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番话,沈月哭得更伤心了:“小莹,你是不是还在怪妈妈?妈妈不是故意的……”
    傅易拍了拍她的背,心疼地看着哭成了泪人的妻子,拿起纸巾给她擦了擦眼泪,这才抬头看向王朝露,语气生硬,为沈月不平:“小莹,你母亲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你,不过一场意外,让我们骨肉分离,你就记恨在心,一直不肯认她,像话吗?”
    王朝露笑了:“父母生育子女有抚养、保护的义务,等父母老了,子女有孝敬、赡养父母的义务。义务与权利是对等的,你们当年没尽到为人父母的责任,今天又何必要求我来承担身为子女的义务呢?况且,如今你们姓傅,我姓王,本就不是一家人,傅先生、傅太太还是请回吧。”
    “小莹,你还在怪我们,恨我们吗?是妈妈不好,那天要不是妈妈身体突然不舒服,也就不会……”沈月深深地忏悔,哭得伤心欲绝。
    王朝露觉得自己真是个冷血的人,看到这一幕,她心里竟然一点触动都没有,更别提难过了。她冷漠地看着沈月,眼神没丝毫的变化。
    将她的反应看在眼底,傅易心里很不舒服:“我们怎么会生你这样绝情的女儿。”
    “绝情?”江霍冷笑,“当初她被绑匪带走,你们当父母的在哪里?她被王德江带到A市,锁在房间里,灌她药的时候你们在哪里?她落水脑袋撞到石头上,受了伤却没人送她去医院,一个人绝望地等着你们去救她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你们找了个跟她长得像的女孩,告诉自己,那就是你们的女儿,然后搂着假女儿其乐融融,完全忘了她还在受苦。今天你们哪里的脸找她?”
    听闻王朝露受了那么多苦,沈月更受不了了,浑身直发抖,泣不成声:“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
    “当然是你不好,要不是你矫情,没有半点身为母亲的责任心,朝露会受这些苦吗?既然不是做父母的料,就别生孩子,别让孩子来这世上受罪。你要真的对朝露还有半点歉意,就走得远远的,永远别来打扰她。”江霍毫不留情地打击他们。这些话,他早想说了。
    王朝露轻轻拍了拍他的手,无动于衷地望着沈月和傅易:“这么多年,没有我,你们也过得好好的,而我,也平安长大了。以前怎么样,以后还是怎么样吧,不要再来找我了,也不要说你们有多爱我了。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对我的用心比得上江霍吗?”
    见三人无言,她继续道:“出事的时候,江霍才九岁,他还是个孩子。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没放弃过我,一直在找我。他才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也是我最重要的人,有他就足够了。你们来得太迟,我已经不需要你们了。”
    傅家人被她说得哑口无言,痛苦地望着她。他们清晰地认识到,他们已经彻底失去了这个女儿,这个妹妹。
    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王朝露收回了目光。
    恢复记忆后,她对父母也不是不失望的。在6岁被王家关在小屋子里的时候,她每天都在盼望,他们有一天会像天神一样从天而降,解救她,带她回家。
    可她等啊等,等了许久,盼了许久,直到脑袋上的伤自然结痂,记忆开始变得混乱模糊,有好多事都记不起来了,直到她忘了他们,他们还是没来。最终来的也不是他们,而是黄嫂和江霍。
    16年过去了,再多的爱和恨都消散了。她已经有了最重要的人,她想要的爱已经有人给她了。
    侧头朝江霍笑了笑,王朝露握着他的手,温柔地说:“走吧,我们收拾东西,我想跟你还有宝宝一起回家。”
    江霍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惊讶地望着她:“你……你都知道了?”
    王朝露看着这个紧张的新手爸爸,笑了:“你跟医生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还说已经订做好了婚纱,还说要去海岛举行婚礼,那可得抓紧,我可不想大着肚子穿婚纱,好难看的……”
    江霍温柔地扶着她,声音变得很轻很轻:“好,咱们这就出院回家,回我们的家!”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

章节目录

听说我是白月光替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红叶似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叶似火并收藏听说我是白月光替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