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远之却攥紧了拳,感到他竟要跨进火圈,阿素着急道:“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要自己面对。”
    棠蕊闻言竟笑了,用剑将姜远之拦在一边,棠蕊不知对他说了什么,他站着没再动,只是垂下的手不自然地贴在身侧。
    棠蕊也没管他,而是深深望了阿素一眼,打着火折,点燃了她足下的火圈。
    炽烈的火腾地燃烧起来,缓缓将阿素包裹,满目只见一片金红,耳边是火焰的噼啪声,似乎将她与外界隔绝。
    灼热的气流令阿素难以呼吸,但她记得棠蕊的话,用力将银壶中的鲜血洒向火圈。一瞬间,火势似乎被扑灭了些,但随后更加剧烈地腾起,妖异的蓝焰交叠如罗网,从头到脚将阿素包围。
    就在火焰合拢的那刻,阿素将往生经掷入火中,那薄薄的一页纸顿时被吞没。
    闭上眼睛,阿素能感到一股强大的火焰从上面压下来,灼得她面颊生痛,连乌发都燃烧起来,呼吸也被夺去。
    原来这就是死亡。
    ******
    醒来时,阿素感到浑身疼痛,被灼伤的双眼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张口皆是黑灰,嗓音也是嘶哑的。
    但她明确地知道,自己还活着。
    熹微的晨光中,阿素摸索着抹了把脸,渐渐能看清周围的景物,才发觉自己身处冷宫之外。而原先所在的那片宫室已完全坍塌,残存梁柱横七错八地倒落一地,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身边有人剧烈地咳嗽起来,阿素艰难地抬头,发现是姜远之。
    在失去意识之前,她感到一股大力将她拖出火圈,应该是姜远之。是他救了她。
    但阿素一点也不感激,她还活着,就意味着还愿不成功,李容渊没有得救。
    极凶狠地瞪着姜远之,她发疯似地冲到她记忆中那火圈的位置,见那里正有一截倒塌的梁柱。
    推开那梁柱,不顾灰烬带着余温,阿素用尽全力地扒着,想把丢掉的往生经找回来,她要再来一次,这一次不能出任何差错。
    但上天并没有满足她这个愿望,在灰烬中阿素一无所获。她终于明白自己只有一次机会,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阿素感到有人扑过来,用力抱住自己,是阿耶和阿娘。
    宫内燃了这么一场大火,终是惊动了他们,从宣徵殿赶过来。
    见耶娘红着双目,难掩忧心和心痛,阿素自责起来,哽咽着开口,却听元子期压着情绪道:“远之都告诉我们了,乖女莫怕,鲜于医正已找到解毒的法子,这会已在备药了。”
    饶是他那样坚强的人,得知这事后声音也有些发抖。
    阿素不敢信这样的好消息,目光从元子期面上又移到安泰面上,见耶娘皆是一般神情,才终于确认那话不是哄自己。
    见她身上被烧伤了好几处,万幸人没事,安泰流着泪,心疼得说不话来。
    阿素却握住她的手,满是黑灰的脸上绽出个大大的笑容来。
    她活着,他也活着,耶娘阿兄皆安好,这世间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
    将煎好的药灌下去,不过两个时辰,李容渊便醒了过来。
    昏睡多日,他的身体变得虚弱很多,但这会逐渐恢复生机。
    方才见他睫毛一颤,睁开了双眼,阿素立刻扑在他身边道:“怎么样?”
    李容渊没有说话,而是努力抬起手,抚上她的面颊,阿素这才发觉她又流泪了,晶莹的泪水顺着她面颊流下来,挂出道浅浅的灰印。望着李容渊眸子里的自己,阿素知道那样子一定很丑。
    李容渊低沉的声音沙哑道:“怎么弄成这样子。”
    虽特意擦洗更衣,阿素还是懊悔来得匆忙,竟叫李容渊瞧出点端倪。她想说些什么掩饰,却感到李容渊的手指轻轻抚去她面上的灰印,温柔而有力。
    鼻子一酸,更多的泪水涌出来,阿素不由偏过头道:“连烧了几日香,怕是蹭上了炉灰。”
    也不知他信没信她的话,李容渊撑着起身,用力揽她入怀。
    埋在他胸口,阿素转了话道:“怎么这么久才醒。”
    她的声音闷闷的,既像是埋怨,又像是撒娇。李容渊却不肯罢休,用力环着她道:“解药是哪来的。”
    未想到他还不放过这这事,阿素下意识背好起了灼伤的手,郑重解释道:“是鲜于医正找到的,就在你娘留下的那些书里。今日也不知怎么,宫里竟着了场火,将冷宫中旁的东西都烧没了,只剩个盒子,里面有本书,正提到一种波斯的奇毒,还有解毒的方子。”
    其实这段话大半是实情,再忆昨夜,阿素只觉像一场梦,只有身上的疼痛提醒着她,一切皆是真实发生过的,她几乎就没命了。
    但只要李容渊得救,即便她付出再多也值得,她不想他忧心。
    见李容渊依旧望着自己,阿素正色道:“许是冥冥之中,你阿娘在保佑着你。”
    听完她的话,李容渊紧蹙的眉峰微展,似是接受了这个解释,阿素松了口气。
    早先她已打定主意,昨夜的事半分也不会对他提起。
    以前,他为她背负得太多,如今,换她来保守秘密。

章节目录

折枝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蜂蜜薄荷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蜂蜜薄荷糖并收藏折枝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