞里痞气的意味,透露出一种与安全感截然不符的侵犯欲。
    他身上总有种说不上来的气息,像结着果实的树的味道,又像秋天傍晚田垄的味道。
    想着严澈,手不受控制地拿起他的外套,放在鼻子咬着下唇轻轻闻,又整张脸埋进去深吸一口。
    ……她大约能够描述了,是一种浓郁又纯粹的气味,混着男性的荷尔蒙,从布料纤维中散发出来,钻进她鼻腔。
    “周野。”一声低到不能再低的男声在背后响起。
    “啊!”正心虚呢,周野左手一抖就洒出些热茶在身上。
    严澈不知道如何描述此刻的心情,他刚才草草扯了些工作上的事,尽量板个脸回到办公室。
    他已经决心要和她保持朋友的距离了——既然她并不喜欢自己。他虽然平时死皮赖脸,但面对已经有了选择的女人,总要有风度不是吗。
    结果一进门就看到女人在他的座位上,小脸埋在他平时穿的外套里,像只小动物一样,东吸吸,西闻闻。
    喉结一滚,心里起伏压不下去,有一种他不愿细想的愉悦——呵,周野估计也并非全心喜欢那个人呢。
    还有些生气——为她的男友。
    已经谈恋爱了,再去闻别的男人的衣服,就不怕被误会?
    就不怕出事?
    脚不经控制就轻轻来到女人背后,想在开口前多看看她的细长脖颈,近一些。
    整间办公室都是他的地盘,他的味道。
    她想打上自己的标识吗?他很乐意啊。
    动物用体液来为领地沾染气味。
    她也可以的。
    严澈觉得以他的臂力完全可以抱起她——像给小孩把尿一样的,插着她在办公室走一圈。
    她的汁液一定滴得到处都是。把自己的警裤和皮鞋弄得湿答答。
    很喜欢自己的外套是吗?
    潮喷的水,甚至失禁的尿液,她肯留些什么在上面,他都很喜欢的。
    终于忍不住开口叫她。
    哪知道她胆子这么小,竟然被烫到,炸毛一样跳起来。
    严澈心里一急,手已经快一步拿开杯子,又抽了几张纸巾去吸她身上倒翻的热茶。
    “呜呜疼……严澈,你干嘛吓我啊!”茶水不长眼,在周野腰部到胯部泼了一小道。虽然不多,但有些烫,还是需要处理。
    周野忍痛骂他,嘶嘶吸着凉气,没多想自己偷闻人家衣服被看到的事。正想低头看看伤势,整个人却突然被抱起来。
    严澈避开女人的伤处抱进洗手间放在台面上,轻轻扯开她衣服下摆就接了些凉水泼上去。
    周野赶紧看看自己的腰,那里被热茶烫得红了一小片,严重处甚至泛起些皮屑。
    “裙子脱一下。”
    “嗯?”周野正懵。
    “胯部也被烫到了,需要处理。”
    周野一看,确实有些红痕深入了裙缘。
    不敢多等,褪下裙子拉链和内裤边缘,接了些水冷敷。
    回过神来耳根有些热:“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出去等我……”
    “不行。”严澈盯着她被烫到的地方看。女人脱得草率,内裤旁有一些浅浅的毛发露出来,“不可以。”
    他拿过毛巾打湿,认真轻按,像在处理什么证物。
    “我自己来就好了嘛。”周野换手轻推他,推不动。
    “嗯。”严澈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这里,但是脚挪不开。
    他一手掀着她的短上衣,一手将毛巾按在她的胯部。
    眼前女人的细腰泛着红,下面是随着呼吸起伏的小腹。
    他还没见过呢,一次都没有。
    半晌才克制地听了女人的话,松手转身倚在洗手台上,正一正警帽仰头不看她。
    周野这才又多脱了一些衣物,用流水冲刷着缓解——
    首发:ρo①8dё.coм(po18de.com)

章节目录

野舞(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在马路边捡到六元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在马路边捡到六元钱并收藏野舞(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