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你应该这样拿。”男人说着,近身上前握住了苏瑾的手,他为她纠正姿势,同时,又思量着告诉她,“就先教你写你的名字吧。”
    雄浑俊逸的两个大字出现在了宣纸上,苏瑾眼盯着那两个字,胸口处传来的心跳声几乎要将自己耳膜震裂,她想试探萧毅,试探这个,正在她身后握她手教她写字的男人。她的公公。
    回忆起这些时日来的相处,男人的种种体贴照顾,苏瑾实在是心不由身,诞生出了妄念。
    他该是对自己也有感觉的。苏瑾的直觉这样告诉她。
    仰起头,额头与男人的下巴只间隔出了一寸的距离,苏瑾伸出手,打着手势问萧毅:你的名字,怎么写?
    萧毅还未察觉自己现下与苏瑾的距离不对劲,见苏瑾问,便取来毛笔蘸了蘸墨水,随后在纸上写出他的名字。
    苏瑾看了,在萧毅收尾时便伸手从他手里抢过毛笔,接着再自己试着临摹他的字迹。苏瑾写的很慢,对比起萧毅,她就像个蹒跚学步的稚童,字体歪歪斜斜,拇指上还染上了墨,乌黑一片,浸在雪肤里。
    萧毅心里有点痒,就在刚刚,苏瑾的拇指挠过他掌心,在他失神之际又抢过了毛笔去写字。女孩不经意间的动作撩拨得萧毅思绪不宁,等他再低头看她,见到的,是她口咬着笔头微蹙着眉的模样:双颊因为鼓起了气而显得嘟囔囔,上唇与下唇的交界处,红艳似血,视线再往下,是那由于胸脯起伏而敞开了的衣领口。
    萧毅蓦地闭上了眼,看不到,偏偏他脑子里还在想。萧毅深知,那衣领口下,是一方小天地。欺霜赛雪的皮肤上,点缀着红梅,红梅翘立,艳极时,会溅染上诡谲的液体。那液体是欲望的象征,是他曾看过,努力想忘,却忘不掉的风景。
    再度睁眼时,萧毅看到的,便是苏瑾打着手势抱怨:好难。
    女孩抱怨完,把宣纸挪了挪,腾出空白地方继续练字,她拿笔不稳,写到快收尾时,许是眼睛下方泛起莫名的痒意,只见她伸手一擦,直接把自己给擦成了只小花猫。
    萧毅眼珠子在苏瑾脸上和手上转了一圈,他低笑出声,“写个字,倒把你折腾成这样了?”
    苏瑾偏过头,目光澄澈,一副懵懂无知状,萧毅遂扬起手,用指腹揉了揉苏瑾脸上的墨渍,这一揉,倒使苏瑾脸上更花了。
    萧毅见状,又笑了回,没过一会儿,男人注意到苏瑾脸上还洁净的地方有了绯意,他的笑意凝在嘴角,心头那股原只有叁分的痒意,忽而燃至了八分。
    萧毅拇指下移,指腹缓缓摩挲上苏瑾的唇畔,男人头低了下去,脸上表情带着僵硬,只那双眼,愈来愈幽深。
    苏瑾被萧毅的眼神震慑,唇不自主地张了开,接着便吞没了萧毅的拇指。萧毅顺势,用拇指撬开苏瑾的牙关,旋即,趁她诧异地仰头望他时,他彻底俯下身,覆上了她的唇。
    萧毅闭着眼亲苏瑾,有点自欺欺人的意思,不看,就不用知道,她现在对自己,是恼怒,还是厌憎。
    托着女孩下巴的手下滑,落在她腰上,萧毅亲苏瑾更甚,他搂她很紧,舌头更是扫过了她口中每一寸。苏瑾被亲得腿有些软,她没有料到,自己稍稍一试探,萧毅就成了这般,和往日的他,全然不像了。
    苏瑾手推着萧毅胸膛,她勉强发出了一丝呜咽声,一双柳叶眉蹙得更紧,要是能说话该多好?她真想告诉萧毅,换个地方亲吧,他把她这么压在桌子上,她的屁股,疼......
    男人自是不知苏瑾怎么想的,他感受到了苏瑾的挣扎,唇松开她,却是往下触到了她衣领口露出的部位,锁骨以下,胸乳之上。
    湿黏的吻在那羞人的地方徘徊着,苏瑾胸口起伏更甚,唇齿间有细微的呻吟泄出。腿间湿意渐起,须臾之后,胸口的茱萸被人含住,苏瑾猛地一颤,先是感受到下体的水浸湿了亵裤,接着仓惶低头,便发现萧毅竟不知何时解开了她的腰带,他将她衣领敞的更开,埋首在她胸前,显见的是对她那处极爱。
    苏瑾这具身子敏感至极,只被萧毅用这般浅薄的手段亵玩了一小会儿,她便快要丢了,口中呜咽声断断续续,嘤嘤啼鸣。
    萧毅知道自己怕是魔怔了,他的动作已是越发过火,可身下的女孩,在草草推拒了几回后,便是一副任之采撷的模样,她这般,叫他如何不疯?
    扯开座椅,坐好,再将被抵在桌前酥软着身体的女孩抱至腿上,半晌之后,萧毅才让自己强行冷静下来,在苏瑾逐渐平复的喘息声中,他抬起头看她。
    “为什么不推开我?”
    苏瑾不能言,只垂着眸看向萧毅现出凌乱的衣衫。
    萧毅抬起苏瑾的下巴,他迫使苏瑾目光与他对视,随后仔细辨别她的眼神,羞涩,彷徨,不安,什么都有,唯独没有他所预想的恼,厌。
    女孩对自己有好感,萧毅心里有晦涩的欢欣升腾,他的手慢慢贴在苏瑾后颈,脑袋下移,额头与苏瑾相抵,柔声问,“随我亲,喜欢我?”
    苏瑾目光闪烁,末了,她直接闭上了眼。
    萧毅的手从苏瑾后颈处上升,他五指分开,插进苏瑾发间,鼻梁贴上苏瑾脸颊,不顾自己也染上苏瑾脸上未褪的墨渍,唇侧过,附在苏瑾耳畔,“我该拿你怎么办?”
    “不好。”
    “我们,这样不好。”萧毅说着,目光投射在远处,蛰伏许久的哀伤从他眼里注入,他不能对不起轩子。
    轩子的父亲已经为了给他挡箭逝世,而他的母亲,又因得知亡夫消息在临产时大受刺激,紧跟着,也离开了他。
    萧毅越想,心中决断更是坚定,他已经害了轩子一家了,他欠他,太深。
    今天,是他做的一场瑰丽的梦,梦醒了,一切,也该回到原点。
    被萧毅这话刺激得眼帘猛一掀开的苏瑾,她怔怔然从萧毅腿上下来,站起身,直直地望着萧毅,同时急忙打着手势,问他,为什么?
    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他还想回到之前那样吗?能回去吗?苏瑾愈发不解,手势亦打得越来越快。
    萧毅回视,他瞳孔漆黑,目光深邃,苏瑾隐约看出他目光里的隐忍,挣扎,不舍,诸般复杂,最后,在门外萧轩突然而至的声音中,他站起来,途径苏瑾身旁,留给了她轻缈的一句“忘了吧”。
    “阿爹!陪我打雪仗!”
    “就知道记挂着玩?”
    “你们两个学字都好久了,我无聊啊。”
    “只能玩一会儿。”
    “欧耶,阿爹答应我去打雪仗啦!走走走,快走,我告诉你哦,阿爹,来这里,雪好多的。”
    父子两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远,苏瑾听在耳里,一边为自己系上腰带整理衣服,一边擦去眼角的一滴泪。
    整理完,在即将推门而出时,苏瑾脸上却是陡然漫开了一个笑,她想,忘了,萧毅,就算我忘了,你能忘吗?
    惯来守礼克制的你,今天能这样凶蛮地吻我,必是压抑了许久吧,所以这般经不起我的试探,所以猝然爆发。
    公爹啊......苏瑾的手攥着门把手,推开门后,望着雪地里那两个人,苏瑾默然,只在心里又想,萧毅、世俗......
    对抗世俗啊,萧毅......

章节目录

【快穿】情迷三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星光杳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光杳杳并收藏【快穿】情迷三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