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这种事,越是放得开,便越爽。
    花穴内的粗大肉根被摆弄得左戳右顶,硬邦邦的棱角和青筋研磨着敏感的嫩肉,一股子舒爽的美意从蜜穴深处向外扩散,让沈初夏食髓知味,摇摆的越发肆意。
    不知摩擦了多少次,蓄积的快感冲到了巅峰,不断叠加的酥麻畅快直冲云霄,灿烂的光芒仿若在脑海中炸开,余韵无穷。
    从小高潮中恢复过来,沈初夏这才发现,原来不知何时,徐秦调整了自己的姿势。
    他一米八五的个子,腿又长,自己原本就是要踩着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再踮着脚,才能勉强够到男人胯部的位置,可不知何时起,她脚下的高跟鞋被踹掉了,刚刚她往后摇摆时,也不需要踮脚。
    与之对应的,是男人几乎是半蹲着,以扎马步的姿势,生生托着她全身的重量,让她只要往后一扭,就能在肉根上随意摩擦。
    这样的动作,怕是b正常插穴还要累吧。
    仔细瞧瞧,即便是最昏暗的灯光,也能看到男人眸中浓烈的欲望,凌乱的呼吸粗重如野兽,坚实的胸膛剧烈起伏,不断有豆大的汗珠滚落,配合他本就气势逼人的眼眸,都有那么点凶神恶煞、要将眼前人拆吃入腹的错觉。
    想起上次的凶狠,想起这个人性格上一贯的肆意,此时的他,应该忍的很难受吧。
    面对此情此景,沈初夏居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累了?”
    这嘶哑的声音,几乎每一个语音,都像是在冒火。
    空中弥漫着暧昧缱绻的情欲气息,粗重的鼻息与低低的喘息交织,沈初夏十指缓缓放松,刚刚的较劲儿似乎变得不重要,一边享受着流窜的快意,一边将身体半靠在男人怀里,有种柔弱无骨、任人蹂躏的意思。
    “我来?”
    都这么明显了,还不懂啊!
    “嗯,累了,你来动~”
    此时的沈初夏不知道,一个男人在刚刚确认自己心意的时候,往往是最假绅士的时刻,这样的时刻,完全是昙花一现,恶狼的面具,恐怕是维持时间最短的玩意儿。
    得到了准许,徐秦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双手抱着怀里的女t,先是调整了姿势。
    粗糙的大掌将白皙的臀瓣抱住,只是往上一个用力,就将沈初夏整个人半举了起来,双腿被打开到令人羞耻的角度,紫黑色的巨擎抽出到花穴口,与颤巍巍的粉色花蕊形成鲜明的对b。
    “嗯啊……进,进……啊……啊……”
    沈初夏催促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挺入顶得浑身轻颤,后背猛地挺直,口中发出短促的尖叫。那么粗,那么大的家伙,突然爆发式的高频插捣,几乎是立刻的,就将腹部顶出个隆起的小包,像是将整个人都贯穿了般。
    男人忍了许久的欲望,一旦爆发便不可能停下来,粗大的凶器越入越深,借着第一次小高潮喷出的阴精,不断冲刺。每次拔出,只余龟头在内,随后便是“噗呲”一声刺入,一寸寸碾过x壁,直捣h龙。
    等到了骚芯深处,耻骨相撞,肉根处抵在穴口,棱角分明的龟头还要重重地碾磨一圈,两颗沉甸甸的囊袋则拍打着穴口以下的部位,一处都不放过。
    重击的频率越来越高,速度越来越快,大量的白色沫子被操得四s飞溅,让沈初夏又是舒爽又是难以承受。
    嗷嗷嗷,什么温柔,骗子,大骗子!
    打桩似的猛干似乎没有尽头,每一次都b前一次更凶狠,沈初夏甚至有些发不出声音,大脑陷入了火热的情潮中,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虚无缥缈,只能感觉到两人的身体一次次被怼在门板上,发出强烈的“砰砰“声。
    因为紧贴着门板,能听到时不时有人路过,还有人在讲话,沈初夏紧张极了,生怕被人发现,紧致滑润的x壁也随之大力咬合。
    “c,真他妈紧……”
    徐秦长吸一口气,声音压低到几乎在女人耳边,哪怕一门之隔的地方有人讲话,他也半点没有停顿的意思,而是迎难而上,微微屈膝作为力量支点,紧实的t不断上挺,在花穴最为绞紧的时刻,摁着沈初夏向半空顶。
    “唔……有人……啊……唔……”
    即便是用尽全力控制,沈初夏嘴边还是会溢出些许轻微的哼声,无声的爆发、激情的碰撞,下身疯狂而大力的耸动带出蚀骨的快意,快速席卷到血肉经络中,让人浑身酸麻,游走的电流不时刺激着四肢百骸,像是随时要陷入癫狂。
    在徐秦疯狂强劲的抽插攻势下,新的巅峰又到了,这次要b之前剧烈千百倍。
    媚肉不断蠕动搓滑,绞住肉棒拧动,整个花穴和肉棒一起颤动,滚烫的浓精与清亮的精水同时射出,对撞着喷溅在骚芯深处,疯狂的快意爆裂开,沈初夏只觉得浑身毛孔尽张,舒畅得飘飘如仙,好几分钟都不知身在何处。
    等到重新回到地面,第一眼看见的,居然是正对着自己的手机。
    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手机被正面立在鞋柜上,将这一整场性爱,都拍了下来!
    而此刻,徐秦的手正停在对话框上,上方的名称赫然显示着:方译洲!
    只要按下确认键,这场性爱视频就能发给对方了。
    沈初夏看得心惊肉跳,嘴张了张却不知道说什么。
    心底有个声音在说,看吧,这就是徐秦的报复,他上次被迫围观,所以这次才会温柔的诱惑自己,为的不过就是录下视频,打脸方译洲,你就是不长记性,才会一次又一次,被他戏弄。
    临别前,方译洲的叮嘱历历在目,他可能压根想不到,满心以为是社交的宴会,现在被用来性交ei了,沈初夏根本不敢想,收到视频的他会是什么感受。
    大脑被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着,沈初夏死死盯着徐秦,身上还带着热汗,看起来就像个狼狈的小兽,随时准备撕咬下对方一块肉。
    在这样的对峙下,修长的手指一点,叮咚一声,视频发了。
    但是是发给了徐秦自己。
    紧接着男人叹口气,声音里似乎有些愤怒,还有几分不甘心:
    “没你想的那么坏……偏心!”dαňмèǐχ.ο㎡(danmeix.com)

章节目录

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卖身不卖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卖身不卖艺并收藏在夫妻综艺里勾引别人老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