喓喓生季顗(音“以”)时,有宫人声称看到产房的窗上有凤凰般的金光,闻到了馥郁的异香。
    卓来却知道,那是因为黑肩给一排枝灯蒙上了金丝编的灯罩,在豆炉里点了大量珍贵的龙脑香。见喓喓忍着阵痛,指挥黑肩为婴儿的降生营造异象,他不由得好笑,“圣哲君子不信这一套的。”
    喓喓却反驳,“世间有几个圣哲君子?只要村夫野老相信就好。”
    前一年的疫病中,仲殷染疫后,竟着人把伯商骗去府中探病,教哥哥也传上。两兄弟虽痊愈了,在卓来心中,却已当他们死了。
    是以,他格外盼望喓喓的孩子。
    伯商与仲殷的不肖,卓来都归咎于兕嬉氏的坏血。伯嬉自己就糊涂,生出的孩子能聪明到哪里去。最可怜青媛,换个靠谱的母亲,本不该夭折的。
    卓来幼时,兕强而樗弱。庄嬉嫁到樗来,满满大国之媛的傲气。她和异母兄兕侯暧昧不清,樗庄公也忍气吞声。八岁到十三岁,卓来在兕接受教育,实则形同质子,没少受舅氏的欺侮。
    正因为此,卓来从小到大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灭兕。如今,兕已成了樗版图内的一个都,他又有机会将兕嬉氏的坏血从樗储君的脉管里剔除,简直不要太快意。
    他将新生的季顗抱在怀中端详。   婴儿立刻用小手抓住他的胸襟,像是害怕会被他摔。才降生,就这么有心计,真是当国君的料。
    卓来去后,黑肩跪到卧席边,看喓喓给季顗喂奶。以为自己会讨厌他,结果却发现,居然有点儿喜欢。
    喓喓抬头对他笑,“还好是男孩。”
    黑肩道:“多生几个,总会有男孩。”
    “多生几个?”喓喓骇然。若不因为生子是必须,她一个也不想生。
    黑肩伸手,轻轻抚摸季顗头发浓密乌亮的小脑袋,“我们的人越多越好呀,虽然现在只有你、我、他。”
    下一篇《渰媛》。
    简介:
    渰水之滨,女亦为天子。
    小女侯:呃,被强奸已经够惨,好像还……怀……孕……了哎。。
    太傅:谁的孩子?
    音注:
    渰:音“眼”。
    以后中古的故事放在新周系列,先秦的故事放在诸夏系列。

章节目录

蘩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上官玛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官玛丽并收藏蘩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