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寒站在原地,侧过头惊讶道:“段警官?什么时候醒的?头还疼吗?”
    他做了个伸手的姿势,要去测段天边额头的温度,被她退后一步躲开,江一寒像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顿在半空,疑惑地问,“怎么了,躲什么呢?”
    如果不是她十几分钟前亲眼看到,怕是真的会信了他这幅若无其事的样子。
    “手举起来。”
    段天边稳住因为发烧无力而有些发软的手腕,食指扣在扳机上,警告还想走过来的江一寒,“再乱动,我不介意先给你来一枪。”
    在这种地方中枪,除了死几乎没第二种可能。
    失血过多、伤口感染、又或者直接击中致命部位,这些都可能成为死因。
    于是江一寒配合地做出投降的手势,语气像因为小孩的无理撒娇而无奈妥协的大人,“段警官,小心你的枪,别走火了。”
    段天边用枪指了下手电筒,“放地上。”
    江一寒说“这么谨慎啊”,松手把手电筒扔在地上。
    光线晃了一下,手电的平面透镜磕到石头,段天边慢慢弯腰捡起来查看,好在这东西质量不错,没被一下扔坏。
    江一寒看着正对着他的,沾着泥和雨水的枪口,微微挑眉,“段警官,还不把枪挪开吗?背着你走了这么久,手很酸的。”
    没有得到回答,江一寒慢慢露出个微笑,“段警官,什么时候醒的呢?”
    段天边又说了声别动,他却往前走了一步,枪口一下抵住眉心。
    “让我猜猜。”他歪了下头,“该不会早就醒了,故意趴在我背上不出声吧。”
    段天边确实醒了有一段时间。
    她的记忆在陈虎说完“巨石”那里断掉,醒来发现自己正被什么人从地上拖起来,慢腾腾地架到背上。手电筒的光一扫而过时,段天边看见一张刚记住没多久的脸,半泡在浑浊的泥水里,眼睛紧闭着,分不出是死是活。
    是陈虎其中一个手下。
    大概已经确认过她晕死过去,江一寒没再试段天边,背着她径直往某个方向走。
    她没有出声,努力放松酸痛的身体,慢慢摸到放在口袋里没有被拿走的枪,在确定里面的子弹没有被卸掉后,借着手电的光线,想看江一寒要把她带到哪里,但一路上全是杂草、石头。
    没有指南针,她根本分辨不出五分钟前的路和五分钟后的路有什么区别。
    不合身的外套早就被雨淋透了,裹着雨衣一起,很不舒服地贴在身上,段天边听到自己低哑无力的声音,“陈虎呢?你也杀了他?”
    “也?”
    江一寒恍然叹了口气道:“段警官误会了,小老虎看我不顺眼,他手下的人总是动不动找茬,想找机会做了我,我怕他耽误事才干脆把他弄晕了,没杀他。”
    他想了想,很不负责地加了一句,“应该没死的。”
    段天边停顿几秒,很难从表情上看出她有没有信这些话,但这么拙劣的借口,撒谎敷衍到这个地步,想来江一寒也没打算要她信。
    他就站在离段天边一步远的地方,半张脸藏在手电照不到的阴影里,忽然笑意盈盈地问,“段警官是发现了吗?”
    他没有具体说发现了什么,但段天边却意会了,于是从口袋里扯出一条同样湿透了的手帕,没什么表情地扔进混着杂草的泥水里,平而直地叙述:“有股烟味。”
    是江一寒旁观了她被绑匪恐吓威胁后,大发善心递给她的,用来擦汗的手帕。
    江一寒轻轻“啊”了声,不知道是在惊讶她是这么早就发现了,还是在单纯地可惜这条手帕。
    在那个狭小逼囧的房间,段天边沉默地把手帕从脸上拿下来后,看着对她无奈,对她叹气,对她开玩笑又对她伸出手的江一寒,思考过无数次他这样骗自己的原因。
    立场不同,又或者被胁迫,有苦衷,总之应该不是故意的。
    直到看见苏源魔幻地出现在视频里,在场的人除了她之外都没有露出太多意外的神色时,段天边才短暂地明白了人不应该为别人的错误找理由。如果说苏源的欺骗是把她的骨头一寸寸敲碎,那江一寒的作弄就是在她所剩不多的尊严上又吐了口痰。
    他注视着段天边,看她被雨水打湿的睫毛,微笑着问:“段警官要杀了我吗?”
    段天边举着枪,没有说话。
    —
    提起A市最厉害的私人医院,莫过于坐落在市郊望东路的清玉医院。
    说厉害,不是他们招了多少妙手回春的医生,也不是他们的营销有多好,名声有多大,而是因为这家私立医院的背后出资人据说是某位在道上混的大佬,以至于在保密与安保这两个方面做得极好,医生护士也是花了大价钱特地从国内外各地请来,相比那些有名的大医院,很多富人甚至是明星只要做手术,往往都会优先选在这里。
    陈虎回到A市后,在病床上躺了快两天。
    胸口的伤和腿上厚重的石膏让他的行动变得很不方便,但只要想到徐章半小时前说的“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快断气了”,“还没醒”,“头儿一直在病房里没出来”,他便感到于心有愧,坐立难安。
    徐章委婉地劝他,说头儿这两天心情很差,不管是请罪还是道歉,最好都不要现在去。
    陈虎没有听,拄着拐杖一路走进医院的特殊区,周围安静得连鸟叫声都没有,偶尔碰见来去匆匆的护士问他需不需要帮忙,被他拒绝了。
    他松开拐杖略艰难地按了上行电梯,等到了五楼的会客厅,陈虎才发现沙发上坐着一排随时听候吩咐的,有些眼熟的护士医生,见到他,都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病房的门半敞开着,陈虎犹豫了一下,慢慢往门边走,等看到里面的场景,又脸色古怪地停了下来。
    *
    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章节目录

远在天边(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为H文而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为H文而生并收藏远在天边(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