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满月象征性的跑了几家店,她从来不用保温杯,不太懂得水杯的牌子。随意挑了一款价格最贵,最热卖的款式给梁安学。
    隔天趁着梁安学去办公室拿作业时,悄悄把水杯放他抽屉里。
    等快上课的时候,梁安学往抽屉里拿出课本,手碰到了硬硬的纸壳,心下疑惑,随手拿了出来。他还以为又是哪个女生送给自己的礼物,也没仔细看纸盒上的内容,抬步向教室阳台的垃圾箱走去。从座位起身时,一张黄色的便利贴随着他的动作从纸盒上掉落在地。
    梁安学低头垂眸,上面的字迹他很熟悉。他总是一个人在家,模仿她的笔迹,在纸上写下一段段甜蜜的话语。假装这些情话,是蔺满月想要告诉自己的。
    他弯腰把地上写着“抱歉”的便利贴捡起来,握在手里,大拇指来回抚摸纸上的文字。
    沉思片刻,他抬眼望向蔺满月正在和秦佳莹嬉笑打闹的背影,眸子里铺满了翻滚着的滔天欲望和爱意。
    蔺满月和秦佳莹从超市买了两根冰棍解渴,刚到楼梯口就听见教室传来挪动桌椅的大声响。
    秦佳莹逮了一个之前坐她前座的何柳问:“这干嘛?大家搬书干嘛?学校倒闭了?”
    何柳是精英班里唯一一个不排斥她们的人,他甚至还喜欢和秦佳莹做朋友。因为只要秦佳莹在,他就不再是班里面的倒数第一了。
    何柳回答:“有你们西楼的人在,学校能倒闭?现在正换座位呢。白板上放着座位表呢,我刚看了一眼,咱们俩现在是同桌了。”
    秦佳莹急了,抓着何柳的手就问:“啥玩意儿?这东西不是自由民主的?你是我同桌,那满月呢?”
    何柳说:“我们这都是安排好的。满月和谁坐,我忘了,反正离你十万八千里。一个第一组,一个第四组。估计老班是故意把你俩调开。”
    秦佳莹作势要去找班主任理论,蔺满月拉住了秦佳莹,哄了她几句,她这才作罢。
    蔺满月是真怕她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她们爸妈要是知道了,指不定又要怎么合伙收拾她俩。不坐一起就不坐一起了,反正课间放学她们还是可以待一块。
    蔺满月帮秦佳莹搬好书,准备去找自己的座位。路过梁安学时,被他扣住手腕:“你坐我旁边。刚你不在,书我帮你搬好了。”
    蔺满月知道自己同桌居然是梁安学,整个人都惊住了。上次水杯事件以后,她特意打听过梁安学。老师眼中的模范生,同学口中的高岭之花。他怎么看都不像和自己是一个世界的人。上次他眼里的冷漠,她看得一清二楚。她也理解,西楼和东楼本来就是水火不容,她不讨梁安学喜欢是很正常的。
    所以她自从赔完水杯以后,就不再和梁安学有任何交集了。她心里明镜似得,精英班的人对自己和颜悦色,大多是因为自己家有钱有势,私底下估计和林珊珊,吴越一样,清高得不行,指不定有多瞧不起他们奢侈浑噩的生活。
    梁安学见蔺满月身体僵住了,没有任何动作。他突然有些焦急,他怕蔺满月不想和自己坐一起。如果蔺满月去找班主任提出换位置,班主任肯定会同意的。
    他扣住她手腕的手,转而往下,牵住她往自己身旁靠窗的位置里带。
    等坐下位置,蔺满月才反应过来,连忙对梁安学说了一声谢谢。
    她不想和优等生坐一起啊。她上课不专心,总喜欢玩手机,发呆转笔聊天,要是吵到他学习怎么办?万一他和班主任投诉怎么?班主任转头和爸妈打小报告怎么办?
    蔺满月越想越郁闷,整个人都变得拘束了起来。
    蔺满月的拘束大概就维持了一节课的时间,第二节课英语课的时候,她就开始游神了,她掏出手机开始回微信。她已经放弃了,爱打小报告就打小报告吧,爸妈就算知道了,惩罚了自己,也比让她憋着委屈自己得好。再说了,还能有什么惩罚比把她送进精英班更加可怕的?
    “咳咳”梁安学突然咳嗽一声,把蔺满月吓得够呛。她下意识仰着头看向梁安学,他正要拿起水杯喝口水润润喉。
    她这才注意到梁安学用了自己买给他的水杯,梁安学像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转头与她对视。
    蔺满月看着梁安学深黑色的眸子,瞳孔里围绕着一层散不开的浓雾。她心想,梁安学的确担得起附高梦中情人这个称号。
    梁安学把口里的水咽进去,喉结上下滚动一番,蔺满月跟着他的动作,下意识也咽了咽口水。
    “叮叮叮“下课铃响了。
    蔺满月陡然如梦初醒一般,倏然脸红,整个身子面向窗口,望着窗外的操场,不再看梁安学。
    她刚刚居然对着梁安学这张脸整个人都呆住了。回想起梁安学喝水时性感的喉结,她不自觉地抿了抿嘴。

章节目录

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仙灵女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仙灵女巫并收藏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