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漱口。”
    顾晚洲听了女人的话,去洗手间接了水细细漱了口。
    “脸也洗了。桌上有洗面奶。”
    也是乖乖洗好了。西服上有些水渍。
    出来时周野拉下他的领子靠近一闻。
    ——很听话。确实干干净净,除了点酒气没有异味。
    窗外华灯满城,偶尔两声汽笛长响。房间里一张大床,被子迭得整齐。
    周野看着面前颀长清瘦的人,从前只觉得他是一身正气的好学生,对她是恭恭敬敬礼貌有加——今晚喝醉突然展露些男人的强势风情,这才意识到当初的少年已经抽条长大了。
    可以对他做些成年人的事了。
    她心底一痒,轻勾着他的领口往床边走。
    在她看不见的背后,男人的眼神扫过她的细腰和包臀裙,最后在她凹陷的膝窝处流连。
    耳边突然一痒,晚洲的脸蹭过她的,在她耳廓压低嗓子一字一句道:
    “姐姐以前被舔过吗?”
    周野扭头,黑框眼镜后的桃花眼直勾勾盯她。
    和他对视良久,轻笑一声将他按在床边摘掉眼镜,伸出细嫩手指捏住他下唇走近道:®oцzんāīщц.oгɡ(rouzhaiwu.org)
    “你吃完不就知道——有没有其他男人的味道了?”
    乱了呼吸,晚洲喉结上下一滚,头脑里不受控制地出现牙齿轻嚼她湿肉的画面。
    那小洞肯定是红红地颤着流水,一张一合蹭着他的嘴唇。嘴唇在缝里上下滑动,一定会像水蜜桃一样溢出汁来。
    那软肉,刚才酒桌上摸过,虽然隔着内裤和丝袜,却是轻轻一戳就要陷进去。
    舌头润了润唇,碰到了女人的手指。还没来得及去吸,那带着香气的物什就勾着舌头进来,在他舌面轻压挑逗。
    顾晚洲没有思考,本能般直起身吞了她的手指舔弄取悦,唇瓣收缩从指根开始紧紧裹住吸到指尖,在用软舌在指腹上打转,再是湿湿往上一吞,用舌根轻压着整根手指蹭着。
    干这事的时候,眼睛却蕴了笑意盯她:
    “姐姐,再给我一根好吗。”
    他求欢的模样刺激得周野兴奋,伸出手轻扇他一巴掌,打得他头微微侧移,却还是迅速转回来到处寻她手指。
    周野坏心眼不让他吃,他就轻咬住女人的细腕开始舔弄。
    “嗯…嗯…姐姐的手好香…嗯…”捧了玉手,顾晚洲像狗见了骨头一样吸咬,“还是这款香水…和五年前一样…喜欢…嗯…”
    一路色情咬上她小臂。
    周野见他沉醉的模样竟是觉得有些好笑,又痒,便道:“不许摸我,今天只赏你舔穴,别的,一概不行。”
    晚洲垂下眼里近乎变态的目光,听话放了手,只是用利落的下颌轻蹭她小臂。
    周野上手扒了他西装——也不脱完,只露出肩膀胸膛和半个上臂,又用纤细的小手一溜解了白衬衫的纽扣,系牢一条桑蚕丝的深灰领带在他眼上。
    手下的肌肉文理分明,六块腹肌码得整整齐齐,正随了顾晚洲的呼吸强烈起伏颤抖。
    半晌听到一声相机的“咔嚓”,又感到指甲划过人鱼线,在裤子边缘徘徊。拉链拉下,外裤松松挂在胯上要掉不掉。
    内裤撑起鼓鼓一包跳动。
    “嗯,手背后。躺在床上,不许松开。”
    顾晚洲听话照做了,她这发号施令的声音实在可爱得紧,太想让姐姐跪在自己面前肏进嘴里,那红唇肯定含不住自己射的几泡白精…
    不过这样做的话,她会哭的吧,上面和下面一同欢欢地流着水,让他好心疼。
    正喘息着,呼吸渐渐地似乎喷到什么上面去了。
    突然脸上毛茸茸一痒,唇被一块湿漉漉的覆盖住了。
    热乎乎的又软,他好喜欢。
    周野分了腿压住他的唇,自己撒尿的下体磨在男人平时指点剧情的嘴唇上,那白皙的脸颊现在紧紧贴在她腿根。男人又一直被她视为弟弟,禁忌的心理快感远大于生理上的舒爽。
    晚洲轻啄两次她的小珍珠,又接吻般对准阴唇一下一下地亲。
    “嗯……啊,啊……快点,舔我……”
    用舌尖肌肉分开她的两瓣阴唇,那地方却包得紧,他用舌头搅开一侧想去碰红嫩洞口,另一侧竟然又弹回来——这要是换了鸡巴肏进去进去,应该也能紧紧包住的吧?
    周野爽到了,他真的好会舔,她的外阴被照顾得酥酥麻麻,却让洞里痒痒的。忍不住了,手指插在他发间就是狠狠往下一坐。
    两瓣闭拢的阴唇被坐得直接滑开,可见有多用力。
    “快,插进去舔……嗯呜……”
    口鼻被埋住,呼吸有些困难,晚洲尽量伸了最大长度的舌头往她开了的湿穴里小幅度捅插。先在半指大小的洞口打着圈儿,再卷了舌缓缓戳进去伺候。
    “嗯嗯…啊…哈…哈…不要不要顾晚洲…慢一点…”周野小猫似的媚叫惹得他硬。
    这女人出尔反尔,稍稍爽到又不让舔了。没听她的话,顾晚洲反而舔弄得更快了,还用力对准小穴猛吸,把那喷溅出来的淫液全吞到嘴里咽下。
    十几秒后周野尖叫一声,身上一阵过电,白嫩丰腴的双腿夹紧他的头,子宫里溢出来的骚水从两人紧贴的地方飙出来。
    缓过一阵小高潮,在他俊脸上左右蹭动两下,蜜水四溢,有些难耐地起身。晚洲正好叼了她一瓣阴唇,她一动作被扯得有些疼。
    不重不轻打了他的脸颊算是惩罚。她有些累,将小逼浅浅包在男人收紧的下巴上歇息。
    男人满脸满头都是水,追着她小穴还想舔,又让周野伸出葱白玉指压着脑门躺好了。
    “…别急,这就来……”这次阴蒂对准了挺拔的鼻子,周野轻轻压着,自己抖弄起来。
    那挺翘鼻尖抵不住阴蒂,侧到一旁。因为周野的小穴实在太滑腻,刚才一顿高潮,阴蒂上亮红红的都是蜜液。
    她急得有些哭了,扭动着细腰就去磨擦肿起的小珍珠,还想要爽一次。
    滴着淫水的阴唇又把小洞包住了,随着她的动作偶尔磨过他的嘴唇,顾晚洲抓住机会就不要命地舔她穴肉。又是让周野好一顿浪叫,手抓得他黑发又疼又爽。
    虽然眼睛没看到,但仅凭她哼哼唧唧的声音和脸上的热腻触感,顾晚洲就能想象她现在是有多妩媚,那一副跳起舞来盈盈一握的细腰一定绷住了扭动着,小屁股肯定不受控制地在一缩一缩。
    要不是手不能动,他真想狠狠抓住她的嫩白臀肉把自己整个埋进去舔,最好舔到她高潮十来次,再也喷不出水勾引他才好。
    周野终于找好了角度,前后摩擦没十下就狠狠泄了出来,两瓣臀肉缩紧了轻抖,蜜水喷得晚洲脸上到处都是。
    “嗯…啊…好爽…晚洲你好棒…”
    男人张嘴接住她的水大口大口吞咽,仿佛那是什么醇香美酒似的。但还是有些流了出去,顺着他利落的下颌流到脖子里、耳朵里、被子上。鼻子也呛了些水。
    女人温暖水润的穴肉离开,被搅得乱七八糟的湿红小逼轻轻坐在他脖子上蹭蹭,一路滑倒宽阔胸膛,合拢他有些褶皱的衣服擦拭起来。
    待阴唇外里的淫液全部蹭到衬衫上、深色西装上,子宫里没来得及流出来的蜜水也都缓缓一波一波吐出来,周野攥着他手工定制的衣服,从阴蒂到菊穴轻轻抹了一遍,把那剩下一点水也全赏他了。
    顾晚洲脸上全是亮晶晶的,两片晶莹的嘴唇还在颤抖着喘气。半个小时前还打在脖子上的深灰色领带现在全部被浸湿了。
    周野爽够了,揭开领带露出他一双上挑的桃花眼,自己下了床,慢条斯理穿戴整齐,又找了他的眼镜仔细为他戴上,摸摸他头,娇气道:“今晚表现不错——嗯…我累了,要睡觉。”
    顾晚洲仍衣衫不整喘着粗气,胸膛裸露,鸡巴在内裤里撑起一片濡湿,一双黑眸看不出情绪盯她,见她要走,用力攥了她的两只细腕让她转回来——真是个没有心的女人,自己伺候了那么久竟然连一个吻都讨不到吗?
    还不是看准了他珍重她,怕惹她不快,也根本不敢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
    周野偷偷笑了,挣开手挠挠他湿润的下巴:“还想做什么?”
    想用这张刚刚吻过她小穴的嘴凑上去亲她,想压着她头跪在自己皮鞋上蹭他的阳具,想托起她高潮时会微微颤抖的小屁股肏开褶皱一插到底,让那红通通的穴肉吸紧自己的鸡巴再也离不开他。
    不过…来日方长。他收起贪婪的眼神,抬头看着周野微笑:“不做什么。姐姐晚安,日后若是还想要,唤我来就行。”——只准我一个伺候,千万别叫了其他禽兽来。
    啊  顾晚洲戏份是不是太多了

章节目录

野舞(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在马路边捡到六元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在马路边捡到六元钱并收藏野舞(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