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近黄昏,秋风萧瑟,天气微凉,陆陆续续有学生背着书包,怀抱练习册,成群结队的走出附高校门口。
    蔺满月穿着梁安学的外套,袖子长出一截,她抬起手,袖子一甩一甩的。秦佳莹跟在蔺满月的左侧,一个劲的凑近她,不停地说着学校里面的八卦趣事,蔺满月听的入迷。
    梁安学有些不满意秦佳莹这个电灯泡,把蔺满月往自己身边挪,帮她把摆动的袖子挽上去,又拉紧外套拉链,把她捂得严实。
    秦佳莹冲着梁安学翻白眼,这人怎么那么小气?平时上学霸占着蔺满月就算了,怎么放学了还屁颠颠的跟着她俩。
    她手肘戳了戳蔺满月的腰说:“明天晚上你别忘了啊。”
    梁安学抢先开口:“忘什么?”
    秦佳莹继续白眼:“班长,我没问你好吗?”
    蔺满月知道秦佳莹因为自己最近有些冷落她,心里面有些小脾气,安抚道:“我记着呢。你回归单身纪念日。”
    远处有辆黑色小轿车冲着秦佳莹按了喇叭,车窗伸出一个锡纸烫的大头,朱权催促道:“秦爹,您可快点吧。电影都他妈开场十分钟了,您还在这吃什么醋。”
    秦佳莹吼回去:“等着。没看到你爹和你妈在说话?”
    她提醒:“满月姐姐,你可别鸽我。你已经两个周末没陪过我了。”说完,她还故意瞥了一眼梁安学。
    蔺满月“嗯嗯”应着,把秦佳莹推上车。
    等黑色轿车走远了,她牵住梁安学的手:“走吧。你晚上想吃什么?今天天气吃火锅正合适。”
    梁安学抿唇不语。
    蔺满月还沉浸在待会儿要点什么火锅底料,梁安学不能吃辣,那就点个番茄锅底。
    梁安学没忍住,问出口:“你明天不陪我了吗?”
    蔺满月没听清,“啊”了一声,表示疑问。
    他以为她是故意装作没听见,闷声开口:“你明天结束了,我去接你。”
    蔺满月语调上扬,加倍疑问:“你不和我一起去?”
    梁安学怔住,低头凝望,眼神中透着欣喜:“我可以去吗?”
    “为什么不可以?我可没那金屋藏娇的爱好。”
    梁安学以为她纵使喜欢自己,也不会主动把自己介绍进她们的圈子。她的朋友和她一样家境富沃,大多数都瞧不上东楼的人,特别是他这样的优等生。他虽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是他怕她为难。
    蔺满月补充说道:“你放心好啦。明天那几个你都认识,朱权啊,小方啊,还有他女朋友小廖。”
    蔺满月踮起脚,摸摸他额前的碎发,他捉住她的柔夷,放在嘴边,轻啄一口。
    周六,不过六七点,天已经完全黑下来。
    梁安学倚在墙上,路灯把他的身影拉长。
    蔺满月本来早就打扮好,准备出门。但是秦佳莹非要要求她今晚必须和她一样,走性感路线。
    她只好换了露肩的红色短裙,又觉得天气有些冷,象征性的穿了一条打底的浅亮色丝袜。
    穿了丝袜,约等于穿了秋裤。
    她怕梁安学在外头等的久,连大衣都忘记拿,踩着小高跟,向他奔去。
    “安学!”
    梁安学听到她清脆婉转的声音,立马站起身。只看见一团娇小的红色东西,向自己奔来,把他撞了个满怀。
    蔺满月从他怀里仰起头,明眸皓齿,转了个圈,询问:“我今天怎么样?好看吗?”
    梁安学怔忪,她今天很好看。
    红色衬得她更加娇艳,香肩露出,肤如凝脂,领口虽是遮的严密,但是走近仔细一看,便能瞧见里面春光乍泄。
    他好想按着她亲。
    他眉头微皱,想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
    蔺满月止住他的动作:“不用,待会儿上车有暖气,包厢里面也有暖气。”
    把他拉上车,身子哆嗦一下,让司机把温度调高。整个人蜷缩进梁安学的怀里,双手从外套间穿过,扣住他坚实的腰:“这样就不冷啦。”
    朱权在包厢里,拼命抖腿,很是焦虑。他抓住秦佳莹的手问:“蔺妈真把梁安学带过来?她这次玩真的了?人家可是保送清华北大的。你说梁安学会不会嫌弃我们只知道吃喝玩乐,不务正业?”
    秦佳莹看他那怂样说:“瞧你那傻样。他是满月的男朋友,会对我们不满意?就算再不喜欢我们,也不会表现出来,他得顾着满月的面子。”虽然他经常对自己缠着蔺满月表示不满。
    朱权疯狂点头:“说的对!我们可是打小就认识的。不过既然是蔺妈的人,约等于我们的人。没想到我居然有了一个做学霸的朋友。以后谁再敢嘲笑我们的圈子,都没个文化人,老子一榔头就敲他。”
    秦佳莹无语,朱权戏好多。
    她也没有想到蔺满月会把梁安学带过来,今天的局都是发小。蔺满月是真动了心,要不然她不可以会在这种私密局,带一个外人进来。
    蔺满月和梁安学姗姗来迟,包厢里面除了他们,都已经到齐了。
    她先是开玩笑的赔了一个不是,又主动把梁安学介绍给大家。
    大家也不敢有所介意,既然蔺满月喜欢,他们爱屋及乌,也不会为难梁安学的。
    刚开始大家还有些局促,但是渐渐发现,他们说话扔出的包袱,梁安学总能接得上。而且梁安学性格很温和,和他相处起来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男生之间的交好总是很简单,大家窝在一块打个游戏,就开始和梁安学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梁安学带着他们吃了一把又一把的鸡,那些男生俨然忘记刚开始的拘谨,开始回归本性。朱权大声称赞:“梁哥,你也太猛了吧?你这学习好,连他妈打游戏都那么好。难怪能降服住蔺满月这匹野马。”
    蔺满月正在打牌,听到这话就不满意了,随手抓起桌上的牌就往朱权身上砸,又把自己的牌一推说:“我不打了。我去一趟卫生间。”
    蔺满月酒量不太好,刚刚因为来的迟,被罚多喝了两杯。本来梁安学已经接过她的酒杯,准备替她喝,但是朱权这个事儿精,开始挑事,非要她再喝两杯,她今天心情不错,懒得和朱权计较,一股脑又灌了两杯下肚。
    她在洗手间补了个妆,洗了手,拍拍自己绯红的脸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她从卫生间走出,低头整理裙摆,没注意,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她被撞得身子向后倾斜,一双宽厚的手伸出,堪堪将她拉住。
    她捂住撞疼的额头,一声熟悉的嗓音响起:“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蔺满月抬头,瞳孔充满了疑问,杜源赫怎么回国了?
    杜源赫也没想到自己回国第一天,就能碰见蔺满月,欣喜的说:“月儿,你怎么在这?”
    蔺满月反问:“我还想问你,什么时候回国了?”
    说起这杜源赫,他们两人还有些渊源。杜源赫是她的学长,比她大两届,两人还曾暧昧过一段时间。后来杜源赫高中毕业就出国了,就没再联系过了。
    杜源赫笑道:“刚回。”
    他仔细打量着蔺满月。一年多没见,她整个人都长开了,脸上的婴儿肥也消失不见了。以前的她的身材在同龄人里面,已经称得上不错,但仍带有少女的青涩。现在的她,身材更是傲人,大胸,细腰,翘臀,周身围绕妩媚诱人的气息。他早就看出蔺满月是个尤物。
    他心中有些懊悔,自己当时应该把蔺满月追到手以后,再出国的。她的身段再养几年,怕是要把男人的魂都勾走。
    杜源赫的大拇指在蔺满月光滑的肌肤上,来回抚摸,语气轻佻:“月儿,你过得怎么样?我出国后发给你的简讯,你怎么都不回?”
    蔺满月听出了他话里的暗示,心下厌恶,身体往后撤,抽出自己的手臂,转身要走。
    杜源赫哪里能轻易放过她,他现在对蔺满月又重新燃起了兴趣。
    他用高大的身体,挡住蔺满月的去路。
    她往右一步,他也跟着往右。来来回回几次以后,蔺满月没了耐心,质问:“你想干嘛?”
    杜源赫语气真诚:“我在国外每天都很想你,这次我特意为了你才回来的。”
    他前半句说的是实话,他在国外虽然换过很多女朋友,但是夜深时,他总会想起蔺满月。
    想她那娇纵,却不失分寸的脾气,还有她曾在樱花树下,安静等他下课时的样子。那段青葱的校园时光,是他回忆中最美好的时刻。他的确很喜欢过她。
    后半句他却是在撒谎,他这次回国完全是因为凑巧。
    蔺满月听着他那虚伪的表白,嗤之以鼻。
    这杜源赫以前也算得上是一个翩翩君子,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对他有过好感。怎么去国外待了一年多,还学会死缠烂打的伎俩,油腔滑调,嘴里没一句真话。
    杜源赫歪着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蔺满月看,眼神满是肮脏。
    突然杜源赫被一股大力拽开,左脚绊住右脚,向后重重地摔了一跤。
    蔺满月被人护到身后,她目之所及是梁安学宽厚,具有安全感的肩背。
    她放下防备,头抵住他的后背,双手往前搂住他的腰,语气委屈:“你怎么才来啊。”
    梁安学俯首,掌心包裹住她娇小的手,语气缓和:“对不起,下次我一定跟紧我的月亮。”
    蔺满月只听清楚了前半句的对不起,后半句梁安学声音低哑,说的有些含糊不清。她也没有细问,只是一心希望杜源赫能快点滚蛋儿。

章节目录

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仙灵女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仙灵女巫并收藏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