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黄锦现在在家里,发生冲突之后她就直接回去了,另外她带来的两个法医队的成员是独自回来的,他们并不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显然这几个被他和龚维维带去的普通人,他们只是一个道具,并没有任何真正的用处。”
    “那你先盯着一下黄锦的情况,如果有异常的举动,你就立刻告诉我。”
    “好的。”
    挂了电话,我认真的想了想,还是决定过去黄锦家一趟。
    我迅速收拾一下,便出门开车直奔黄锦家住的小区。
    然而我却扑了个空,黄锦根本就不在家,家里空无一人,我施展了法术潜入他家里,就连之前那个孙茉莉都不见了。
    我估计她和龚维维交手,她伤得有些重,应该是隐藏到某个地方偷偷疗伤了。
    第2天下午3点,朱辰打电话说黄锦请了一早上的假,刚才才回到办公室来,她看起来特别虚弱,脸色很苍白,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的,同事问她怎么了,她只说身体不舒服。
    朱辰问我是否要过来见见她,我还是拒绝了,这个时候过去无异于就是打草惊蛇。
    我还是决定守株待兔静观其变。
    果然跟我所预料的一样,三天后凌生枫打来电话,说万俊友突然跟医院请了两个月的长假,说是需要好好的放松休息一下,之前做了太多的手术,医院神经一直保持高度的紧张,这样长期下去会出问题的,也是对自己的工作不负责,医院自然是批准了他。
    也就在他休假后,医院发现那个老人也不见了,或者说是不翼而飞。
    之前万俊友把老人的尸体带回来,确实利用他的邪术把老人救活了,但老人一直都在病房里没有醒过来,万俊友对外说他现在还在危险期,估计一个周之后才会苏醒,毕竟年纪大了,老人的家属还有医院这边都没有任何的疑惑。
    但现在老人跟着万俊友一同“消失”了。
    我心里沉甸甸的,万俊友已经觉察到危险了,所以开始跑路了。
    一天后他的得意门生龚维维也离开了医院,说是实习期已经满了,要回学校去,让医院打了证明就离开了,现在下落不明。
    万俊友他们的计划应该也准备的差不多了,他们现在逃跑是为了蛰伏一段时间,然后全面开始他们的恶毒计划。
    我问凌生枫王海棠现在的情况,他说她就一直乖乖的在他家里,而且她竟然还每天给凌生枫收拾家里,洗衣服做饭,一点也不像在我家的样子,她现在爱说爱笑,有时候还会跑到医院去探班,给凌生枫送饭,弄得凌生枫特别不好意思。
    听到这里我心里特别恐惧,我隐隐约约觉得有些可怕的事情可能会发生,我便提醒凌生枫一定要克制住自己的感情,说实话王海棠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
    我只能把所有的情况以及最坏的可能性告诉凌生枫,毕竟他是一个无辜的普通人,而王海棠我现在只能说用“隐藏的很深”来定位她这个角色。
    转眼间就到了刘子玉肉身可以出山洞的时间了,我回了一趟她的老家,从山洞里顺利地把她带了出来。
    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刘子玉抱着双臂低着头,站在我面前久久说不出话来。
    “现在我们先回去看看你的父母,叔叔阿姨这段时间特别的担心你,也很思念你,以后不要再做让他们担心的事情了,你要去那座城市发展,你可以把他们带过去偶尔住一段时间,记得一定要经常陪伴他们。”
    刘子玉没有说话,紧紧的咬着嘴唇。
    “你放心,他们以后也伤害不了你了,万俊友已经跑路了,至于其他的邪物也无法伤害到你,你通过这一个月的治疗休养,你本身已经形成了一层非常强大的保护层,能够抵抗住邪物的伤害,另外我会给你一张护身符,你带在身上,如果有高级恶魔邪物靠近你,我就会立刻感应到。”
    我把护身符交给她,她紧紧的握住,虽然一路上她都没有说话,但我知道她心里是明白的,她不会再执迷不悟下去了。
    从老家回来,晚上10点多我收到了刘子玉发来的微信,只有短短的一句话,“谢谢你救了我。”
    虽然非常简单,但这已经是最真诚的一句真心话了。
    8月一晃就过去了一个周,在这几天里我经历了一件特别狗血的事情,艾玲珑被那个高富帅男朋友甩了,她又去主动追求土耳其,土耳其不知道怎么办来问我,我劝他不要为了同情她而跟她在一起。
    土耳其最后也没答应她,现在艾玲珑也不理我,土耳其每天都显得有些消沉。
    感情这件事情,确实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驾驭的游刃有余的。
    8月23日是中秋节,今年的中秋比去年来得更早了一些,我独自坐在阳台看着又圆又亮的月亮,倍感孤独。
    今天晚上酒店那边本来有中秋节的派对,我在那边喝了几杯酒就过来了,我就想一个人呆着。
    时空错乱之前每个中秋节我都会跟家人或者朋友在一起,从来没有想过,其实人生当中会有一段旅程,是让自己真正觉得孤独的。
    手机突然响了,我浑身的血液一下子上涌,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出事了!刚才曼曼因为纵火被抓了。”
    “什么,纵火?”
    “对,她放火烧了钱思明的山庄,也不知道她哪里弄来那么多的燃料,整个山庄都火海一片,一共死了8个人,但并没有钱思明在其中,现在我们也联系不上钱思明,曼曼已经被拘留了,她这次可真的是死罪难免了。”
    我大脑顿时一片空白,我回想着之前曼曼跟我说的那些话,像是一种警告,又像是一种诀别,她跟钱思明之间到底有怎样的纠葛,她竟然做出了这样令人发指的事情。
    两天后,我和薛夏夏在拘留所里见到了曼曼,薛夏夏主动做她的辩护律师。
    曼曼看着我,目光特别的平静,她戴着手铐,但就像带着手镯一样,并没有让她增加任何的负罪感。
    “你终于来看我了,还带着你心爱的女人,那我现在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不,是告诉你们,我希望你们能够坚定地走下去。”
    我心里有种被荆棘扎了的感觉,难以言状的难受。
    “我那段时间离奇的失踪,其实我是被迫去了一个地方,叫做异界吧,我知道了一些事情,钱思明他其实是一个隐藏的很深的高级邪灵,至于他隶属于哪一个组织我也不知道,但是在他手里有一本特别重要的资料,资料上面写的都是你的情况,这样他就可以根据这些情况来做法对付你,也就是我之前一直跟他要的那本合同。”
    我心脏瞬间崩裂了,旁边的薛夏夏身子微微的颤抖起来。
    “所以你为了保护他,你就纵火要杀钱思明?”
    “对,我只有杀了他你才可以安全,因为我跟你说什么你都完全不相信,其实我就是冰雨,对,那个时空的冰雨,我们曾经相爱过。”
    说到这里,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从她的眼眶中冲了出来,但她依旧在微笑。
    “张悬,能够认识你并且爱上你是我最最幸福的事情,时空错乱的时候我死了,但我并不怪你,是我自己执意要跟着你过来的,我其实并没有那样的资格,说明我们没有缘分,现在我又转世过来了,我叫曼曼,我还是很爱你。”
    “你为什么不早说,早说的话我就放手,让你们在一起。”薛夏夏斯捂着嘴巴,伤心的哭了起来。
    “不,在以前他大概是爱过我,但那不是一种坚定的爱,只是一种两个人经常相处,所以才模模糊糊的喜爱吧,他真的是爱你的,你是一个好女人,你们在一起我是心服口服的,我什么都不说了,我死而无憾,我确实也没什么意义再活下去了,希望下一次转世我不要再做人了,做只猫做只狗,总之不要再有感情。”
    曼曼说着,示意警察将她带走,她不想再多说一句。
    我闭上眼睛,心里有莫大的痛苦滚动着,但很快就又清晰了,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无关爱情只是一种友谊,她现在以曼曼的身份活下来,对她自己而言确实没有意义,她也算是解脱了。
    曼曼,不,冰雨,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当时曼曼确定山庄里面有钱思明和另外几个人在,但是这场大火却并没有烧死钱思明,钱思明失踪了,很显然他已经逃跑了,毕竟他不是普通人。
    一天后的晚上,王海棠带着凌生枫消失了,她确实是一个非常恶毒的角色,我很后悔让凌生枫跟她在一起。
    我召唤出了游老,跟他老人家商量对策,他告诉我,他们所维护的阵法格局已经彻底稳固,那些突然消失的恶魔邪灵都已经逃往了另外一个时空,他召集了其他的驱魔人,在下个月初二一起赶赴那个时空做最后的决战。
    我主动请战,但游老说让我继续留在这里,如果他们全军覆没了,我要留在这里永远的战斗下去……
    游老把一把青铜短剑交给我,这是他用毕生的法力铸造的,法力很高强,可以一剑斩碎一个高级恶魔的灵魂。
    金秋九月,傍晚的山风特别凉爽,看着天边浪漫的晚霞,我和薛夏夏紧紧牵着对方的手,看着远处连绵不绝的山,心里涌动着无尽的温暖和感动。
    “师父他们首战告捷,应该很快就可以把那些恶魔全部肃清,到时候天下就太平了,你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薛夏夏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温柔的说着。
    “对,不过有你在我身边,无论什么样的情况我都能安心的入睡。”
    我俯下身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我不想告诉她,作为一个驱魔人永远都不可能安心的睡着,那个时空里游老他们在拼尽全力的奋战,我驻守在这里随时待命,这个世界的邪恶永远都不可能被铲除掉。
    但只要我们有坚定的信念,邪就永不压正……
    (大结局)

章节目录

阴司体验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情系半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系半生并收藏阴司体验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