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老实地起床去洗漱。
    到公寓叶万鸿来开门,梁洁芸背对着他们在厨房准备年饭,以前下学,一回来就看见这样忙碌的背影。叶汀走在前,不知道在身后的曲一啸心中细微地触动了些许。
    初中的曲一啸就比梁洁芸高出小半个头,喜欢在完成功课后,在叶汀还趴在沙发上晃着腿看电视时,走到厨房拿起旁边待洗干净的菜,自然而然地说:“梁姨,我来帮你。”
    远隔那些日子的今天,他也这样做了,打破了相顾无言。
    梁洁芸身体僵了一瞬,定在原地没有回头,但骤然抓紧刀柄的手指暴露她掩藏在平静外表下的内心,她缓慢转过身来,看着面前成熟温润的男子,找到很多从前的影子。
    “嗯,好。”她只这样说。
    想起前两晚,叶万鸿语重心长打着商量:“如果是曲一啸那孩子,我放心。”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种种记忆飘摇,和十几年前不一样,曲一啸成了叶家真正有名分的家人,叶万鸿的话开了道口子,让梁洁芸满腔情绪化成一声叹息。
    头顶墙梁的浮雕皑皑白色,屋外窗檐是残剩的雪。
    临走前,梁洁芸把人送到门口,并且一反常态,让他们多回家看看。
    “好啊。”叶汀回首展颜,随之曲一啸也驻足,朝她微笑道:“梁姨,我能抱抱您么?刚见面的时候,我就想这么做了。”
    梁洁芸愣了愣,眼眶无端发热。
    她一生中最绝情冷漠的时光也许就是在逃避曲一啸的那个夏天了,再回头来看,她是真的被叶汀问到了,她应该是自责的,但自责被埋在固执的观念里。
    或许是因为叶万鸿的妥协,或许是被曲一啸轻轻拥住的这两秒,这些年的坚持就被打碎得稀里哗啦,回不来了。
    只有认输,认输也好。
    晚上两个人回公寓守岁,这个年意义非凡,是他们重逢后的第一个年。曲一啸在看春晚,叶汀突然欢欢喜喜从卧室里窜出来,惊喜问道:“你什么时候弄的。”
    他手里拿着一直被嫌厌不知如何处置的金丝玉,和原来有所不同的是,在款识“无篷”的另一侧边,新添了两个字。
    ——林泉。
    “你监考阅卷的那几天。”曲一啸问:“喜欢吗?”
    叶汀当然喜欢,爱不释手,看了又看,因为施乐带来的烦躁,全被“林泉”代替了,他扑进曲一啸怀里,骑在他身上:“我一直想问,之前你为什么不用林泉啊?”
    曲一啸顺势低眉亲他的额头,情深道:“这个名字,只为你用,你不在我就没用了,它不在我的刀下,在心里妥帖。”
    叶汀呼吸一窒,好像被说情话的曲一啸瞬间谋杀了,他问:“那无篷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无篷便无居,没有遮身之处。”曲一啸温润笑着:“不过,现在有了。”
    春晚里的小品引得观众哈哈大笑,叶汀嘴角微微上扬,不是因为小品,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深情,微红的唇瓣张合,说了一句话。
    这本该是一句曲一啸听不懂的法语,只有三个音节,婉转如流水,但福至心灵般,他觉得自己听懂了:“我知道。”
    我爱你。
    他们终于光明正大成为彼此爱人。
    爱人就是醒来的第一眼就能看见对方,然后赖在被窝里,等天大亮,等雪花湿窗,等他微颤睫毛,闭眼来吻。
    如是想着,曲一啸毫不犹豫吻了上去。
    亲吻在烟火灿烂中明亮。
    分开后,他们相视一笑,互道一句“新年快乐呀”,互相拥抱。
    曲一啸睁开眼,看向天上璀璨。
    他一生流浪,只为追随太阳。
    叶汀就是他的星火燎原,载予他满身金光。
    作者有话说:完结了。哎又完结一本。全文存稿真的太棒了,基本到点就发。文笔烂,逻辑也欠费,这样的我还是非常感谢大家一路陪伴和支持,以及包容和互动。如果我还写文,你们还看文,那就江湖见。拜~

章节目录

遗失星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排骨吃阿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排骨吃阿西并收藏遗失星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