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怎么又在这儿站一排?”
    白清明端着咖啡杯从茶水间走回来,隔老远就看见精英组三人又在顾偕的办公室外排队站好。
    这个场景十分眼熟,眼熟到他的眼皮立刻跳了起来。
    鹿微微冷漠地瞥了他一眼,朝办公室里扬了扬下巴。
    走过玻璃走廊,站到顾偕办公室外,果不其然,朱砂背对着白清明,单手叉腰站在顾偕的办公
    桌前。办公室隔音甚好,听不到她的一个字,但从她的肢体语言上看,现在给她一根火柴,她
    能炸了地球。
    而顾偕端坐椅子中,手肘撑在桌面上,双手托着下巴,冷漠又安静,对朱砂的怒火照单全收。
    “又吵起来了?”白清明的脑海瞬间如视频倒放,飞速掠过这几天顾偕做了什么,除了Boss他
    老人家当了几天跟踪狂以外,他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儿吧:“怎么回事?”
    张霖道:“成桥股价跌到已经24了。”
    “原来是多少?”白清明问。
    “上个月末是108。”
    白清明倒吸了一口凉气。
    “成桥突然和海豚生鲜突然解约,投资者觉得这场闹剧影响了市场,对它信心下跌,虽然成桥
    拉到了鲜果篮的订单,但为拉单而拉单的代价是给了鲜果篮成本价,”鹤楚然乖巧认真地回答
    道,“每派出一辆运输车,成桥都要赔2.4圆。”
    “还有,今天上午赵凯源提起诉讼了,要求成桥赔偿他三个亿的损失。”鹿微微一脸生无可
    恋,“毕竟我们有宁天辉这种顶级大律师在,赢了,一分不用赔,输了,最多也就赔200万。”
    “但是给宁天辉的律师费至少一千万。”白清明自动接下了她没说出口的下半句话,又沉吟了
    一会儿问道,“这是朱小姐自己搬起来的石头,没必要发这么大火吧。”
    鹤楚然点头:“何况朱小姐不过是投资官,顾先生才是深蓝的负责人吧。”
    “小傻瓜,听没过‘你若折我姐妹翅膀,我定毁你整片天堂’吗?”张霖充满慈爱地摸了摸鹤
    楚然的头顶,“以后就知道了,朱小姐是个莫得感情的赚钱机器。”
    鹤楚然这个少年天才大概是被智商压住了身高,距离18岁生日不到半年,身高仍然不到一米
    六,站在一米八五的张霖身旁,只有挨欺负的份儿。
    他拂开张霖的手,拢了拢头发:“上次也只是冷战,这次怎么就爆发了?”
    “确实不正常,”鹿微微单手摸着下巴,“这几天我站朱小姐旁边总感觉她要爆炸。”
    张霖挑眉,无奈道:“女人嘛,总有几天特殊情况,理解理解。”
    鹿微微恶狠狠地瞪了张霖一眼,旋即对白清明说道:“你敢相信昨天Boss和向田渊去看赛马了
    吗?”
    白清明一瞬间顿悟,眼角止不住抽搐,脸色上神情变幻莫测。
    “向田渊看空木森联合,成桥最大的订单来自木森联合。”鹿微微顿了顿,“然后早上开盘,
    木森联合跌停了。”
    白清明:“呵呵。”
    他面对玻璃办公室的消音画面,心说这明明这哪是属下因为老板任性而控诉,分明老婆在又指
    责老公乱扔臭袜子。
    “搞不懂Boss在想什么,”精英组在门口站半天了,大老板和二老板的吵架画面对鹤楚然这样
    的新人还有点新鲜感,但张霖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我只能想到有肮脏的
    菊花交易。”
    鹿微微飞来一记眼刀:“你敢把这话当着Boss面再说一遍吗?”
    张霖理直气壮:“当然不敢!”
    白清明:“呵呵。”
    “‘呵呵’什么,你知道内幕?”
    白清明在鹿微微探究的目光中端着咖啡,坐回他安置在走廊上的秘书桌后,又“呵呵”了一
    声。
    “来了,来了!”
    张霖站直身体,胳膊肘捅了捅鹿微微。
    办公室玻璃门自动向两侧拉开,朱砂面色阴沉,站在的门口,冰冷的目光扫过精英组的每一张
    脸。
    “成桥把我们的收益率拉低了0.4%,不管是给它拉新订单,还是收购其他公司,明天上班
    前,给我解决办法。”
    三人乖巧点头,作鸟兽散。
    朱砂抬步穿过走廊,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她面色苍白,浑身大汗淋漓,连后背都洇湿了一片。
    白清明忽然开口:“朱小姐,您月经来了吗?”
    朱砂脚步一顿,没有回头,笔挺的后背似乎有些微颤。
    “我把体检安排到了下周一,反正医院是您的,哪怕凌晨三点您忙完工作,四点我也可以护送
    您去做检查。”
    “知道了。”
    木森联合是起初是一家木材公司,后来逐渐发展出家具公司、建筑公司等等。去年几部环保新
    法出台,木森联合首当其冲被波及,今年前两个季度的业绩报告非常不好,公司股价急剧下
    跌,趋向账面价值,而账面价值又多为现金,转型陷入了困境。
    在顾偕看来,木森联合是一家历史悠久的老牌公司,只在转型期内按照账面价值进行交易,过
    几个季度就能回阳。
    然而很多价值投资者回避投资这种公司,更多的是如秃鹫一样的看空者,想趁木森联合陷入低
    谷,做空一把。
    顾偕靠在座椅里,傍晚夕阳穿过玻璃窗,为他的侧脸堵上了一层恍然温柔的光晕。
    他的目光越过一体机屏幕,落在朱砂身上。
    朱砂正焦躁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一会儿的功夫喝了两大杯水,又站在空调出风口下大喘着
    气,手上还拿着文件不住煽风。
    顾偕滑了滑鼠标,在搜索栏里输入:物流运输公司。
    为向天渊看空木森联合背书,是为了得到向田渊的优昙雾兰。
    哪怕这盆优昙雾兰现在在土地管理局办公室里,顾偕也得为她补上成桥运输的漏洞……
    “小白!”
    内线电话里突然传出了朱砂的声音,白清明当即从秘书桌后站起身,转身奔向朱砂办公室。
    “朱小姐有什么吩咐?”
    朱砂指间夹着根烟,后腰靠在办公桌上,正站在出风口下。呼啸的冷风肆意吹乱长发,猛地看
    过去像走火入魔的周芷若。
    而室内冷风开到最低的19度,白清明不由寒毛倒竖。
    朱砂问:“我们伟大英明的顾先生,这几天有什么安排?”
    “我看看啊,”白清明在iPad屏幕上指指点点一会儿,抬头道,“没安排。”
    “果然是闲的。”
    相比年过古稀依然活跃在市场一线的巴菲特、和70岁才表示不再参与股市豪赌改奉行保守投资
    策略的索罗斯,顾偕更像37岁就半退休,后半生只以投资为乐的罗杰斯。
    “给他找点活儿干,别让他再找我麻烦。”
    朱砂咬牙切齿,太阳穴都因过度咬合显出一点弧度。
    自从豆沙湾爆炸事件解决以后,这几天里,顾偕像个狗皮膏药一样,她走到哪儿,他跟到哪
    儿。
    前天晚上,白清明查到好佳公司的首席财务官会去看大都会听歌剧,朱砂掐着中场休息的时间
    入场,希望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向他打听一下好佳的财务情况是否真如传言那样,资金周转不
    灵,银行拒绝贷款。
    然而,顾偕不请自来。三个人在休息区大眼瞪小眼沉默了半天,像警察闯入毒品交易的现场,
    还有种撞破奸夫偷情的尴尬。接下来,场面更加尴尬了,因为真正的老婆现身了,柏素素是
    《阿蒂拉》的爱好者,只要纽港上演,她场场不落。这位财务官仰慕柏女神已久,两人从中亚
    种族对剑的崇拜一直聊到匈人帝国的灭亡,最后变成了顾偕和两人一起坐进柏素素的顶级包
    厢,朱砂从回荡着公鸡被杀一样惨叫的歌剧院落荒而逃。
    昨天早上,从来不打高尔夫球的顾偕突然现身球场,朱砂的球友兼潜在合作者们,立刻凑上去
    恭维道“想不到偕神的高尔夫打得也这么好”“听说偕神近期有出海的打算?”“偕神怎么看
    绿光资本……”。她站在一旁,冷冷看着众人簇拥着偕神,手紧握球杆儿,恨不得一挥杆,先
    把顾偕的头打飞。
    今天中午,她和好时光食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约了顿午餐,打算和他谈一下成桥运输的优惠折
    扣,希望促成成桥与好时光的合作。
    没想到刚点完餐,她身旁的椅子蓦然被拉开,一尊黑面神无声地坐下来。
    她本来要以亲切友好的态度,和好时光谈下这笔订单,但顾偕没有一点自知之明,顶着一张冰
    块脸,往那儿一坐活脱脱像个人形空调,飕飕冒着凉风,对方只能嗯嗯啊啊敷衍了一通,肉眼
    可见地往下掉冷汗。
    她不能责怪这位执行官心理素质太弱,毕竟她刚认识顾偕的时候也害怕,甚至现在顾偕沉下
    脸,她心里也犯嘀咕。
    顾偕英俊的相貌中带着肃杀之气,那是与生俱来的压迫感和真正在刀尖上滚过的经历积累起来
    的独特气场。藏在西装之下的肌肉敛去了匪气和暴戾,但一举一动都从骨子带着强者的底气。
    那双冷漠的眉眼一抬,仿佛随时能从后腰掏出一把左轮手枪,活脱脱的西装暴徒。
    这几天,朱砂派出去的商业间谍邵俊一直联系她,似乎是柯蓝的实验有些重要消息,必须和她
    面谈。
    但朱砂在见面这件事上格外谨慎,两人在单线联络的情况下约了几次时间地点,每次都以邵俊
    突然爽约告终,她虽然心里窝着火,却无法过度责怪,毕竟这是间谍工作。
    这几天她本来就忙得四脚朝天,偏偏这时候顾偕还来添乱!
    “我听说‘一点炸鸡’的连锁店盈利不够,还不上母公司的帐还在开加盟店,”朱砂啪地点了
    根烟,“请偕神帮我查一查,是会计动手脚了,还是首席执行官隐瞒股东,有没有做空的机
    会。”
    “是是是。”
    “奔速公司向信用记录有污点的人发放汽车贷款,利率在18%左右,但这个数可能覆盖不了违
    约损失,而且奔速的股票不贵,交易价低于账面价值,请偕神定夺,我们是做空还是收购?收
    购的话,我们要不要增持流川银行的股份。”
    “好好好。”
    “还有多莉生物股价不太对,可能被敌意收购了,请他老人家去查查是谁在背后动手脚。”
    “行行行。”
    对面办公室里,顾偕仿佛若有所感般抬头,正好对上了朱砂冷冰冰的视线。
    朱砂迎着顾偕的目光,一步一步走到靠近走廊的落地窗前。
    顾偕始终盯着她,在等她动作,是举起手机让他接电话?还是招手让他过去?
    下一秒,唰啦一声,遮光帘从天而降,将顾偕的身影严严实实挡在了外面。
    ——眼不见心不烦。
    围观全程的白清明喉咙里挤出一丝笑意。
    “总之,给他找事儿干,把他给我支走!”
    朱砂转过身,单手掐着腰侧,一边大口抽烟,一边在办公室空地上走来走去。
    “我送他的咖啡园他还没去过呢吧,安排上!最好今晚就把他送到巴西摘咖啡豆去……还有那
    个什么无重力飞行怎么样了?这礼拜能不能搞出来?给实验室砸钱,让他们抓紧研究,赶紧送
    偕神上天……实在不行给我搞几片米氮平,吃一片让他睡上48个小时!”
    “米氮平吃多了伤脑……”白清明被朱砂晃得眼晕,却认真地在iPad上记录,“其实他只是有
    点患得患失……”
    说着,他一抬头,瞬间被朱砂恶狠狠的眼神吓得消音。
    “你是谁的秘书?”
    白清明眼睛一瞪,立地站好:“都安排上了!!!”
    朱砂吐出最后一口烟,停下脚步,将烟蒂在烟灰缸里狠狠碾灭。
    办公室忽然陷入沉默,朱砂侧腰靠在办公桌前,胸膛急剧起伏。她侧对着白清明,金光从旋转
    楼梯那侧的落地玻璃中穿梭而入,她的半张脸沐浴在夕阳光晕中,另外半边则隐没在昏暗中,
    眼底微微闪动着寒芒。
    白清明小心翼翼:“怎么了?朱小姐。”
    朱砂又从铁盒里抽出根烟,手指哆嗦着掰开打火机,啪地点燃。
    她深深吸了口烟,又吐出来,哑着声音说道:“去帮我买个东西。”——
    今晚后面还有一章。
    朱砂台词中出现的两个案例有原型,是波士顿炸鸡破产和瑞莱斯公司的贷款,并非原创,其他
    案子都是作者瞎编的。
    中国大陆没有对冲基金,本文是架空城市,之前一直回避货币单位,现在统一为“圆”,节日
    也做模糊处理,鬼节请当成“中元节”“万圣节”和“亡灵节”的综合体。
    虽然一直强调,本文不是无脑爽文,但是让大家感觉到“烧脑”依然是我身为作者的失误。
    《优昙雾兰》副本是一集美剧的量,信息度密集,商战剧情特别快。如果是国产剧,这个副本
    会磨磨蹭蹭演一个星期。
    第一次写网文,还不太适应网文的节奏,没意识到大家看连载没办法记住这么多信息,吸取教
    训,改一下叙事手段,第二卷不会再出现这么强情节商战了。
    但后文需要强事件做高潮段落时,我会提前在标明从哪章到哪章可以囤,并且争取日更万字,
    让大家一次看个爽。
    接下来要进入感情线了,我得让朱砂先在商战犯罪,才能把尹铎拉出来玩猫鼠游戏。
    “看不懂的人物的台词”,这个我以后也会少写潜台词和言外之意,尽量贴合读者的阅读习
    惯,直白一点。
    御宅剭栐久俻鼡站:Π2QQ。C⊙M

章节目录

名利场(剧情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鹿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葱并收藏名利场(剧情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