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下旬,裕王谋反一事被朝臣揭发,齐王下令削了他的官爵,抄家,其家眷一律贬为庶人,流放郁山,终生不得返京。
    此时,几辆辆马车已经浩浩荡荡地驶向江南一带。
    六月,暑热难耐。街上新开了几家首饰铺子,生意极好。
    拐角处的巷子,一座素雅的宅子坐落其中。
    院子里栽了些栀子花,清香扑鼻。
    午后,日光正烈。魏栀折了几枝花,便热得浮起细汗。接过小勺的帕子随意擦了擦,她就朝着书房跑了过去。
    书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些,小姑娘侧着身要溜进去。
    结果缝开得太小,她刚跨了一步进去,门就被结实的小屁股不经意顶开了。
    “吱嘎——”
    书案前,齐景昭刚好将写好的信纸放到一旁,又顺手取了张白纸。
    魏栀走到书桌前,将手里的花插到花瓶里,拨弄几下。
    插好花,她见面前的男人仍专心致志地低头描画着,于是就屏住呼吸,踮起脚悄悄朝他身后走去。
    刚凑近了一些,她顺着齐景昭的手往下看——
    纸上画着一只白白胖胖的小耗子被卡在门缝里,憋得胡子都竖起来了,还紧紧抓着半颗果子不放。
    再一抬头,他已经放下笔,一把搂住了小姑娘。
    顺便捉住了她往自己腰上掐去的手。
    “如何?”
    齐景昭弯下腰,从背后将小姑娘整个纳入怀里,双臂紧紧环住了她的腰。
    语气轻快得意。
    魏栀被他这么一抱,刚要崛起的气势顿时弱了下来。
    “哪有这么胖呀……”
    小姑娘撅起嘴,不满地看着画纸。
    身后的人笑得胸口震动,含住了她的耳尖轻轻吮咬,环在她腰上的手慢慢往上,捏住了两团柔软的奶肉。
    他揉得很轻,薄唇贴上她的耳垂轻喃。
    “今天还涨吗?”
    “嗯,嗯……疼……”
    “一会回去再帮你揉揉。”
    “好呀……”
    这几日她总说奶子又涨又疼,也不知是何缘故,人也变得嗜睡。
    这才抱了一会儿,小姑娘就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抱着他的手打瞌睡,
    将人送回屋里休息后,齐景昭拄着拐走出来,将房门轻轻关上。
    他站在门口,将拐杖交给一旁的小刀,然后低头认真地掰起了手指。
    ……
    “……少爷?”
    他似乎反复数了几次,眉头紧皱,神色也越发紧张。
    连带着一旁的侍卫也傻傻地掰起手指,
    也不知算着什么。
    ……
    过会儿,齐景昭转头,对小刀说:
    “去把温大夫叫过来。”
    等小姑娘醒来时,已是傍晚。
    她撑着手坐起身,却看见齐景昭正坐在床边一动不动。
    暗黄的烛光摇曳,柔化了那清冷的眉眼。
    他低头盯着膝盖,不知想着什么,神色专注极了。
    衣摆上还沾了好些木屑。
    魏栀伸手去拉了拉他的袖子,没反应。
    “噗。”
    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抬起手扶了扶额,笑得有些难为情。
    “……”
    小姑娘倾身过去,抱住了他。
    软嫩的脸蛋压在齐景昭肩上。
    “哥哥。”她刚一开口,男人立刻收起了傻笑,握起拳头低低咳了几下。
    “有没有那里不舒服?”齐景昭侧过身,抱住魏栀的腰,低声问道。
    小姑娘趴在他怀里摇摇头。
    她还没醒过神,整个人懒洋洋地倚着他。
    过了一会,齐景昭将她扳直了身,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魏栀揉了揉眼睛,看到他摇着一只可爱的拨浪鼓,鼓面上画着几只圆滚滚的红柿子。
    清脆的鼓打声在耳边响起。
    小姑娘笑弯了眼睛
    她接过那只拨浪鼓摇了几下,另一只手就被齐景昭攥住了。
    他低头亲了亲她的手背,薄唇有些发颤。
    “嗯、痒呀……”
    小姑娘痒得忍不住缩了下手,却被他攥得更紧。
    不一会,魏栀就感到另一只手里被他塞了东西进来。
    她低头一看——
    一只更小的拨浪鼓躺在她的手心里,恰好只有掌心大小。
    齐景昭捧起她的手,将那只小拨浪鼓握紧了,泛红的眼睛温柔地望着魏栀。
    “栀栀,我们有孩子了。”
    ——全书完——

章节目录

风情月意(兄妹,甜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p异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p异想并收藏风情月意(兄妹,甜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