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人横坐成一排,肩并着肩挤在一起,恰好填满胶囊的全部空间。
    犹如被甩进高速运转的滚筒洗衣机里,天旋地转带来剧烈的晕眩感,祝真不适地将脑袋埋在封绍怀里,眼角余光透过半透明的胶囊壳,隐约看见许多已经分辨不出具体部位的肉块和骨骼在漩涡中挤压、搅拌,碎成肉糜,和她们一起蠕动着下行。
    这个过程,就好像大冷天气,储备过冬食物的人们将五花肉剁成馅,灌进猪小肠里,用力推挤直至整个肠衣膨胀饱满,接着满含喜悦地将肉肠挂在半空中晃荡,让它自然风干似的。
    井兽的身躯太过庞大,小肠部分弯弯绕绕,似乎永远都望不到尽头。
    封绍的能力虽然尽可能地延长了【空心胶囊】的作用时间,可体力终究有限,大半个小时过去,他的脸色变得发白,额角也渗出冷汗,到了强弩之末。
    “阿绍……”祝真最先察觉到异常,紧张地扶住他的手臂,“很难受吗?”
    苏瑛忍住恶心,趴在胶囊壁上往外看,声音因难受而有些嘶哑:“你们有没有感觉,现在没有刚才晃动得那么厉害了?”
    她说的不错,漩涡已经消失,周遭挤压的力度也变小了些,肉糜的流速肉眼可见地变慢。
    看来,她们已经通过幽门和十二指肠,进入了地势相对平缓些的地段。
    江天策开口道:“封绍,把能力收回去吧,我们跳下去。”
    小肠中虽然也含有一定的消化液,相对来说,还是比胃液温和得多。
    而且,虽然井兽的食量惊人,可很显然,它的肠道更加宽敞,在重力的作用下,所有的肉糜往下沉积,在顶部留出段近半米高的空腔。
    对于巨兽来说微不足道,可对于他们这些渺小的“蝼蚁”而言,那一点蕴含了氧气的空间,已经足够维持生命。
    封绍没有逞强,微微点了点头,等几个队友脱去保暖的衣物,尽可能减轻负重,又往脸上戴好防毒面罩之后,方才卸力,将祝真紧紧揽在怀里。
    不多时,饱受蹂躏的胶囊自中间破裂,宣告报废,一行人先后跌进浓稠的血肉里。
    这怪兽大概很不喜欢喝水,食谱以人体组织、面条、水饺和米饭为主,这会儿所有的食材经过消化后充分混合在一起,形成具有极大黏附力的胶质。
    祝真下半身陷在食糜里,胸口以上浮在表面,被黏稠物推挤得喘不过气,拼命深呼吸时,鼻腔里又涌进一大股混合了浓烈血腥味和酸臭味的可怕气体,难受得快要哭出声。
    其他几个人的情形,也没有好多少。
    杨玄明运气比较寸,下落的时候身体失衡,一脑袋扎进去,险些当场“壮烈”,被苏瑛拔萝卜似的揪着腰用力薅出来,顶着不断往下滴落黏液的头发,把隔夜饭都吐了个干净。
    苏瑛精致大美人的形象全无,端着比杨玄明好不了多少的行头,一脸嫌弃地往旁边挪了半米,见对方吐完从背包里摸出瓶矿泉水,不急着给自己漱口,反而有些笨拙地递到她面前,嘶哑着嗓子问:“喝吗?”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微微红了红。
    五个人几乎没有自由行动的能力,大半个身体卡在血泥里,在迟滞的流速推动下一点点往前移动,就连最基本的摆动双手、转头的动作,在这种情形下都变得极为困难,无形之中消耗了大量体力。
    封绍克服巨大的阻力,游到祝真身边,自水下揽住她的腰往上带了带,好让她不至于太过辛苦。
    祝真回过头看他,小麦色的脸上沾了不少灰尘和陈旧的血迹,绝对称不上养眼,可那双永远满蓄温柔的眼眸,却给了她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苏瑛和杨玄明挨得近,她一边分神关注着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避免一个不小心,对方倒栽葱淹死在这恶心场所,一边忍不住吐槽:“你他妈能不能跟紧点儿?自己看着点路!”
    偶然间回头,撞见热忱又直白的目光时,她忽然卡了壳。
    “干……干嘛这么看我?怪瘆人的。”苏瑛稳了稳心神,用不耐烦的态度掩盖内心的悸动。
    应该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她脾气爆,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对杨玄明尤其不客气,动辄问候对方祖宗十八代,上手揍人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
    他有什么理由喜欢她?总不可能是受虐狂吧?
    下意识找出十几条理由否定着这个猜测,可苏瑛却鬼使神差地想起在精神紊乱的那个末日,他为她讲解海洋纪录片时展露出的渊博知识、给她递纸巾擦眼泪时的慌乱神情,还有——
    轻轻抚过她小腹的、犹如带有魔法,令她自肚脐至腰身再到心口,都泛起难耐热意的手。
    思想变得奇怪起来。
    苏瑛欲盖弥彰地狠狠瞪了一眼杨玄明,骂道:“你给我老实点儿!别搞老娘!”
    “啊?”杨玄明一脸懵逼,不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什么,磕磕巴巴地解释了两句,不出意外地碰了一鼻子灰。
    艰难地维持着平衡,跟随肉泥移动到拐角处,每个人的脸上和身上都被汗水打湿,脸色因缺氧而闷得通红,出现了呼吸困难的迹象。
    苏瑛看见眼前的空间宽敞了些,肠壁上多了个褶皱,沟壑里挂着肥油和赘皮,空间不大不小,倒像是可以暂时栖身的样子,连忙推了推身边的杨玄明,道:“呆子,绳子还在你背包里吧?你先爬到上面,再把我们一个个拉上去,咱们休息会儿再往前走。”
    杨玄明立刻答应。
    他身形削瘦,体重很轻,在苏瑛和江天策的协助下,很快脱离液体,攀附在肉褶之上。
    封绍和祝真的动作慢一点,落在最后面,这会儿和他们有四五米的距离。
    带着祝真靠向同一侧,封绍艰难稳住二人的身体,呼吸也有些急促。
    整理打结的绳索时,杨玄明忽然听见江天策出声示警:“小心,你头顶好像有东西!”
    他抬起头,灯光照向上方,这才注意到一条长达两米的软体蠕虫紧紧贴在肠管上,前细后粗,通体呈现半透明的肉红色,正很有规律地一起一伏,啜吸着美味的血液。
    感知到光亮,怪虫不适地扭曲着身子,牙齿从肠壁中拔出,倒吊着勾下,扁圆形的脑袋上只有一个不规则的黑洞,不过几秒便锁定了他的位置,气势汹汹地压过来,转瞬便逼到面门。
    是寄生虫!
    杨玄明恐惧到极点,像只被卡住喉咙发不出叫声的瘟鸡,两手本能地扑腾几下,喉管毫无防备地暴露在怪虫的尖牙之下,眼看就要丧命。
    千钧一发之际,一对峨眉刺自脚下飞出,方向不同,一根自怪虫脑后而入,口囊钻出,溅了杨玄明一脸的血,另一根贯穿它的尾部,将肥硕的身躯彻底钉死在头顶。
    见怪虫痛苦挣扎,扭动的幅度很大,保险起见,苏瑛再度放出吞噬兽,拍了拍它的背,指指头顶:“宝贝儿,开饭啦!”
    “……”吞噬兽倒地装死,被主人狠踹了几脚,这才不情不愿地贴着肠壁往上爬,学怪虫一样倒挂,没什么胃口地一点点享用起“美味”大餐。
    手电筒的电量即将耗尽,灯光一闪一闪,苏瑛从背包里摸出个新的,推下开关,往拐过去的新通道晃了晃,脸上的浅笑立刻收回。
    无数只大大小小的蠕虫挤满了整个肠道,其中最小的一只,都比她方才解决掉的要大一圈。
    ————————
    亲人的检查结果出来了,情况不太好,接下来要做微创手术,所以这边的更新还是没办法稳定。
    我尽量保持日更,随写随发,但是也避免不了鸽掉的情况,介意的小可爱们可以先攒一攒文,非常抱歉。
    ρó18M.Vιρ(po18m.vip)

章节目录

沙盒游戏(无限流,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沙盒游戏(无限流,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