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与星松开手,没再遮挡,但是脸红得滴血,他掰开她的两片唇瓣,手指从上到下掠过她的尿道口和x口,抠挖一阵,把今天多次的ayee从她的甬道挤出来,最终把黏腻的tye糊在菊x。
    陈沉欣赏一会儿,最终还是用手掬着温水给她清理,甚至打上香波清洗。
    陈与星羞得满脸通红,夹紧两腿不让他这样,但最后还是被他分得大开。
    等他弄完,他便坐在一旁,把她挪近些,像是品尝jing心准备的美食,嘴唇吻过她的小腹,顺着向下,hanzhu了她的两个唇瓣,引起她的阵阵战栗。
    她从没在如此亮堂的地方,以如此近的距离看他这样。
    他的舌尖扫过每个褶皱,最后来到x口,把舌深了进去。
    陈与星伸手按住他的后脑,忍不住微微抬高,让他能深入的t1an舐。他的头发yy的,她两手r0u着他的发,在视觉和触觉得到极大的满足。
    陈沉吻完后便伸出手指送到她t内,两只手指做着x1ngjia0ei的动作,可是她觉得一点都不够,她捧着他的手,从t内拿出,放在唇边清理,唇舌掠过他的手指手心和手腕,顺着手臂的血管向上,直到衣物的阻拦。
    她真的忍不住想要看他的lu0t,去撕扯他的衬衣,等他的x肌lu0露出来便再也扯不动,浑身发软地贴到他的x口,去吻他的肌r0u纹理。
    如俸神祗。
    她一边吻一边解开他的扣子,腰带,她把他的长k拽下来,自己也跪在地上,给他用嘴纾解。
    “哥哥,我做的好吗?”她吻着他,抬头看他的眼睛。
    “你很好。”他抚m0着她的长发,夸奖她。
    她的yuwang也是g净的。纯粹的x1nyu让他又忍不住把东西放到她嘴里,一想到自己还没清洗,又赶紧拿出来。
    陈与星抱住他的腿,追着他的x器道:“没关系。”
    便将东西含在口中。
    他太大了,她自己含不进去,只能把嘴张到最大去容纳他,让他t0ng进她的喉咙。
    生理上的g呕让她不适,陈沉想把东西拉出她的口,她不允许,给他深喉了好几次,差点没把jingye嘬出来。
    她口完就转过身去邀请他进来,她也很想他,乖乖地趴在洗手台,pgu尽量翘到他方便的位置,以防他戳她的甬道。
    陈沉的纹身让他暂时不能洗澡,他m0了m0她水汪汪的yhu,把水抹在她圆润的pgu上,最后一拍。
    “去泡澡吧,给你接水了。”
    他不是嫌什么,只是怕她太累,他得清洗,留下一段时间让她泡一泡,也算休息。
    陈与星是想让他先c她的,这次破天荒的没有起身,撅着pgu蹭了他两下,希望他能明白她的意思。
    陈沉抚m0她的长发,轻轻笑了。
    “想要?”
    陈与星咬唇,对着宽大的镜子,她能看到自己的状态,还有他的身形。
    他肌r0u的轮廓太美,陈与星看镜子里的他就开始忍不住sh润起来。
    “哥…”她请求他。
    “弄到ga0cha0?”
    她艰难地点头,他便扶着她的腿窝,把她的膝盖放在浴巾上,让她的x口完全面对他,直直地挺了进去。
    在镜子前也能看到他进出的样子,他粗大的roubangc她白红的两片唇,里面小洞的粉r0u都被他翻了出来,随着他的ch0uchaa又送回x中。
    “你很美。”他这样说,抬高她的腿,让她更完整地看到他进出的始末,陈沉在她耳边低语,“能喷出水来吗?”
    她的脸红得滴血,窘迫地躲闪呢喃:“我不知道…哥,怎么才能?”
    他把手放在她的rouhe上,r0un1e给她看,“哥哥帮你。”
    他的手力道巧妙,yu仙yusi也不过如此,ch0uchaa的yjing更是不必说,总能找到她的敏感处,研磨顶撞,深浅都控制到极点。
    陈与星很快涌上一种奇妙的快感,她握紧他的手,夹着他战栗到ga0cha0,一gu热流喷涌而出,溅到了洗漱台和洗手池,甚至是镜子上。
    ga0cha0之后的羞耻真的让人无地自容,她扭过去贴在他怀里,一会儿也不愿意抬头,脖子以上都是红彤彤的。
    “羞成这样?”他垂头看她,觉得自己的小妹妹可ai到不行,把她抱紧了放在怀里,嘴唇去贴她的额头,等她抬起小脑袋看他,他就低下和她接吻。
    她嘴里总是有种小nv孩的味道,甜甜的n味儿,生涩地张开嘴让他进来掠夺,她的小腿自然而然地磨蹭他,享受着他的亲吻,等他松开,他又用低低的声音蛊惑她:“与与,什么时候开始ai哥哥的?”
    她已经一条腿迈进浴缸里,闻言立刻加快了速度,钻到水中坐下,把脸埋到了膝盖里。
    她怎么说,不能让他知道。
    她青春期开始就忍不住去收集他的衬衫,去抿他喝过的杯子,和他面对面吃饭,小脚都控制不住地去蹭他的腿。
    他不在的时候,她会趁着没人躺在他的被窝里,等她知道怎么纾解自己的q1ngyu,就在他床上ziwei。
    她陷入桃se朦胧的回忆,他又好奇地追问:“嗯?什么时候?”
    “我…”她脸红,还是道,“就,十四五岁,有些知道了。”
    他总觉得是她的x启蒙做的不好,才导致今天这个局面,但是木已成舟,他已经没法回去敲醒她。
    他起了玩心,跟她道:“看过片子,都是从那上面学的?”
    陈与星耳朵尖通红,小幅度的点头,可他不依不饶,在旁边擦拭身t都闲不下来地追问:“ziwei过么,宝宝?”
    陈与星抬不起头,一点反应都没给他,他还是要说:“想着谁?在哪?”
    她用眼角瞧他,整个人都成了红虾米,小声抗议:“哥哥!”
    “说,想着谁。”
    她不情愿地嘀咕道:“除了你还有谁。”
    陈与星的第一次春梦,是他把她给强j了。他对她一直很温柔宠ai,从没动粗,那晚的梦非常激烈,他打她,把她按在床上j1any1n,她醒来都觉得自己疯了。
    然后他就和x挂上了g,成了她最深处的yuwang。
    “喜欢哥哥哪里?”他的声音又响起来,像是甜蜜的酷刑,她伸出小手抚m0他的喉结,迷恋地看着他,他就明白了。
    “所以天天催着打电话。”陈沉坐在她身边,和她的话渐渐多了起来,“你知道在部队管得很严,大家休闲时间都在打游戏交朋友,只有我在和你聊天。”
    陈与星嘟嘟嘴:“对不起嘛!”
    他又凑过来,把他的猜测呈现给她,在她耳边低语:“晚上打电话,是为了什么,嗯?”
    她大声争辩:“我想你啊!”
    “老变态。”她嘟囔着,脸搭在他的的手上,声如蚊呐,“我好想你啊…”ㄨIáΘsんцΘ(尐讠兑).ひκの

章节目录

禁区沉沦(骨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山水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山水郎并收藏禁区沉沦(骨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