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后。
    “本届百花奖最佳新人奖的获得主是——”电视机里,主持人拿着获奖名单的卡片,拉长了语调故作玄虚。
    “恭喜《时间与你都很美》的女主角纪媱!”
    一年一度的百花奖终于在第一个奖项颁出时,正式开幕了。
    “妈咪!是纪媱姨姨!”圆圆看着电视机里,纪媱登上舞台,激动的道。
    乔安安冲着圆圆一笑,还没开口说话,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都是微信。
    各种各样祝贺的信息,络绎不绝。
    乔安安再抬眸看过去的时候,只见纪媱从颁奖嘉宾的手里接过了奖杯,而那颁奖嘉宾……
    乔安安嘴角轻扯。
    正是赵鹏池。
    圆圆走到乔安安的跟前,小小的身子前倾趴在她的腿上,“妈咪,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啊?”
    乔安安给发来祝贺信息的人都回了信息,听到圆圆闷闷的声音,抬手捏了一下她的脸。
    “就快了,再等一下下。”
    “一下下是多久?干爹以前说过,妈咪的一下下就是半个小时起步。”
    乔安安嘴角抽搐了一下。
    费嘉许这都教了圆圆什么?
    从圆圆嘴里忽然听到费嘉许,她抿了抿唇,说起来,费嘉许离开后就一直都没有出现过。
    不,准确来说,有过一次。
    在她的婚礼上,送了一束捧花。
    “妈咪,外面好像下雪了。”
    圆圆侧头看向外面,飘下来的雪花并不多,淅淅沥沥的,她被吸引住了,跑到门外。
    “吼!”
    只见一抹雪白从台阶下缓缓地上来,圆圆侧头看向它,“咩咩!你看,下雪了!”
    咩咩却不以为然的顺着小主人的视线看了一眼,然后走到她的跟前,趴下来。
    今年的雪,来的有些迟了。
    乔安安站在门外,看着漫天雪花,嘴角轻动,睫羽颤了一下。
    距离那场火光冲天的车祸爆炸,已经过去半年了。
    她还活着。
    她醒来的时候,入目便是一片白,好像有一根针猛地扎入她的太阳穴,她来不及观察自己所在的地方,掀开被子就往外走。
    却不想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乔安安看着雪花飘落的场景,思绪被拉的很长。
    忽地,肩膀一沉。
    乔安安回过神来,将思绪也给拉了回来。
    “律北琰……下雪了。”
    律北琰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颔首。
    “爹地!”圆圆转头便看到了律北琰,迈开小短腿跑过来。
    律北琰弯身一把将她抱起来,“冷吗?”
    圆圆第一次看到真正意义上的雪,哪里顾得了冷不冷,摇了摇头,“不冷!”
    “爹地……”
    一声怯懦的“爹地”从身后传来。
    只见律博易走了出来,穿上了深蓝色的外套,看起来格外的可爱软糯。
    律北琰只是看了他一眼,淡淡的点头。
    律博易抿着唇。
    半年前,律北琰带着乔安安和圆圆回来了……律博易从律宅那边跑回来,看到的便是圆圆在律北琰的怀待着。
    律北琰给她讲故事。
    那是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律博易垂下睫羽,满心的失落。
    后来,律北琰把他叫到了书房,将一些关于律沛柔的事情给过滤掉,尽可能的剖析出美好的一面,解释了律博易跟他之间并不是亲父子关系。
    律博易还小,哪里听得懂。
    他当时就哭了,哭得很惨。
    乔安安跑进来便看到律博易几乎要哭得晕过去
    乔安安是母亲,哪里看得了小孩子哭成这样!
    她跟律北琰大吵了一架。
    律北琰甚至想着将律博易送到律宅再也不要回来……但乔安安不同意,她对律沛柔之间的仇恨,跟律博易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更不忍心!
    律北琰执意,乔安安更是不同意,两人从医院出来后,第一次爆发了冷战
    接连的一个多星期里,乔安安都把律北琰当空气,圆圆跟律博易也整天黏在一起……
    律北琰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同意将律博易留下来,但对于他的身世,他是绝不可能瞒着的,不是自己的孩子就不是自己的孩子。
    在身世上,没必要瞒着。
    他主动服了软,两人才缓了下来。
    乔安安上前,帮律博易整理了一下外套,“好像买的有点大了。”
    律博易看着乔安安,水灵的大眼扑闪扑闪的,“……没关系的,安安阿姨。”
    半年来,律博易很少回来凤鸣苑。
    尤其是乔安安和律北琰为了律博易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时,律博易主动回了律宅。
    这么久了,乔安安还是第一次听到律博易叫她。
    而称呼……
    却是阿姨。
    乔安安心里微微一抽疼,“易易,你叫我什么?”
    “……阿、阿姨。”
    “易易,看着我。”乔安安捧着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
    律博易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
    乔安安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心疼不已,每一次看见她忍不住怪律北琰一次。
    多好的一个宝宝……
    但乔安安又多少能够理解律北琰对律博易的感情。
    恨不起来,怨不了,但……也不能喜欢起来。
    可既然律博易已经被她留下来了,她就已经决定了从此以后她就是律博易的妈妈……
    不过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罢了。
    这有什么的。
    乔安安勾唇,“易易,你认真听我说。”
    律博易睫羽轻颤,像一把小扇子,听了乔安安的话,眼眸里尽是认真。
    “易易,从今天起,你不能再叫我阿姨。”
    “对不起……”律博易一听,瞳仁颤了颤。
    原来,连阿姨都不可以叫吗?
    他是个外人啊……
    律博易强忍着难受,声音哑哑的,低低的。
    乔安安听着,心里一抽一抽的疼。
    这是活得有多小心,多希望别人可以爱他才会这样……
    不过才两岁多,他却表现的比一般的孩子要更加早熟。
    乔安安低头在他的眉心上落下一吻,“易易……从今天起,你不能叫我阿姨,要叫我妈咪,就像圆圆那样。你跟她,都是我的孩子。”
    律博易后背猛地一僵。
    “叫一声,来听听。”
    “……妈咪?”律博易有些不确定的唤了一声。
    乔安安勾唇,正想要将他抱起来,却不想律北琰忽然弯身将律博易一把拎起来,一只手抱着圆圆,一只手抱着律博易。
    律博易彻底的愣住了。
    他……在爹地的怀里?
    乔安安看着,没想到律北琰会突然将律博易抱起来。
    但又看到他的那张沉沉的脸,霎然明白过了……
    这是个醋缸啊!
    “爹地,妈咪,我们可以去找爷爷奶奶了吗?”圆圆问,说着还拉住了律博易的手,“易易,我给你暖手。”
    律北琰侧头看向乔安安。
    乔安安凑到他边上,踮起脚在他耳边低语:“律大醋缸,我们可以走了吗?”
    “吼——”咩咩看了一眼他们,低吼了一声,好像是在附和乔安安说的话。
    而这场雪,停了。
    地面上一层薄薄的雪,甚至没有将整个地面覆盖,没有完全遮住凤鸣苑的风光。

章节目录

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布谷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布谷妗并收藏蛮宠萌妻:律少,过分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