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锦台的顶楼有一间空间极大的办公室,是给萧岑羽处理公司事务、召开视频会议的时候用,今天晚上的会议持续过程格外难熬,对面每个与会者都能感受到这位太子爷的低气压,几十个分区经理都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各种质询。
    等会议结束已临近午夜,萧岑羽仍然端坐在老板椅上,他脑海里不由再次浮现出,陈玉在仝烁车上,颐指气使的让仝烁给她买冰淇淋,然后涂在自己身上,让仝烁舔舐的情形。
    骚货!贱人!
    他将桌子上水杯狠狠砸在门上,接着是其他的古玩、摆件,都砸个粉碎,门外的管家听到响动,知道萧先生在发脾气,只笔直的站在门口,也不敢过问。
    等萧岑羽打开门的时候,已经一个小时之后,他除了眼眶发红之外看起来并没有其他不妥。他吩咐管家,“老宋那边给的人,叫过来吧。”
    管家心中一惊,忙去将那两个双胞胎带过来,这位少爷玩的手段多,但架不住人家是位高权重还年轻,多得是小姑娘扑上来。宋辰娱乐那边,不管这位爷有没有兴致,都挑着最可人的一批送过来,就指望着有稍看得上眼的,能照拂一二。只不过这位少爷之前一直都兴致缺缺,今天这模样,更不想是真有什么兴致。
    双胞胎姐妹一个长相稍微甜美,另一个长相更清冷些。萧岑羽打眼看过去,点了点那个清冷的,“你留下。”
    那长相甜美的姐妹眼中便多了几分怨毒,清冷些的女孩子叫做姗姗,此刻被留下来,有几分庆幸,更多的是忐忑,她的经纪人告诉她,只需要陪好了这个客户,自然万事不愁。但她也看得出这位金主恐怕很难讨好。
    令姗姗意外的是,萧岑羽扔给了她一套试卷,“做。”
    她坐在茶几面前,看着试卷上的数字、公式,脑袋里乱成一团麻,尝试着填了几个ABCD,她迟疑着开口,“先、先生,您能给我讲讲么?”
    她说话的时候,刻意的带上了些讨好,她揣度这位先生可能是热爱角色扮演之类的玩法。她看到那位先生慢条斯理的走过来,站在她身后,垂头端详了一会儿试卷,她刚想解释,却感觉被一脚踹倒在地上,幸亏茶几边上有地毯垫着,饶是如此,她也撞得头昏眼花。
    而后,软牛皮编制的马鞭甩在她身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想要逃,但细密的鞭子凶狠打在她的背脊,大腿和手臂上。她忍不住想要求饶,却被皮鞋踩到了脸上,那个男人的声音从上面传过来,“求饶的话,就不像了。”
    恐惧席卷了她,姗姗感觉到面前这个人,像个折磨人的怪物,她开始后悔因为想要蹿红所以听信了经纪人的话,过来赌一把。
    陈玉的睡梦中并不安稳,她看到两栋教学楼的中间拉起了一根又细又长的丝,随着风来回地晃,那上面有个人正缓慢的往前走,他走的很艰辛,因为背着什么东西,沉甸甸的,让他踩着的丝线形成了一个明显的下坠弧度。
    操场上围满了人,他们一些人在喝彩,另外一些人在大喊说让他扔掉背上的东西,可是走钢丝的人舍不得。大风忽地吹过来,那人只能双手抓着那个细如发丝的绳索。
    陈玉听到她自己在心底祈祷,“不要掉下来!不要掉下来!”
    “哐当!”一声巨响,那个人砸到了操场的中间,血浆崩出,脑花炸开,四肢扭曲的排列着,好似断了线的傀儡,跟她小时候看到的那个杂技演员一样,死了。其他人都伸长了脖子过去看热闹,她也走了过去,想看看,只是倒在血泊中面目全非的脸,居然是她的眼睛!她的嘴巴!
    从噩梦中惊醒,陈玉只觉心神不定,她拿起床边的手机,想了想,拨给了恶魔。
    电话在响了很多声之才后被接起来,对方没有开口说话,只有粗重的呼吸声隔着手机传过来。
    “萧岑羽?”她试探的询问。
    “学习委员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萧岑羽将马鞭丢在地毯上,“还是,今天晚上仝烁没喂饱你,让你大半夜发骚。”
    陈玉眉尾高挑,反问道,“你看到了?”
    不仅看到了,还看得很清楚,萧岑羽命令司机跟着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他认为,他是出于一个合格的主人,对于自己骚狗的照顾。
    毕竟,他看出来,那句话令骚狗伤心了,说不定更严重一点。那又如何,骚狗就是主人的玩物,萧岑羽认为,出现这样的情况,完全是因为他还没有将陈玉调教得听话。
    然而,他跟过去看到的是一只背着主人在外面乱发情的骚狗。他一气之下,回了云锦台,这显然是个错误的决定,好似在背叛主人的骚狗面前落荒而逃了。可能是同学的身份,让他有所顾忌,他应该像对待脚下这个女人一样对待陈玉,而不是有所优待。
    “我看到你的车了。”陈玉顺手将床头的台灯按亮,“骚狗只是想让主人嫉妒,可惜没有成功。”
    此刻,瘫在萧岑羽脚下的姗姗,看到面前的怪物的神情好似突然平和下来,她知道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首发:яǒúωёǹωú.χyz(rouwenwu.xyz)

章节目录

学霸的外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悠悠我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悠我心并收藏学霸的外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