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阮未夏有很多瞒着席敬的事。关于她的过去,家庭,很多都没有坦白。
    和那些热恋时恨不得把对方陈年老照片都翻个遍的人不一样,席敬再喜欢她,也没有问过。就连婚礼上,nv方席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反而是席敬领着她见了一圈发小朋友,还带她去见爷爷和叔叔阿姨。
    “难过的话就忘记吧。”席敬微笑着r0u她的脑袋,小镇的yan光有些暗淡,似乎又要下雨:“想想我们待会做什么。”
    和他在一起,能有很多很多以后的、开心幸福的事。
    “你真好。”阮未夏钻进他的怀里,鼻子红红地蹭他:“我想洗澡睡觉。”
    草草在淋浴间洗了个热水澡,阮未夏躺进被窝,席敬放下了床周围红se的纱幔。
    旖旎轻柔间,席敬侧身躺着,替她掖好被角:“睡吧,要唱安眠曲哄你呢?”
    阮未夏忍俊不禁,哽在喉头的半声泣音愣是笑出泪来。
    “马上就要到夏天了。”她半眯着眼,听见席敬打开了空调,“夏天有绿豆汤喝,还有两毛钱一根的老冰棍,小学门口还会卖果酱刨冰。但我一点都不喜欢夏天,可讨厌可讨厌了。”
    席敬没说话,只是轻轻拍着她,安安静静地听。
    “我b我哥小十七岁。”阮未夏半张脸埋在被子里,“他b你都大。”
    席敬皱起眉。那个计划生育的年代突然生二胎,只能是意外。意外怀孕,或是意外失独。
    “听我妈说,她想打掉我,但没打成。生的那几天医院很闷不给开窗,说是还没到夏天,就给我取了这个名。”阮未夏笑了笑:“从小到大,同学们都说我名字很好听。可我一点也不喜欢……”
    席敬在被子里握住她的手。
    “我哥叫阮鑫斌,听我爸妈说他一路跳级,十五岁就考了大学。所以我从小读书不好,他们总骂我笨,亲戚说我呆头呆脑的,应该是被打胎药打傻了,我妈说当初就该全喝完打掉的。”阮未夏与他十指交握:“可我读书也很聪明了吧?好歹也是全国前十的学校呢。”
    “嗯。我的宝贝最聪明了。”席敬搂住她的腰,将她埋怀里磨蹭发顶:“就差聪明绝顶了。”
    阮未夏忍不住又笑了声。
    “我哥大二就失踪了,说是谈了恋ai,和nv朋友私奔。我读小学的时候回来的,他看上去一点也不聪明,会ch0u烟会喝酒,还满脸胡渣,只会叫我喂。可爸爸妈妈对他都好好,给他买牛n,还给他买新衣服新鞋子……”阮未夏扯席敬的衬衫扣子:“我都不敢要新衣服,因为我每次都考不到一百分,考到了他们也不给我买,总说我还不听话不够乖。”
    她现在都没有把家里衣柜填满。
    分明席敬给了她很多很好看的册子,告诉她喜欢的都可以试一试,家里很空,他也喜欢看。
    可她不敢。
    “我总是穿校服,很破很旧,哥哥回来后只能自己洗,也洗不g净。”阮未夏看向小楼的窗外,正对着静静流淌的河:“所以我每次都想快点跑回家,路上好多好玩的都不敢看,怕被同学笑话。”
    “我陪你看。”
    席敬亲吻她的额头,挑出一件浅白se的连衣裙给她穿上:“我真想牵着你的手上下学。”
    雷雨将至,路上没有多少人。夏日闷热cha0sh,阮未夏走在树下,一步步跨过从小走到大的路。
    偶尔有人侧目看她和席敬,她也不在乎了。
    席敬带她去超市买了绿豆沙。快落雨时,他们走到了镇上唯一的高中。
    “我有好几次忘记带伞,在校门口等雨停,可羡慕有男朋友的同学了。”阮未夏感慨道:“他们的男朋友会脱下校服外套顶在她们头上,宝贝似的搂她们走。我就没有,也等不到我爸妈。”
    这些都是过去的小心思、小遗憾。
    “淋雨不好。”席敬忽然在她头顶撑起一把伞,刚刚在超市随手买的,她只顾戳绿豆沙的x1管,完全没看见。
    席敬看了眼校园的围墙,忽然问:“你翻墙逃过课吗?”
    “没有,但听别人逃过……”阮未夏紧张又兴奋:“我……我想回学校看看。”
    ***
    ヽ( ̄▽ ̄)终于把珠珠加更追平啦。
    唔,待会12:00的加更可能没有了?如果10点有1800的话我就爬起来码字(x)
    透露一下准备中的下篇文。
    伪兄妹假金主真pa0友双暗恋的故事(标签这么多真的没问题吗?)んǎíτǎиɡsんǔщǔ.cOM

章节目录

初春微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紫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苏鱼并收藏初春微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