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真我一直觉得,需要作者不停跳出来解释情节、解释设定的文都是没有写好的文,出于某种暗戳戳的虚荣心理(……),我很不乐意干这种事儿。但是最近评论区发生了一些小小的插曲,在不涉及剧透的情况下,我认为本亲妈有必要为儿子女儿说两句话。
    首先是懿奴和如琢的关系。这是一篇古代文,虽然我架空了,但是大部分读者应该能看出来,背景参考的是盛唐。百花齐放、包容博大的盛唐。这是公主可以名正言顺参政的时代,这是面首、男宠可以被放到明面上讨论的时代,哪怕懿奴只是一个镇国尊封都没有的普通公主,如琢作为她的驸马,都要乖乖的把头低下去。天家就是天家,尊卑就是尊卑,君臣就是君臣,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中秋节事件当夜,惊魂未定、惶恐难安的懿奴试图从如琢这里得到一点温暖,她是怎么做的?“你弟到年纪了,我想办法给他开个后门,塞到我们国立第一大学读书吧?”她的思维逻辑一直都在君臣模式啊,我对你好、给你和你的家人权势荣宠→你要因此心怀感激,因此更爱我。她自己对此是毫无自觉的,这就跟饿了要吃东西一样,完全是条件反射;如琢当时忙着心疼她,也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
    然后再说这次矛盾的导火索,表妹事件。我看绝影的长评说,认为懿奴迁怒了,真的没有。如琢之前的那句“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让她把他视作了战友,她开始跟他坦诚自己的考虑和想法,试着将他接纳为太女政治集团的“自己人”,这种时候、这种时候如琢摆手说不用不用,我觉得你将来会倒台的,现在对我(和我的家人)太好我怕将来被你连累。换了谁能不炸毛啊???
    陈菩刚进宫那次我就说过,wuli懿奴算脾气很好的人了,陈菩要是敢对女皇说什么我不吃晚饭,你一个人吃吧,女皇能让他跪着伺候完一顿晚饭。这次也是,她再生气、再愤怒,有削他的权吗?有罚跪吗?有当众给他没脸或者关他禁闭吗?都、没、有!
    独居丽正殿三天,如琢什、么、都、没、做!!!
    我们站在上帝视角,知道如琢的犹豫和顾虑,认为他没有做错。可是这件事真的没有更好的处理方式了吗?表妹有爹有妈有兄弟,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表哥替她推辞恩赏了?太女记挂你表妹对身材不自信,可能不愿意在生人(宗女们)面前露面,特意请你写信回家问问,不是“我决定叫你表妹来京教书了,快谢恩吧”,他完全可以在信里暗示舅舅,告诉他这份工作可能有危险,自己并不赞成,然后由舅舅上书公文,先叩谢太女殿下的仁慈恩赏,我们远在江南都听说了您的善举和德行,只是不巧小女骑马摔断了腿/脸上突然长了很多青春痘/吃坏了嗓子暂时失声了,实在愧对您的厚爱。如果您有意寻找江南才女教导宗室女郎,我听说某地寡居待嫁的x氏才德非常出众,或者某某道观的oo真人本是名家之女,才学非常了得,附上她们的诗文作品,希望能为您所用。这才是为人臣子的态度好吗?
    如琢敢说那样的话,其实就是仗着太女喜欢他,潜意识里他觉得自己有能力替表妹扛下这件事。而在懿奴看来,“给你和你的家人权势→你更爱我”的逻辑居然行不通了?为什么?我都把你当成自己人了,你却不肯全心全意的回报我?还说我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她没当场对他做出实质性的惩罚,已经算是很好的涵养了。
    再再然后,说一说睡陈菩的事。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这一次懿奴没有拿陈菩和如琢比较,连想到如琢都没有,一开始她不要陈五侍寝的原因是“你上次太猛,弄得我有点怕”,而不是“如琢知道了会不高兴”。在太女的脑袋瓜里,“喜欢一个人”和“为他守身”之间是不存在任何因果关系的,不管是法理还是情理上,目前没有任何人能以任何理由要求她守身如玉。
    睡陈菩是个意外,忙完公事下意识的准备回承恩殿吃晚饭→走到半道想起来两人在吵架,可是这样回去又很没面子→整个后宫就两个人啊,不找他就只能找陈菩了→做了噩梦,吓坏了→压力爆发,睡了他。
    她不是故意说要报复如琢才去睡的陈菩,这整件事就是个意外!我总怕大家骂我闺女渣,所以给她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可其实她需要理由吗?她不能有生理需求吗?如琢(现阶段)让她伤心难过了,她不能去找别人求安慰吗?我最后再强调一遍,这是一篇古代文,女主是太女,在男女主心心相印之前女主不会为他守身如玉!!!!
    不要再ky了,接受设定就请好好的接受,不能接受请点叉!!!我是个超级玻璃心的人,开开心心做好大餐,下面却全是否定不满的声音,真的会很难受很难受!!!!

章节目录

皇太女起居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三缺嘤嘤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缺嘤嘤嘤并收藏皇太女起居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