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主~萧督主~”福寿一边急跑一边喊前方老远的萧督主,前方的萧钰听到呼唤停下转身,等福寿跑到自己身前,弯着身一边喘一边陛陛陛个半天说不出句话来。
    “何事?”萧钰皱眉,福寿跑段路都喘成这样?
    “陛.....呼呼...陛下....吐血了。”福寿是萧钰安排给容曦做贴身太监的,武功也是受过纪钧提点自然不差,只是容曦吩咐要在萧钰出g0ng前必须追回,他只能拼了命地追至g0ng门来。
    “.....当真?”吐血?他吐个毛子血?
    “真的!真...呼呼.....已经唤太医了,请督主回……回毓池殿主持大局。”
    尽管萧钰心中是不信容曦吐血,可还是一撩衣袍飞身回毓池殿。
    福寿看他远去的身影终于顺过气来,向g0ng门的守卫招招手,让他过来。
    “福公公。”
    “你去一趟西街的醉闲楼,告诉大将军,今夜督主无法赴约。”
    “是。”
    毓池殿
    洛泉被抬出后安置在g0ng殿西侧闲置的小室中,一盘盘血水从里面搬出,邝露到时正远远地看见戚太医在拐角处往毓池殿赶。
    难道他真吐血了。
    一些眼尖的g0ngnv看到他立在殿门,捧着盘血水便跪下行礼,动作间竟然还有些发抖。
    “起来吧。”萧钰急步直往后殿去,路上还看到g0ngnv一盘盘血水从里面捧出来,步子便越发加急,“陛下。”一进后殿看到容曦侧躺在花梨榻上,背对着他。
    “陛下?”走近他,热池边的地毯有血迹,腥味甚浓。“陛下。”唤了几声容曦都没回过身来,萧钰直接过去抓住他肩膀把他掰过来。“陛下。”
    “督主,若晚些便见不着我了。”容曦顺着他的力回身抱住他,把脸埋进萧钰腰腹之中,动作之快,脸se之红润,中气之十足,哪里是吐过血的模样。
    那地上的血迹?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手掌用力托起容曦的下巴,b迫他仰头,“血哪来的。”
    “督主,是在担心我吗?”容曦抱住萧钰仰气头,委屈愤怒与杀意在他眸中翻滚,他甚至用的不是「朕」,而是「我」。
    “只是个g0ngnv,陛下若不喜,换了便是,何必伤人。”萧钰刚才进来便直奔容曦,眼尾扫到地上的血迹也没细看,如今冷静下来,便看到地上占有血迹的玉势。
    心下有些不是滋味,容曦用玉势此等y物把g0ngnv玩出血的事,怕不到明天便传遍整个京城,当今圣上残暴嗜血。
    “陛下若得个残暴嗜血的名声,还有哪家姑娘敢进g0ng。”
    “既然督主不想朕得这样的名声,又何必选个反贼之nv来。”
    反贼之nv?萧钰有些茫然,容曦顺势把萧钰拉下来坐在榻沿,下巴搁在他肩上,“那nv子和南书阁里的画像张得一模一样。”
    南书阁。
    画像。
    容曦这么一说,萧钰也想起来了,南书阁本是历代圣上的书房,主殿置有地域图与军事沙盘,东侧殿是容曦和萧钰日常处理政务之地,而西侧殿里全是先帝遗物,当时萧钰嫌麻烦让人把东西都搬过去大门一锁完事了。
    “陛下,进了西侧殿?”
    “朕不能进去吗?”手指拨玩着萧钰手腕上的晴翠香珠手串,如露如竹的香气淡淡熏染着他,这么些年来,萧钰一直带着这串香珠,他对大将军到底是个怎样的感情。
    “也不是,那都是些陈年之物。”
    “那幅美人闻香图,画中之人便是他的挚ai吧。”虽然萧钰一直没跟他提起过先帝之事,特别是大行那一晚的来龙去脉,容曦也不在乎,对于先帝,他的父皇容曦无无半点情谊,仅有的记忆不过是娘亲临终前一直唤着那人的名字,当看到那幅美人图时便总想起娘亲的凄凉。“也不知道娘在地下过得好不好,有没有被他们欺负。”
    萧钰心里也是心疼他的,可对一nv子做出此等残nve之事,“那nv子杀了便是。”
    “她乃林甫之nv,当年林甫刺杀先帝诛九族,三皇叔念她年幼保她一命只是罚没入浣衣局,若在g0ng里无人相助,她能来毓池殿?”容曦把头靠着萧钰,眸泛冷光接着说道“封个才人,朕倒要看看,还有谁想在朕的g0ng里翻波浪。”
    当年的小皇帝长大了,无论是朝政还是婚事都有自个主意了,这也是好事。待他大婚过后,后继有人了,萧钰也算完成先帝所托,也是他归隐山林闭关修炼之时。
    只是,容曦现在这种情况,怎样后继有人?总不成把那孽根弄得y涨无b后,再去与nv子行房吧,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些旖旎画面,想想都觉得不妥。
    “督主,在生我气吗?”见萧钰蹙起眉头一脸深思忧虑,容曦怕他真认为他就是如此凶残之人。“我……那我以后不用玉势了,好不好?”
    萧钰眼珠一转斜视他,眼尾微微上翘,有些发冷的目光g得容曦心痒,婀娜的g0ng娥陛下不ai,眉清目秀地小侍陛下也不喜,真是为难杂家。
    “不是有督主吗?”身下孽根只对萧钰有反应,此事他很早就意识到了,只对一个太监起反应,还是被当成男宠一般玩弄而起反应,一开始他感到羞耻万分,到后来既享受又挣扎,再到如今产生狠c他的念头。
    想杀他的心从未消止,只是从以前的千刀万剐变成如今的玩腻了再千刀万剐。
    “我只想要督主。”容曦把萧钰的鞋袜脱了,抱到榻上一脸真诚地看他,语气里有几分真几分假,萧钰是知道的,只能感叹自己把他越养越歪。
    容曦从旁拿来香膏,打开用手指挖起一些沾到掌中,用双掌把香膏捂热再抹于萧钰小腿上,细细地给他按摩。
    按着按着便抓起他光洁匀称的小腿往自己龙根上蹭,一手m0着光滑的肌肤一手提着r0u根把圆顶上的滑ye全蹭在他小腿上。
    萧钰看着这般旖旎的画面却是在想容曦婚后该如何跟后妃行房,不然以后这些娇娘们受不住寂寞都红杏出墙就真是个笑话,更重要的是子嗣之事。
    容曦见他明显得走神了,心中更气直接跨跪在他身前,挺直身那处正对准萧钰的嘴,抓起萧钰双手高举,督主,张口受朕恩赐。
    容曦这个孽根抵在嘴上时,萧钰惯x地张开口轻轻吞吐,可没几下他就交在她口里,一gu腥臊味充斥着她鼻腔唔~
    吞下去。容曦用y物堵住他的口,一滴都不许他吐出来,b他吃掉自己的赃物。萧钰本来可以反抗但她并没有,在他s出来时还不断x1着他孽根,想着办法让他s得更多。
    末了还t1an了几下帮他清理g净,滋味可好容曦看他吃孽根吃得津津有味的,他根本琢磨不透这人。
    难吃。乄íàósんūó(⺗哾).Uк

章节目录

督主,请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larren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larrene并收藏督主,请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