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帆和梁应成远远走在前面,林酌的脚步慢下来,正打算打开手机查一下附近的商家,转头就看到叶闲拿着一串糖葫芦过来。
    “饿了吧?”叶闲伸手把糖葫芦递给他。
    糖色裹得晶莹剔透,颗颗饱满。
    林酌都不记得自己上次吃这个是什么时候了,伸手接过来,道:“这是小孩儿吃的吧。”
    叶闲若有其事地他一眼,笑道:“你不就是吗?”
    林酌:“我是你爸爸。”
    叶闲把手插进兜里:“你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林酌:“靠,你小声点儿。”
    看着唐帆和梁应成两个人在前面聊得正欢,林酌感觉自己的手忽然被人牵住。
    叶闲把人往身边拉了一下,两人的肩膀轻轻撞上,牵紧的手藏在两人中间,隐匿在夜色里。
    林酌咬了一口糖衣,突然问:“你……有没有很想考的学校?”
    叶闲沉默了一会儿,说:“A大吧。”
    林酌眨眨眼,慢慢化着嘴里的甜腻:“不过我以为你会想进Q大呢,不过两所学校也差不了太多,各有千秋。”
    “A大的物理系全国第一。”叶闲看着两人交织的身影,淡声道:“我知道你也是属于那里的。”
    林酌笑了笑:“你这么有信心?”
    他和叶闲因此结缘,小时候就是对手。虽然两人兜兜转转才在此相遇,但好在他们彼此的手都握的很紧,再也没有走散。
    那就彼此做个约定,永远都不要分开。
    叶闲勾了勾嘴角,修长的手指滑入林酌的指缝间,慢慢扣紧:“你不妨信我一次。”
    话音落,两人已经快走到了南庙的大门口。
    这时候来抢着烧第一坛香的人们已经开始逐渐散去,正门口的大香坛里已经满是一炷炷的香。
    叶闲今天穿了件深色卫衣,衬得人身形高而瘦,青少年独有的朝气中透着些孤冷淡薄,但每次他看自己的时候,目光就染上了温度。
    林酌停住脚步,扯了一下叶闲:“你说前几届的高考状元真来这儿烧过香吗?”
    叶闲本来想说不太可能,不过又一转念,说:“也许吧。”
    叶闲:“要试试吗。”
    林酌咯嘣一声咬碎嘴里的糖块,点点头。
    前阵子连着十几天的阴雨连绵,这几天总算放晴了起来,就算是夜晚,天幕也是清朗无云,明月高悬。
    周围人来人往,语声嘈杂,但林酌此刻似乎什么也听不到。
    他以前不相任何事物,包括他自己。
    但人是不是总该有些信仰,总该有一些虔诚。
    林酌双手合十,闭上眼。
    我不善言辞,希望你能听到我所有的话。
    我真的很喜欢你,没有与你错过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你是我眼里的晴空万里,也是我心中的惊涛骇浪。
    愿我与你鹏程万里,不有休时。
    正文完

章节目录

优等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梨子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梨子酒并收藏优等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