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小宝更听不懂了:“我以后的太太就是妈妈吗?”
    “不是。”时贺敛了笑,严肃说,“她是我太太。”
    “不行,她也是我太太。”
    他语气冷了:“她是你妈,她是我老婆。”
    “才不是,她也是我老婆!”
    小屁孩几乎争哭了,时贺感到太无语,闭嘴不再跟他争。
    时小宝想到尚一教他捏的小人:“爸爸你捏的小人呢?尚叔叔说你跟妈妈在捏小人。”
    时贺一笑:“没有小人,我们家只有你一个小人。”
    他想起季桃进产房时的辛苦,无痛针对她没有太大作用,她疼得撕心裂肺,却忍着不想让产房外的他听到,最后咬破了嘴唇,指甲也掀翻断裂。她拼了命才生下这个大宝贝,他虽然时常跟儿子吃醋但却知道这是他们最珍贵的宝,也是他们爱情的结晶。那个昂起小脸娇羞地跟他说着“我想给你生个宝宝”的女人很爱他,他也愿意付出全部去保护她。
    生产之痛让她承受一次就够了,他不会再让她痛第二次。
    父子俩好像安静了,默契地看起望远镜里的星星和月亮。
    小人儿坐在他膝盖上问:“爸爸,美国好看吗?你住的房子有家里大吗?”
    “跟海市一样好看,爸爸住的房子很大,但没有咱们家里大。”他说这个家是最温馨的地方。
    小人儿甩着两条小短腿问他:“那我们家是全海市最大最好的家吗?”
    他忽然怔了下,远眺夜空与路灯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他笑了起来,想起幸福里小区那间很小很旧的出租屋。
    那时候一无所有,她一腔天真与满怀真心,昂着脸总元气满满给他打气。外界都说他把太太宠成一个长不大的二十岁少女,但只有他知道她善良可爱,也可以是温柔贤妻。如果他真的有一无所有那天,全世界不会放弃他的人只会是她一个。
    他说:“还有一个地方,也是我和妈妈的家。那个家不大,但是很温馨,很温暖。妈妈做的汤盐放得多,很咸,但喝到肚子里却让那个冬天都暖和起来了。那样的家,那样的日子……我终生怀念。”
    晚风温柔,宁静里季桃站在身后喊他:“老公,吃饭了。”
    日子是这样,是晚餐正热、爱人与孩子都在。是屋外繁华盛景与他无关,是关上门的温存厮守,是他们都期许的此刻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  桃子和时狗的故事到这里就全部完结了,霍宪的番外不打算写了,大家将他的美好保留在故事里吧。

章节目录

总裁他病得不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独我南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我南行并收藏总裁他病得不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