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过后的战场上只剩下一个个坟包,还有一个个并排的简陋棺木留在这里。
    天空终于出现了耀眼的太阳,宁鸿轩身穿玄色铠甲看着战场。
    云谦脸色苍白,他轻叹说,“绮罗传来消息,南疆暴,动,欲要侵略郑国,如今郑国南边几乎要失守。”
    “好一个南疆,趁虚而入,倒是很会捡便宜。”
    宁鸿轩抚摸着腰间佩剑,“不过公孙珑应该会去南疆,倒是不用担心。”
    他先前已经暗中和公孙珑商谈过南疆的局势,她会用自己最后的时间逼退南疆,当年的红丝绕毒素会令他们闻风丧胆。
    “你们都伤的不轻,稍后都随我一同回京。”
    宁鸿轩实在是不希望江南的兄弟们就这么牺牲。
    云谦却笑着说,“哎呀,浮名本是身外物,我们倒是不在乎,战事结束了,我们便先行一步,温沉和付水南一定想回将江南好好睡一觉。”
    桓誉缓步而来:“他说的没错,将来若有战事,江南众人义不容辞。”
    宁鸿轩和两人抱了抱,目送他们江南的江湖汉子们笑嘻嘻的挥手告别,洒脱不羁的模样就如同那个江湖。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他轻轻地说了声,随后终于等来了郑国的使臣,他站在城墙上宣读了两国的停战书,以及余下百年不起烽烟,他不仅感叹那个少年,比郑归等人都要聪明许多,不过如今郑国应该已经百废待兴,他的目的也到达了。
    宁国将士们终于返程回京城。
    去的时候是浩浩荡荡的军队,回来的时候也是,只是多了长长的棺材队伍。
    如今的江南繁花似锦,气候宜人,胜利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江南。
    林若寒到了黄鹂的墓前,温沉同她葬在一起,付水南也葬在了附近,免得他寂寞。
    “他们……”
    苏清韵暗暗垂泪,战争必然会有牺牲,可当自己的亲人朋友牺牲时,她还是忍不住的心痛。
    “别哭啊,他们可是英雄,温沉救了皇上斩杀敌军将领,付水南斩杀了敌军军师,他们都是英雄。”
    桓誉此次也受伤不轻,他安慰了苏清韵两句后,就和云谦一起住在梅庄休养。
    苏清韵拜别了他们之后,就等到了京城来的马车接她回去。
    “苏姐姐,你要走啦,日后可要记着好好养胎,等你的小皇子出生了我一定去京城看你。”
    青青抓住她的手臂摇晃,“我一定会想你的。”
    林若寒将她拎到一边:“日后江南和京城有了鹿鸣酒庄,你还怕没有时间去?只怕是要日日往京城跑。”
    “我才不会,公子,我会一直跟着你。不管你去哪里都跟着你,你可不能赶我走。”
    青青小声的说着,林若寒将耳朵靠近问:“你在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大点声。”
    苏清韵瞧着两人,终是明白了青青是有了个好的归宿。
    桓誉将一把暖玉做的扇子放在她手里:“保重。”
    云谦送了一把笛子,还心疼了老半天。
    “反正现在的云雾醉山没有人,我以后就住在那儿,若是需要我们随时找我。”
    云谦微微一笑,宛如清风明月般。
    苏清韵笑着和众人告别,踏上了规程。
    一路上她都能听到称赞新皇的各种传言,有人说他力战百万敌军,还有人说他身边有许多能人帮助他,更有的说他就是老天选中的新皇,是天选之人,因为就连天都要按照他的意愿,要风有风,要雨有雨,更有甚者说,宁鸿轩可以万里取人首级。
    苏清韵听着这些话,心中的思念越发的强烈。
    她想听轩哥哥亲自说给她听。
    几日后,她抵达京城,先回到了相府和祁莺见面,祁莺已经一改先前的清冷,脸上也带了几分娇柔的神色,苏清韵拉着她的手调侃:“好妹妹,你的脸怎么红了?莫非是你的冷剑回来了?”
    绮罗在一旁掩嘴轻笑:“可不是么,冷剑怕她担心,先一步回来去了寒山古道,你要是再不回来,她就要跑了。”
    苏清韵也惊喜冷剑还活着,她急忙说:“那你快去找他啊,剩下的我来处理,妹妹,我知道你不愿意留在相府拘束,所以,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你只要记着,京城中还有你的家你的亲人,若是一天你累了,就和冷剑一起回来,相府的大门和皇宫的大门永远都为你们敞开。”
    “我记着了,那我走了。”
    祁莺对着苏相和崔氏拱手,登上马背,一甩马鞭,朝着江南而去。
    她的背影十分轻松,也十分潇洒,苏清韵瞧着绮罗,“绮罗,内学堂和一切可都拟定好了?”
    “自然,我还收了许多女太学生,将来的宁国,必然会无比强盛,不仅女子能从官,也能同男子一起上战场。”
    绮罗的眼中是对未来满满的憧憬,苏清韵和父母亲相见后便回到了宫中。
    不够一段时间不见,宫中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来来往往都是年轻的姑娘家,有人拿着书卷,有的背负着长剑,英气不凡。
    苏清韵仿佛能看到今后的宁国只会走向越来越好的方向,她相信,并期待着。
    “皇后娘娘,您既然回来了,就一定要好好休息,我会在你身边照顾,直到皇上回来。”
    绮罗担心她舟车劳顿,再加上御医说过,她的身子本就比较弱,一定要好好的保养,生出来的孩子才会聪明。
    苏清韵听完她这番话,惊讶不已,不够很快就想起来,绮罗还是个姑娘家,“等你日后有了喜欢的男子,就知道,为母则刚啊,为了孩子,我也会好好照顾自己。”
    若不是这样,她又怎么能安心在行宫等着。
    绮罗歪着头轻笑。
    得胜归来的大军终于回到京城,宁国的百姓们夹道相欢迎,口中高呼着天子万岁。
    苏清韵站在皇宫门口等着他,直到看到他的身影,瘦了,也凌厉了许多。
    宁鸿轩也看到了她,在战乱之中,他每每看到腰间的宝剑,就止不住的相思,如今他终于可以朝思暮想的挚爱执手,怦动的心带着紧迫的心情,相拥在一起。
    “韵儿,我回来了。”
    宁鸿轩这句话,让苏清韵红了眼眶,她轻轻地抚摸着男人脸上的伤疤,“夫君,欢迎回家。”
    泪水滑落,宁鸿轩心疼的摩挲着她的脸颊。
    “别哭了,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
    宁鸿轩改了国号为“永宁。”
    桓誉知道这件事后,懒洋洋的拎着酒壶和云谦一起祭拜亡故的好友,然后在梅花酒庄的花田中躺上一整天。
    没有了需要追踪的敌人,他们也不再过问世事。
    林若寒和青青形影不离,而祁莺和冷剑两人都是闲不住的,他们正如当初所说的,身负宝剑,牵着冷剑梳过毛的那匹马一起浪迹天涯。
    第二年初春,草长莺飞,皇宫中一阵慌乱,绮罗在门口走来走去比宁鸿轩还要着急。
    宁鸿轩无奈,这个姑娘家怎么总是盯着自己的皇后。
    寝殿中传出了清脆的哭声,宁鸿轩冲进去握住苏清韵的手,“韵儿,你受苦了。”
    “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绮罗将襁褓抱过来给他们看,笑眯眯的说:“是个粉雕玉琢的小皇子哦。”
    苏清韵靠在宁鸿轩怀中轻笑:“就叫“永安”吧。
    “听韵儿的……”
    宁鸿轩紧握住挚爱的手,目光缱绻温柔。
    唯愿今后的天下。
    永宁。
    永安。
    (完结)

章节目录

嫡女归来:王爷又作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婉出清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婉出清扬并收藏嫡女归来:王爷又作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