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府令前来拜访老夫,所求为何?”司隶校尉为守城之事忙得焦头烂额,他和嵇正信关系平平,突然前来拜访,只怕并无好事。
    “为君谋划罢了。”嵇正信在过来的马车上已经调整好了情绪,“君可曾记得文帝故事?”
    司隶校尉的脸色沉了下来。他当然记得,当时的朝中重臣拥立诸侯王为帝,文帝当时虽被架空,但沉稳内敛,步步为营,最终完全掌握了朝政,将当年那些跋扈的老臣都贬去了边疆。
    “君本为萧子孟提拔,皇帝何曾真正信任君?”嵇正信看司隶校尉面色晦暗,心知有戏,“君可知大司农前段时间为何被罚俸?”
    “请君解惑。”司隶校尉只知大司农触怒了皇帝被罚,却不知道因为什么触怒了皇帝。
    “大司农提议将萧氏族人从廷尉狱转至君所辖长安狱。”
    “叁公九卿,各司其职,大司农确实僭越了。”司隶校尉暗骂了一句大司农可真够愚钝的,这种事也不和他商量。
    “陛下骂的与其说是大司农僭越,还不如说是认为君与大司农同为萧氏党羽,萧氏族人进了君所辖长安狱,自然如同纵虎归山,难免有串联之事。”嵇正信微笑道。
    “老夫一片赤诚之心只为朝廷,虽为萧子孟提拔,却算不上什么萧氏党羽。”司隶校尉沉声道。
    “众人皆知君忠心耿耿,但是我等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陛下是怎么想的。”嵇正信趁热打铁。
    “少府君可有主意?老夫洗耳恭听。”司隶校尉思酌一会,从上首下来对嵇正信行了个大礼,礼未行完,便被嵇正信慌忙搀住。
    “君年长,小子何敢受长辈之礼。”嵇正信似是最终下了决定般,咬咬牙,低声说道,“陛下当时在殿中亲口说的,说君为萧党之人,此事千真万确  君可找大司农求证。”
    司隶校尉只感觉浑身发凉,殿中绝密之事,唯有殿前近侍和大司农可能透露,无论谁是谁告诉嵇正信的,这人的势力都不容小觑。大司农想起了萧青芷,当时她召见几个大臣,送了几封信便将被打散的萧党重新整合,她在宫外的代言人,嵇正信似乎只是一个传声筒,如今看来没那么简单,萧青芷再怎么聪明也不过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女子,只怕真正整合的一直是嵇正信。
    “皇帝被擒,君将皇帝拒之长安城外,日后有新帝,他又将如何想君?”嵇正信一下子说中了司隶校尉心中最为不安之处,“君忠心天地可鉴,但是忠国和忠君,似乎又有些不同。”
    “老夫的身家性命,可就全指望府君了。”司隶校尉还是选择了屈服。
    数月前。
    未央宫一处偏殿举办了一场奇怪的宴会。说是国宴,规模不大,数十人而已,规格平平,侍候的宫人也少,说是家宴,席中坐着的大多数又都是齐国的重臣。他们无心进食,目光频频投向上首。
    上首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至多不过双十年华,身着繁复的鹅黄宫装,满头珠翠安静地待在她头上,无论是进食还是饮酒,都丝毫没有晃动。
    “诸位都是青芷的叔伯辈了,不必如此拘礼。”上首的女子终于开口,让整个宴会沉闷的气氛得以稍稍开解,“这里并没有外人,各位可畅所欲言。”
    众臣面面相觑,脸色僵硬,谁也没开口,  都默契地看向了坐在上位的萧青芷。殿中诸臣都与萧子孟有关,不是萧子孟的门生故旧,就是他曾一力提拔之人,不对,还有默默喝酒的少府令,萧子孟的姻亲,不过看现在形势,这亲事必然是废了。
    他们不知道皇帝是想一网打尽还是有别的主意,萧氏谋反,全族一直关在掖庭狱,不判也不放,就那么拖着,令他们这些人也惶惶不可终日。理应也被关在掖庭狱中的萧青芷此时却坐在上首穿着宫装喝酒,脸色也不像被苛待,仍旧是一副养尊处优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陛下不会来。”萧青芷瞄了一眼那个偷偷盯着自己的宫女,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还是继续说道,“陛下让我和你们说和请放宽心,只要不曾参与谋反,陛下并不会因为你们和萧子孟的关系牵连你们。”
    诸臣松了一口气,却又因为萧青芷接下来的话绷紧身子:“但结党营私,打击异己之罪不可不论。”
    “陛下感念诸位在陛下践祚时的功劳,给你们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什么功劳,陛下刚登基的时候他们觉得这小娃娃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被废,根本没上心,这哪是表功,这是威胁。
    又是一番敲打拉拢,宴会总算结束,大臣的脸色都不算好看,但看着醉得不省人事的少府令,又忍不住可怜他,有什么能比未婚妻在众人面前亲口承认和皇帝关系不寻常更打击的人的呢,偏偏是皇帝,少府令一点反抗的办法都没有。
    “你和嵇正信到底什么关系。”宫女的衣服还没换下,颜亦初就俯身啃噬坐在梳妆台前萧青芷的脖颈。
    “有婚约,并无感情,我从前就和你说过。”珠翠叮当作响,萧青芷有些慌乱,“身上的配饰颇麻烦,陛下若真要我,也请待我脱下这些。”
    “不必,朕就想这么要你。”她很少看到穿得如此正式的萧青芷,无论是国子监中还是养在宫中这段时间,萧青芷都很少上妆,她看到的总是偏素雅的萧青芷,虽说荆钗布裙不能掩国色,但是美人精心准备的盛装出席也绝对让人为之惊艳。
    “这些衣服太厚,陛下您也不——”萧青芷抬手以袖掩面,“总该等我把这脸上的脂粉洗去。”
    颜亦初感受到了萧青芷的抗拒。如果说将军的战袍是铠甲,那么萧青芷这些贵女的战袍就是这些繁复的衣装,征服将军应该在沙场,征服贵女应该在殿中。颜亦初突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玩法,说出来萧青芷无疑会坚决反抗,先瞒着她。
    “青芷不要睁眼。”颜亦初解开萧青芷束着所披纱衣的绸带,遮住她的目光,“我们换个地方。”
    萧青芷听到颜亦初走出去似是对太监吩咐了什么,她没听清,心中不安。自己今天是表现得过于有野心皇帝警惕了?还是皇帝不满嵇正信不停喝酒的样子?已是深秋,殿外寒风阵阵,萧青芷抱紧了自己的曲裾,这距离实在是远,远得她的衣服都快被寒风吹透了。
    “快到了。”颜亦初只想着等会怎么折腾萧青芷,一时未曾想到萧青芷身上的衣服均是室内宴会所穿,哪里经得起风,急忙把萧青芷搂在怀中,握着她的手为她取暖。怀中的身体有些僵硬,这点寒意不至于冷成这样,看来还是难以接受自己,颜亦初对着怀中人的耳朵哈气,手也不规矩地摸萧青芷的腰。
    “在外面!”萧青芷的低声呵斥带着气急败坏,颜亦初毫不怀疑下一秒自己就要被她撞下龙辇。
    “别怕。”颜亦初打横抱起萧青芷,她常年习练弓马,抱起萧青芷这种身体纤弱的女子自然是易如反掌,怀中女子的身子在战栗,颜亦初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马上就到了。”
    萧青芷暗自判断着这是哪里,台阶很高,颜亦初走得轻车熟路,应该是常去的高耸的地方。蒙住眼后其他感官变得更为灵敏,萧青芷甚至可以听到侍卫开门时尽力压抑的呼吸声。
    进入的空间很是空旷,萧青芷可以听到脚步的回音,她有个不妙的猜测,又赶紧否决,皇帝应该还不至于如此丧心病狂。
    “青芷站好,朕为你脱衣。”颜亦初把萧青芷放下,脱去外披的素纱禅衣,置于御座,然后耐心地解深衣,铺在御案,御案太硬,垫件衣服萧青芷不会那么难受,而后喝下太医院调配的解药,亲手点燃帐中欢。虽然这里并不是在帐中,不过也可以行那帐中之事。颜亦初在御座坐下,服下解药后不会被帐中欢影响,可以更加细致地辨析香味的优劣,虽说是春药,但调配的也算有些水平,并不会让人厌恶。
    燃烧着的香料迷人心智,萧青芷不一会儿就感觉小腹发酸,腿也软得站不住,皇帝许久没动作,估计是等着自己主动,萧青芷恼恨皇帝又用春药,不愿求欢,于是原地跪坐,垂着头喘息。
    “青芷的嘴总是这么硬。”颜亦初不再逼萧青芷,把她放到御案上脱她的裈裤,而后趁萧青芷没反应过来,手指直接伸入花谷,挑拨了两下花蒂,“可亏这里够软。”
    “无耻。”皇帝的浑话惹怒了萧青芷,她手向下用力掐住颜亦初的手腕,“解药。”
    “青芷握着我的手,我怎么抽出来。”颜亦初手指在萧青芷的穴口搅弄,“青芷先放手。”
    帐中欢和承欢露最大的区别在于承欢露不影响神智,而帐中欢会。吸入帐中欢越久,萧青芷就越发昏昏沉沉,她没有意识到颜亦初话语中的漏洞,松了手,松开那一瞬间就被颜亦初的手指彻底贯穿。
    “啊嗯......”萧青芷的娇喘从唇齿中溢出,回荡在大殿中,即使神智不清,萧青芷也会知道能有回声的地方并不算多,她用力扯眼上蒙的腰带,“在哪?住手,住手!”
    “你猜在哪就是哪。”
    “你疯了!你不用上朝吗?”萧青芷的声音带着哭腔,“别这样,你停下来,回寝宫,我明日顺着你,别这样。”
    “这就是在朝堂,文武百官都看着呢。”颜亦初胡乱说着,感觉到萧青芷的甬道因为她的话而逐渐绞紧,更是加紧了手指抽动的节奏。
    深秋的风灌入前殿,呼啸的风路过店中装饰的绫罗绸缎,激起阵阵布料碰撞的声音,意乱神迷的萧青芷无法判断这声音是不是吹起百官朝服带起的声音,只能低声哀求:“别这样,住手,你当真要逼死我吗。”
    “让百官看到朕半途而废吗?这可不行。”颜亦初怎么可能现在停下,指节弯曲下压,指尖正抵在萧青芷甬道的敏感处用力一按,萧青芷的神经此时已经紧绷到极点,这么一刺激直接到了高潮,她根本抑制不住自己的叫喊,只能以袖掩面自欺欺人。
    高潮结束,萧青芷的神智清明了些,假意去够颜亦初,捧着她的脸往自己脸上带,似乎是要吻她,颜亦初有些诧异,猛然意识到不对,手往御案上一撑就要起来,躲闪不及依旧被萧青芷抬手打了一个巴掌。
    “啪。”
    “陛下自重。”萧青芷还没从高潮中彻底回魂,她扯下蒙眼的腰带往后看了看,前殿空旷无人,而后喘息着拉上了中衣,“陛下想青芷死,可以赐鸠酒,不必废这么多功夫。”萧青芷语气寒冷如冰,但凡是皇帝没有不多疑的,如果自己敢在她眼皮底下动作,只怕就不是在半夜的前殿而真是在朝会的前殿了。要么不谋反,要谋反就绝不能心软,否则必定会生不如死。
    颜亦初自知这次确实是自己有错,捂着脸没发作,低头应了,只能又用风寒之类的事情推了上朝。
    ps:皇帝训大司农是在第九章,萧青芷当时也在殿中,在大司农来之前和皇帝调情,这件事是萧青芷在宴会敲打的时候当着皇帝的面说出去的。
    真正整合的人确实是萧青芷,嵇正信这种连夺妻之恨都只敢在皇帝被抓了这种情况下还得提醒才敢趁机报复的人,没结党营私的胆子。萧青芷,心机的神。小皇帝也是个心黑的,萧青芷对颜亦初的一些推论不是她多想了,颜亦初确实有这么黑。。
    逻辑不合的地方就当是无能作者想不出更好的谋略只能强开的金手指,恳各位原谅。
    正常走剧情估计还得很久才能开车,来个回忆调节一下气氛。
    也许这书的章节名该修改,总感觉没什么人看和本人起名废每次偷懒标数字有关......

章节目录

阶下囚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略识之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略识之无并收藏阶下囚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