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源赫被摔了一个踉跄,平日文雅的脸上充满了狼狈。他站起身,整理好衣襟,把腿上的灰拍走。
    抬眼看向护在蔺满月面前的梁安学,这个男人宽肩窄臀,面若冠玉,眉眼狠戾。他沉思,总觉得这个男人眼熟的很,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看着蔺满月对梁安学流露出的亲近,心下了然。
    难怪她刚刚一点情面也不顾,竟是因为找了个小男朋友?他也没想把这事闹大,大家毕竟都是一个圈子,低头不见抬头见,真把蔺满月得罪了,自己也不好受。
    他对着蔺满月一笑,膈应她:“月儿,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可别又把你的小男朋友招来。”
    他这次回来是办事情的,现在他可没空和蔺满月玩三角恋。等他事情结束,再好好陪她玩玩。
    杜源赫推开包厢,一位身材妖娆的女子向他迎来,胸脯使劲往他身上蹭。看过了蔺满月,再看其他女人就不太得劲了。但他也没有拒绝,伸手抓了一把女人的奶子,调笑起来。
    包厢沙发正中有一位头发光秃的肥腻男人,一左一右分别搂着两个年轻姑娘。
    杜源赫眼里有些不屑,但仍温和开口:“邢局长,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进去看看?”
    油腻男人随口一答:“杜先生亲自开的口,我怎么能不好好安排一下?”
    杜源赫听出话中的意思,继续说:“这两个姑娘,您要是喜欢,今晚就送您房里,都是好好调教过的。”
    邢局长点头,这杜家老二倒是懂事:“等过几天吧。现在上头查得严。”
    邢局长也纳闷,不过一个杀人犯而已,杜先生居然让自己的亲儿子出面陪局,还送了不少礼给他。
    梁安学与蔺满月并肩走回包厢。空气凝滞,气氛很是沉默。
    蔺满月不知道梁安学什么时候来的,听到了多少。她面露赧颜,也理解梁安学为什么会生气。要是她撞见梁安学和女的私下见面,那女的说话还暧昧不清,她肯定早就气炸了。
    她有心哄他,牵住他的手,摇了摇,声音甜美:“包厢里面好闷,我现在不想进去,我只想和你两个人待着,好不好?”
    梁安学心脏像被人攥住一般疼痛。但仍拒绝不了蔺满月的要求,顺从的点了点头。
    梁安学出来找到她的时候,看见杜源赫堵住她路,不让她走,嘴里还一句没一句的调笑:“月儿,干嘛那么狠心?你忘记我们当初是怎么…”
    后面的话听不清楚,杜源赫几乎是贴住蔺满月的脸说的,当时立马她的脸红了个透,看似有些娇羞的推了一把杜源赫。
    梁安学忍不住,过去把杜源赫拽开。当时他只是担心蔺满月受委屈,现在解决了这事,他才开始慢慢思索。
    他们当初怎么样?他也曾和她这样亲密过吗?他们做过吗?
    他有些不敢想,垂眸凝视蔺满月。
    既然不敢想,不能问,那就亲自试一试。
    蔺满月拦住服务员问:“你们这还有房间吗?”
    蔺满月经常来声色,服务员认识她,带头领路:“蔺小姐,您常休息的那一间,我们都给您备着呢。”
    进了房间,服务员把门关好,安静离开。
    蔺满月拉着梁安学坐上沙发,双脚搭在他腿上,手环住他的脖子,整个人都窝进他怀里。
    察觉到梁安学态度有所软化,不像刚刚那样清冷,主动开口:“好想你。一个晚上都没和你亲热了。”
    梁安学把她往上抱了抱,吻住她嘟起的樱桃嘴,喃喃道:“现在补回来。”
    梁安学今天格外温柔,含住她的上唇,轻轻摩擦,再缓慢敲开她的牙齿,舌头划过她的上颚。
    蔺满月尝到他嘴里微苦的酒味,混合着他独有的清香,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上头。
    梁安学后仰,离开的时候唇边还勾出一缕口水相融连出的丝。
    他仔细端详蔺满月,她的唇被他蹂躏的满是水光,脸颊酡红,眸子水光潋滟,看着她裸露凹显的锁骨,低头咬了上去。
    她被咬的有些刺痛,娇嗔:“你轻点呀。”
    梁安学转而含住吮吸,留下了令人遐想的红印。
    他的手抚上她的大腿,触手是丝滑的浅色丝袜,他有些不满。
    他把蔺满月按住沙发中,身子挤进她双腿之间,俯下身,再次吻住她,带着情欲的声音蛊惑她:“可以吗?”
    蔺满月有些懵懂,她大概知道他在问什么,但是又好像不太清楚他在说什么。她只感觉到今天的梁安学好不一样。
    平日里他们亲热,最多也就是亲亲嘴,牵牵手。大多数都是自己主动得多。
    今天的梁安学很有压制力,他的语气虽然很温和,但是动作却很强硬。
    空气充斥着暧昧,房间回响着两人急促的喘气声。她望着梁安学满是欲色的瞳孔,点了点头。
    梁安学伸手到她背后,拉开裙子拉链,往下脱到她的腰处。没了衣服的遮掩,她突然感到寒冷,下意识想把衣服穿回来。
    一双修长的手止住了她的动作,俯下头,埋进她的双乳之间,低喃:“这样就不冷了。”
    的确不冷了,她浑身都滚烫起来。
    她双手扯住他微硬的短发,不敢低头看他。
    梁安学连她的内衣都没来得及解开,直接从里把她的浑圆捧出来,埋进去沟壑之中,深吸了一口气,全是她的奶香味。他有些克制不住,便大口的开始吞咽起来。
    他用舌头刮过她的乳尖,一只手捏住她另一边的嫩尖,来回捻动。蔺满月受不了他这样的孟浪,感觉似酸似软,花道里涌出一股暖流。
    下意识的想把腿心并拢,梁安学察觉到了她的反应。
    抬起头,她的乳上布满了晶莹的口水。他亲了亲她的眉心,又覆住她纤细的颈脖,手往下,隔着她的底裤,按了一下她的花核。
    蔺满月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欺负过,伸手向下握住他的手腕,声音甜腻:“安学,别这样。我有些害怕。”
    其实他早已看出她是第一次被人这样逗弄,他要的结果已经得到。
    他想停下动作,可是他做不到。
    他亲了亲她泛红的鼻头,安抚:“别怕。我温柔些。”
    也没等她的回应,手上使劲,把丝袜撕烂,终于抚摸上她的大腿。
    手下细腻柔滑的触感,激得他眼中布满血丝。
    滑进她的腿心,剥开底裤,手指往下一刮,带出一片滑腻的湿润。
    蔺满月忍不住低吟起来。
    他看着蔺满月,肤若胜雪,白里透红,红唇微张,里面流出娇魅的声音。
    他快要疯了。
    他顺着湿润探进她的花穴中,不敢用力,没进去多久,就触碰到一层膜壁。
    他保持着最后一丝的冷静,差不多了,该停下来了。
    他缓慢地抽出手,出来时碰到一团凸起的软肉,蔺满月突然呻吟,花穴涌出更多的黏液,花壁开始不规则收缩。
    蔺满月眼中全是水光,像似求饶,又像似在催促他继续。
    他俯首堵住她口中的呻吟,手下不停地快速磨蹭那团软肉。
    蔺满月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知道攀住梁安学的肩膀,把他的衣服攥出一道道褶皱,激烈的回应着梁安学的吻,身子不断向他靠近,臀部也跟着他手的动作,一起一伏。
    很快,小腹涌现剧烈酸软的感觉,她张着嘴拼命呼吸,眼睛闭起,眼皮颤抖,花壁里面急促抽搐,脑袋中闪过一丝白光。
    她睁开眼,望着伏在自己身上,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正和自己一起剧烈喘气的梁安学。
    她高潮了。
    蔺满月推开梁安学,身体蜷缩在一起。
    好羞耻啊。
    梁安学看见她红润的耳尖,明白她是害羞了。帮她把衣服穿好,又把撕得粉碎的丝袜丢进垃圾篓中,拿毛巾帮她擦拭干净身体。
    蔺满月想到他刚刚欺负自己,十分熟稔的样子,坐起身子,把沙发上的抱枕扔向他:“说,你是不是以前和很多女的这样过!”
    梁安学笑的温柔,哄她:“你是第一个。”
    蔺满月不信:“那你刚刚怎么那么熟练!”
    梁安学想要抱住她,却被她挡开:“因为在梦里面演练过很多次了。”
    蔺满月刚平复下的心,又开始不停乱撞。梁安学简直就是不露山水,披着羊皮的狼。
    蔺满月“哼”了一声,主动窝进他怀里,低声细语:“你也是我的第一个。”
    梁安学虽然已经试出答案,但是听到她这样承认,心中仿佛被巨浪掀起,俯首亲住她的发旋,满心欢喜。
    最后,他也不知道。
    到底是月亮为自己沉迷。
    还是他又再度被这月光所迷惑。

章节目录

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仙灵女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仙灵女巫并收藏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