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燕朗刚溜达出去,就飞窜回来了,结结巴巴的道:“快,快出去,打起来了!”
    “谁打起来了。”夏娆看着睡得跟小猪似的的泓哥儿,和望着泓哥儿满眼好奇的楼子溪跟小贝,笑着问。
    燕朗一拍大腿,道:“还能有谁,我三哥跟凌北墨那厮啊!”
    夏娆眼睛一眨,他们怎么撞一块儿了。
    夏娆心道不好,也顾不上泓哥儿,提步就随燕朗跑了出去。
    他们来时,云绍正吩咐着摆上好酒好菜招待这二位贵客。
    夏娆也想拍大腿,你傻呀,招待他们,他们不拆了你的碧云山庄才怪!
    但夏娆才来,就发现这二位并不是燕朗所说的那种真刀真枪的打,而是对坐在一起,下起了棋。
    好嘛,文人的打法。
    “娆儿,宫里最近新到了一些药材,听闻是百年难见的血灵芝……”
    凌北墨率先开口。
    燕诀却是得意的下巴一挑:“爱妃,我们的小皇子现在睡下吗?”
    夏娆脸上挂着三条黑线,爱妃,怎么没见你在宫里这样喊过我!
    不过分寸夏娆还是知道的,凌北墨越是放不下,她就越不能给他希望。
    “皇上。”
    “嗯?”二人齐齐应答。
    云绍笑起来,上前道:“二位皇上可要入庄休息?”
    “他不必了。”燕诀起身,看向凌北墨:“若是我没猜错,前段时间逃至西北的李柏,就要起事了。”
    凌北墨看着面前到底是棋差一招的棋盘,放下手里的白子,看向只是与燕诀一个对视,都充满了自由和幸福的夏娆,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慢了燕诀一步。
    “没错,我要离开了。”凌北墨看向夏娆,浅笑。
    夏娆没有躲避他的眼神,只轻声道:“望君珍重。”
    凌北墨深深望着她,她就像是刻在他心上的阳光,恐怕这一世,也无法抹去。
    只等凌北墨离开,夏娆才想悄悄的溜走,谁知燕诀长臂一揽,便将她紧紧扣在了怀里,睨着她冷冷问:“爱妃要去哪儿?”
    “去一个自由的地方。”
    “朕的后宫?”燕诀问。
    夏娆没好气瞪他,燕诀才终于浮起些许笑意,道:“你要游历这河川,朕便随你一起去游历;你要体验这世间人情,朕便陪你一起体验,娆儿,你别离开。”
    夏娆瞧着后头竖着耳朵一脸好学生模样的云绍和燕朗,耳根微热,只踮起脚尖,在燕诀耳旁轻声道:“有你在的地方,便是自由。”
    远处,挤在一处的阿蛮迎春和小贝,看向楼子溪,见她笑得动人,不解的问:“楼小姐,你难道听到她们说什么吗?”
    “没有。”
    “那你为何笑?”
    “因为我看到了她们的模样。”楼子溪眼底泛着希望的光,亦如此时正冉冉升起的初阳:“是幸福的模样。”
    爱如繁星动人,如阳光璀璨,楼子溪想,接下来的日子,都会如这晴空万里,美不胜收。
    (完)

章节目录

第一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商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商璃并收藏第一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