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的妻去监牢探他。
    他那时候才意识到他还有个妻子,已经成亲了四年的妻,上京来想法子救他的妻。
    他的妻告诉他,他长久念着的姑娘,已经成了亲,还嫁的极好。
    他在牢里整整傻了两天。
    在他四处寻找她的那四年里,他没有想过她成亲的可能。
    他对于未来的规划永远是:他寻到了她,接她回江宁,同她成亲,生儿育女,一辈子好好守护着她。
    然而他又清醒的知道,她已经虚岁十八的人,成亲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他从牢里出来,要回江宁那日,是他与她在京城见的第二面,也是最后一面。
    她含笑看他的表情,同看他的妻的表情,没有什么区别。
    没有太亲近,也没有太疏远。同他与她四年未见、今后也不会见的几近于路人的关系,十分相配。
    他那时终于意识到,在四年前,他被他阿爹哄骗着上船送货时起,他就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他的姑娘。
    失去了她的人,失去了她的心,失去了与她的过往和未来,失去了一切牵绊。
    后来在离京的路上,他大病了一场。
    数九寒天,途中常常是一望无际的荒野,是他的妻拼着命想法子寻郎中替他诊病,寻了柴草随时为他熬药,寻了一只五十两的银锭塞进他手里聊以慰藉。
    他那时将目光聚焦在她身上,他终于明白,过去四年,他没有拿她当妻子看待,她却坚定的将他当夫君对待。
    他于她,其实是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他和她回了江宁,举家回迁至北地。她跟着他义无反顾的远离了故乡,就像他当初义无反顾的四处寻芸娘一样。
    她和他,其实都是一样的人。
    此时夜黑的如同暗无天日的刑部大牢一样。
    他坐在书房里,没有点灯。
    他此前常常于夜晚,一个人在书房,一坐就坐到深夜,心里想着那个姑娘。
    如今他已极少那般想起一个人。
    书房外的脚步声时有时无,他知道那是他的妻,云娘,心中牵挂着他,却又放任着他,不愿勉强他。
    他站起身,最后一次往漆黑的书房里梭巡一回。
    黑漆漆的架子上,他能清楚的想到每一处都放着什么。
    都清理干净了,再没有一丝儿她的痕迹。儿时的一切,便当是一场梦吧。
    芸娘和云娘,到了他分清楚的时候了。

章节目录

我在古代卖内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七月初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月初九并收藏我在古代卖内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