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季迷恋林玉到一种什么程度呢?
    他时常在晚上快要入睡前,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幻想,他如果能完全得到林玉,要怎么和她交缠,才能满足自己内心日益膨胀的占有欲。
    要吞吃入腹,要挂在彼此身上,要她的吃喝都从他手里接过,要事无巨细地包揽她的一切——这样,大概才能勉强缓解他每每想到对方,都爱到咬牙切齿的那种瘾欲。
    他插进去两根手指,进进出出几下,都只是浅浅地流连,就带出许多肉眼可见的透明淫液——林玉的阴部阴毛稀疏,形状饱满颜色干净,摸上去像松软的馒头,以至于何季爱不释手,看自己用手指头肏奸她的小穴就看入了迷。
    林玉哼哼唧唧地叫,眼睛还是睁不开,但小幅度扭着腰,下穴不自觉就迎合着何季的手指,竟然挺着腰往上送,让那两根能更深入地插进去。
    何季眼红,喉咙一直吞咽口水,恨不得在这销魂肉穴里摩擦褶皱被层层包裹、挤压吸吮的不是他的手,而是他硬的滴水儿的鸡巴。
    林玉被摸得舒服了,就记不得眼前用指头奸弄她的人能不能这么做了——她只是觉得,好舒服,再深一点儿,抠在她最敏感的那个点就更好了。
    眼前这个男孩儿,长得真漂亮,她嗓子眼儿和心里都痒得很,有点儿想吃了他。
    当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吃——林玉喘着喘着,忽然低着头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然后伸长胳膊去够何季的脖子。
    她似乎也察觉到眼前人是个青涩稚嫩的雏儿,这让她油然而生一种玩弄对方、期待他反应的低级乐趣。
    何季很顺从地弯下腰,任由林玉扯着他的脖子拉近两个人的距离。
    温玉一样白净无暇的年轻面庞,因为继母直勾勾的暧昧目光,一点一点染上潮红——何季目不转睛,只喉结上下滚动着,吞咽了一下口水。
    林玉顺着何季的脖子摸上他的脸,声音又轻又柔,带着喝醉酒的醺然,有如西方神话中柔媚又爱吸人精血的海妖,“好可爱啊你,脸这么红。”
    她更加急促地喘,快要高潮了,心情格外好,因此奖赏一般微微抬高身体,亲在何季脸颊上。
    “轰——”的一下,何季仿佛听到耳边炮弹掠过的震颤,而这时林玉已经颤抖着下体夹紧他的手指高潮了,一股一股的透明淫液顺着手指被带出来,糊满女人的腿心。
    他慢慢抽出来,那道窄小的穴口发出暧昧的“啵”的一声,很轻,但也足够色情了,甚至翕动着流出高潮蜜汁以后,那小穴口还空虚地开合蠕动两下,像是不满空虚的某种勾引。
    林玉的确空虚。她不是没尝过男人的滋味儿,又久未开荤,以前睡着了被何季猥亵,她醒了没感觉也就罢了;现在半醉不醒的,又有酒精的作用,被何季插这叁两下,身体深处的情欲早就被勾了个七七八八。
    何季尚且还在天人交战——他实在馋得要死,恨不能现在就压着林玉的腿插进去肏个爽,但他没喝醉,理智尚存,箭在弦上,顾及的东西突然叁叁两两涌了上来。
    他没想到,林玉迷迷瞪瞪地,竟然先摸到他硬挺的性器上,他那根还算漂亮白嫩的性器赤裸性器,被她整个握在手心。她脸上带着恶劣的笑意,用力揉了两下。
    “啊……”何季紧锁眉头,眼睛微眯,表情看不出是痛苦还是欢愉,总之他颇有些无助地攥紧了林玉脱下来的那些衣服。
    林玉更想上他了,她有预感,如果她用小穴吃他,他一定会叫得更厉害。
    何季已经很硬了,几乎到了极限,铃口几次冒出半透明的前列腺液,又被林玉的手抹到整个棒身。
    何季只觉浑身的力气都从肉棒泄出去了,酥酥麻麻的,骨头都是酸软的——以至于他双手撑在背后的身体两侧,而林玉爬上来时,他都没有第一时间察觉。
    直到对方扶着他胀到快要爆炸的性器官,阴穴流下来的水儿滴在龟头上,他才猛地反应过来——
    而这时林玉已经被情欲完全支使,穴口对准笔挺的阴茎往下狠狠一坐——
    “啊——”两个人俱是一抖,同时发出那种绵长的、满足的呻吟。
    林玉抬着腰,上上下下地坐了两下——何季很明显感觉到肉茎被那种紧致、湿滑的甬道死死包裹吮吸着,每摩擦过一遍,就是层层迭迭不间断的惊天快感席卷全身。
    他哑着嗓子叫:“啊……好紧,好爽……”何季像被肏了一样,双手抓着身下床单,没忍住腰部发力往上顶弄几下。
    他脸脖涨得通红,像是强忍着什么似的,断断续续发出那种十分羞耻但又很快慰的喘息,呼吸炽热滚烫。
    林玉没什么力气,也是玩心大,故意用小穴磨何季的肉棒,何季一点办法都没,喉咙里呜咽出细微的的哭腔,像淋了雨的小狗一样,浑身潮热地倾身过去,张着嘴索吻。
    林玉骑着何季摆腰,没爽两下就有点儿显而易见的力不从心了,加上何季老是招她,一会儿接吻一会儿吃奶,她浑身酥麻的要命,吃何季鸡巴的动作越来越慢——
    何季很快就不满足这样不上不下的折磨,他抬着林玉的腿把她放倒,然后倾身压了上去——别看才十几岁,他除了一张脸稚嫩,个子和骨头都长开了,尤其是身下这根东西,插进林玉穴里时,能活活捣得人招架不住。
    林玉用腿缠住何季的腰,把他年轻有力的身体拉得更近,何季低头盯着自己和她交合的地方,耳边尽是肉棒捅进去抽插搅弄的水声和耻骨相撞的“啪啪”声。
    那根已经充血变成暗红色的性器,在林玉的穴里进进出出,时而抽出半截露在外面,时而整根都陷进去,只剩两只沉甸甸的卵蛋留在外面——何季操得很用力,也没什么章法,就是完全遵循身体本能那样大开大合地干。
    这样的性爱快感,简直是轰轰烈烈,像狂风骤雨一样来的又猛又快,林玉很快就尖叫着再次高潮了,淫水儿在阴道里对着何季的阴茎兜头浇下,甬道内壁突然剧烈蠕动挤压着,咬得何季快要发疯。
    他哆嗦着,好像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被过电一样的酥麻一遍又一遍地碾压。
    世上怎么会这么舒服,怎么能有性爱这种让人忘掉一切的极乐。
    被这样上头的情欲驱使着,他更深、更重地朝着阴道最深处的花心猛插十几下——
    怎么办,他会死的,他会死在她身上。
    抽出阴茎对着林玉肚子猛然射精那一刻,何季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这个荒唐、但又执拗的念头。
    他射了好一会儿,才浑身战栗着地射干净。
    他颓然趴在林玉光裸的胸前,气息不匀地喘,回味刚才射精时的灭顶快感。理智回笼的一刻,他却又想——就算真的死在她身上,他也认了。

章节目录

我要上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酌青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酌青栀并收藏我要上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