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崎是半夜醒的,她睁开眼睛,用了五秒让大脑重新运转,又用了五秒思考她现在在哪儿。空气里到处都充满了黑濑桐生的味道,城崎把脸埋进枕头,狠狠x1了一口,霎时觉得全身都舒坦了。
    她转过身,被子的另一端睡着她深ai的人,她突然想起彩姐跟她说过的话——你见过他睡着之后的样子吗?城崎不禁支起上半身,借着窗外稀薄的光线,凝神朝黑濑的背影望去。
    黑濑桐生背对着她,蜷缩在床边缘的地方,和那张照片几乎一模一样,弓起的脊背弯出一个消瘦的弧度,就像胎儿还在母亲肚子里的姿势,曲起双腿,环抱住自己,看起来极度缺乏安全感,敏感脆弱地仿佛一碰即碎,让人心疼,也让人难受。
    莫利说,别看他平时好像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不在乎,其实他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完美,也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般强大。
    城崎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也总算知道了为什么他们都一再嘱咐她,一定不能伤害他,要好好珍惜他,不能让他受伤。
    “虽然你把小百合的父亲调去了那么远的地方,但也保住了他的饭碗,没让他失去这份工作不是么……”城崎从背后轻轻拥住黑濑,贴着他单薄的后背,如同自言自语般地低喃,“我知道,我一直知道,你的心太温柔了……”
    不管是上次带了套才在她身t里sjing,还是这一次s在了外面,城崎都能感受到他的温柔。
    黑濑在细节方面真的很无微不至,就像今天她在浴室累晕过去,黑濑趁她睡着的时候也帮她把头发擦g净了。
    “怎么办,你这么好,我发现我更喜欢你了。”城崎闭上眼,浅浅叹息,“其实我觉得你父亲让你转学并不是不相信你。你们是一家人,他一定b我更了解你,就是因为相信你,才不想让你和竹内那种人继续做同学。父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孩子啊。”
    “让你远离那些伤害你的人,是他们保护你的方式。”城崎摩挲着他的背,即使知道他听不见,也继续安抚道:“这样想,会不会感觉好很多?”
    黑暗中,黑濑的眼皮动了动。他的眼睛微眯着,没什么表情,深黑的瞳孔收敛了所有的情绪。
    “会长,如果我跟你告白,你会答应我吗?”城崎说着说着,困意又袭了上来,她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声音含糊道:“答应我吧,然后我们一辈子都不分开了……我会一心一意对你好……”,最后几个字的尾音消失在鼻息里,很快又沉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城崎一觉睡到自然醒,原以为跟别人一起睡会不习惯,没想到居然出奇地安心,踏踏实实睡了个好觉。
    而且一睁眼,喜欢的人就在眼前,这种感觉也让她x口盈满了幸福。
    城崎舒了口气,脸上挂着浅浅的笑,用指尖去描摹他的脸部轮廓。
    好像变淡了的眉毛,眉尾并不是很明显,城崎想象黑濑对着镜子画眉毛的样子,抿着嘴笑。嗯,再看看,眼角的泪痣是真的,就是太小了,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鼻梁好高啊,又直又挺,手指都能在上面滑滑梯。嘴唇……嘴唇……上嘴唇很薄,下嘴唇有点r0u。
    城崎的拇指眷恋地擦着他的下唇,心跳又不受控制地乱了起来,她凑过去亲了他一下,有点不过瘾,g脆把身子压过去,抱着脸啃。
    黑濑被她啃醒了,推了她一把,没睡醒的嗓音沙哑地说:“你是狗吗?”一大早被口水糊脸,黑濑皱着眉嫌弃。
    城崎眨了眨眼睛,两个小拳头抵着脸颊,无辜地叫了一声:“汪!”
    黑濑乐了,眉眼舒展,帅气的脸庞顿时熠熠生辉,看得城崎心神danyan。“去,别黏着我,热si了。”黑濑把被子扯开,翻身打算再睡个回笼觉,城崎嘻嘻哈哈扑过去闹他,活像调戏良家妇nv的地痞流氓,宝贝儿甜心地胡乱叫着,一双不安分的手更是在他身上m0来m0去,终于把黑濑惹恼了,掐着她的手腕就压了回去。
    “昨晚没喂饱是不是?”黑濑哗啦一声拉开床头柜,从里面抓出一把安全套撒在床上,冷哼道:“要不咱们试试,看是你先进医院,还是我的套先用完。”
    “那你的套肯定不够用。”城崎一把将人拽下来吻住,很快两个人就乱了呼x1,滚在一起也不知道谁先动了情,炙热的喘息此起彼伏。
    城崎没穿衣服,黑濑倒是穿了内k,x器y邦邦地顶着城崎的小腹,顶端已经冒出些许白浊,sh漉漉地包裹在薄薄的布料里,像是下一秒就要冲破束缚似的鼓胀着。
    他张嘴hanzhu城崎左边的r珠,用舌头打着圈t1an舐,另一只手m0到右边,拇指和食指灵活地r0ucu0小红豆,让它不断挺立,越来越y。
    城崎打了个激灵,身子骨立马su软下来,面se如火烧一般热气腾腾,声音不成调地低y,“嗯……唔……好难受……你快,快点……进来……”
    她下身的xia0x一张一合,嫣红的花瓣外已经有不少黏腻的ayee流出,黑濑r0u弄着那处软r0ut0ng了三根手指进去,模拟x1ngjia0ei的动作在sh热的甬道内ch0uchaa。
    城崎哪经得起黑濑这么挑逗,她的脚尖难耐地绷到了极致,咕叽咕叽的水流的更多了。城崎眼角泛出泪花,哀求又渴切地望着黑濑,“我错了我错了,你快进来……”
    “错哪儿了?”黑濑嘴上问得慢条斯理,笑容十分亲切,手上动作却丝毫没有懈怠,每每都往她最敏感的地方戳,拷问过程相当坏心眼。
    “不该……一大早就……闹你……”快感就像一直达不到顶峰的温度计,眼看着刻度节节攀升,可又在接近临界点时徘徊不前。每当黑濑的指腹重重擦过她的huaxin,那gu电流就从尾椎处直冲头顶,让所有辩驳的话都破碎成讨饶的嘤咛。
    “还有呢?”黑濑用空着手去捏她的脸蛋,r0ur0u的,手感还挺不错。
    还有?还有什么?城崎绞尽脑汁,呜呜地口齿不清道:“不该……没经过你允许,拿钥匙进你宿舍……”
    “不错,还有呢?”
    还有?!真没有了!城崎都要哭了,她感觉自己快要ga0cha0了,在黑濑根本没进入的情况下,光用手指就让她激动到不行。她想起黑濑平时穿校服,最上面的一颗扣子都扣得严严实实,不笑的时候给人一种淡淡的疏离感,在讲台上调整话筒的手指修长白净,禁yu地好像永远不会跟任何人发生肢t接触。
    但现在那只手就嵌在自己的身t里,变着角度旋转ch0u动,极尽取悦,拥有男神的心理快感使x道收缩地越来越厉害,手指蹭过内壁的刺激引得城崎阵阵ch0u搐,终于不受控制地在黑濑经验丰富的技巧下到达ga0cha0。
    城崎咬着手臂,抖得跟筛子似的,眼角的泪珠还挂在睫毛上,被黑濑轻柔地吻去。
    “以后还敢不敢说套不够用了?”黑濑挑眉,ch0u出手指,非常se情地把指间sh滑的粘ye抹在她的rujiang上。
    城崎认怂地摇头,m0到黑濑下身坚挺的地方,又贼心不si地问他:“会长你难不难受?要不再来一次?我没关系的……”
    黑濑啧了一声,捏她脸蛋的手用力扯了扯,“你是不是有x瘾?我怎么感觉你每次看到我都恨不得要我csi你。”
    “对别人没有,对你有。”城崎t1ant1an嘴唇,期待地看着他:“所以我能住下来吗?”
    黑濑笑得很无奈,他下了床,随便找了件衣服套上,“别做梦了,等会儿莫利来了钥匙老老实实还给他,你夜不归宿难道不怕室友说闲话吗?”
    城崎托着腮,盯着b例完美的身材,漫不经心道:“我哪有室友,我室友不是被你发配到冲绳去了么。”
    “哦。”黑濑差点忘了这件事,他想了想,回头对城崎说道:“那再给你安排个室友吧,我有一个非常好的人选,相信你也会很乐意的。”
    “谁?!”城崎一下子警觉了,她蹭地坐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他,“我不想要室友,我只想要你。”
    黑濑走到床边,拍拍她的脑袋,说了一句“再努力吧”,就去了浴室,留下一脸呆滞的城崎,冲着关上的浴室门哀嚎——
    “到底是谁啊!”
    (未完待续)
    akiii:会长虽然是白切黑,但你如果对他好,他也不会吝啬他的温柔。这是我最喜欢他的地方。↑Xǐáδsんцδ(小说).Uк↓

章节目录

今天,睡到会长了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Akii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Akiii并收藏今天,睡到会长了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