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罗山炮所说,冷羽心里倒是松了口气,黑子却有些担心,
    “这水温居然还会变化,你们说不会咱们下水的时候,水忽然变烫吧?”
    冷羽笑了笑,道:“黑子哥不必担心,水温的变化一般不会那么快,只要龙哥找到出口,咱们肯定能从这儿出去。”
    冷羽正说着,肥龙忽然从水里冒出来,梁温婉见状,急忙问道:
    “龙哥,找到出口了吗?”
    “他娘的,梁大小姐被你说着了,这里水温有点烫脚。”
    冷羽一听,立刻说道:
    “龙哥小心点儿,那儿很可能有热源,你别靠太近。”
    “知道!”
    肥龙说完,深吸一口气,又一头钻入了水中。
    不觉间,已经好几分钟过去了,肥龙却还没从水潭里冒出头来,梁温婉不无担心地说道:
    “龙哥怎么下去这么就,不会出什么事吧?”
    “别担心,龙哥水性极好,能够一个猛子游过黄河,这水潭难不倒他。”
    冷羽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免有些担心,虽说肥龙水性极好,但下去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些。
    李义武也觉得不对劲,对冷羽说道:
    “冷兄弟,要不我下去看看?”
    “还是我下去吧,你们在这儿……”
    冷羽话还没说完,只听“哗啦”一声水响,肥龙再度从水里钻了出来,看到他没事,众人心里都松了口气。
    肥龙擦拭了一把头上的水珠,对众人说道:
    “找到了,出口就在这下面。”
    “是出口吗?”冷羽连忙追问。
    “是出口,我游出去看了,外面天都已经黑了,漫天的星星。”
    “我说你怎么下水这么长时间,原来是都已经出去一趟了。”
    “龙哥,游出去要游多久?”
    冷羽问道。
    “一个直径一米的大洞,也就五六米深,不用游多久,你们只要使劲憋住一口气,准就能游出去。”
    肥龙说着,又道:
    “大家抓紧点吧,我他娘的怎么感觉这水温在上升呢。”
    听肥龙这么说,冷羽立刻蹲下身子,用手探了探水温,不由得心头一怔。
    就像肥龙说的,水温相比之前,确实升高了些许,倒是还不烫手,但如果继续等下去,水温很可能会升得更高。
    冷羽立刻对众人说道:“大家赶快下水吧,先离开这儿再说。”
    众人不敢继续停留,依次下水,在肥龙的引领下,往通往外界的大洞游去。
    为了保障众人的安全,冷羽是最后一个,他融合了龙魂,水性甚至比肥龙更好,在水下也能憋得更久,所以由他断后,最为适合。
    他刚下水游了没多远,便感觉水温已经有些发烫,他意识到时间紧迫,顾不得那么多,加快往前游去。谁知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脚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
    他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条足有成人手臂粗细的黑藤!
    那条黑藤仿若游蛇,正顺着他的小腿向上蔓延。
    是鬼藤!
    冷羽心头大惊。他万万没想到,这洞道内居然生长着鬼藤。
    他奋力挣扎,想要挣脱鬼藤的缠绕,但鬼藤却越缠越紧,根本无法挣脱。
    水温越来越热,冷羽甚至感觉皮肤有些发烫了,一时情急之下,冷羽顾不得那么多了,用手抓住缠住他腿脚的鬼藤,使出浑身的气力猛地一扯。
    足有成人手臂粗细的鬼藤竟被他生生扯断。
    他终于挣脱了鬼藤的缠绕,赶紧往外游去。
    众人终于游出了洞道。
    看到漫天星空,呼吸到无比清新的空气,众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由于担心火山爆发,众人顾不得休息,即刻离开了呼玛尔村。虽然天色已晚,但罗三炮对这一带地形十分熟悉,在他的带领下,一行人离开了呼玛尔窝集山。
    天快亮的时候,一行人回到了古塔村。这时候,原本外出躲避鬼子的村民们都回来了,罗山炮向众村民介绍了冷羽等人,并表示,他将要离开古塔村,跟随李义武一块去杀鬼子,为死去的村民们报仇,一些年轻的村民纷纷表示,愿意与他一同去杀鬼子。
    李义武与黑子当即决定,就留在这一带,联合附近山头的土匪,组建一支抗日队伍,与鬼子打游击。
    冷羽惦记着沈钰,翌日中午,便领着肥龙、梁温婉、墨子清以及滕泰等人离开了古塔村。罗山炮担心他们路上遇到土匪,遭到土匪刁难,给了冷羽一块木制的腰牌,并告诉他,这是通山令,虽说这一带活跃着好几支土匪武装,但各个山头之间,其实还是有一定的默契,只有拿着通山令,一般都会放他们过去。
    冷羽谢过罗山炮,告别李义武与黑子,一行人便踏上了回程。
    为了避开鬼子,五人路上耽误了不少行程,回到沈钰与冷义他们所待的那座小山村,已经是半个月后。
    见到冷羽安然归来,沈钰喜极而泣。
    一家三口总算是团聚了,只是玄冥恐怕此生是不能再见到了。
    也就在这时候,鬼子与东北军在热河爆发了战争。冷羽本想留在东北,抵抗日本侵略者,但冷义年纪尚小,而且他更喜欢救人,不喜欢杀人,在梁温婉的建议下,在与沈钰商量一番之后,冷羽决定,他们想办法先回到北平,然后就在北平城内开一间医馆,专门收治在战争中受伤的伤员。
    由于战争的缘故,前线已经完全戒严,想要突破鬼子的封锁线并非易事,冷羽不得不前往奉天城找莫大叔帮忙,想办法弄到了通行证,几经辗转,终于回到北平。
    ……
    一个月后,义医堂在北平城开张,就开在了玉缘阁的隔壁。由于义医堂免费收治战争伤员,得到了贾承志的大力支持,冷羽“妙手回春”的名号很快在北平城里传开了来。
    冷羽心里始终惦记着玄冥,找人打听玄冥的消息,但在之后很长时间,都没有人再见过龙,直至一年过后,辽宁营口发生了一起坠龙事件,由于报纸上刊登了坠龙照片,事件轰动全国,冷羽一开始还很担心,但在看过照片后,他心里放心了下来,因为照片上,根本不是一副龙的骨架。
    冷义看出冷羽的担心,一天他悄悄告诉冷羽,玄冥还活着,只是现在已经进入蛰伏状态,因为他与玄冥魂气相通,能够感应到玄冥,也许未来某一天,玄冥会苏醒,只是它苏醒过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什么样子。
    (全文完)

章节目录

九鼎秘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轩辕唐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轩辕唐唐并收藏九鼎秘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