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就设计,让凤凰神女和混元天神反目成仇,互相残杀?”楚玲接下灵初的话。
    如此就通了,一切的罪源就是他。
    灵初轻笑一声,“没错,我先是变成天神的样子,几次三番提到天元珠,然后再让她以为我是为了天元珠而灭她全族。那个白薇太笨了,轻而易举的就中计。”
    “你不是爱着天神的吗?为什么会允许白薇杀害他?”有一点楚玲想不明白,以灵初的说法,分明是对天神有着超越主仆之间的感情,既然如此,他又为何眼睁睁的看着白薇杀了天神呢?
    灵初捂着胸口,双眼泛红的说:“我也很心痛,可天神的心已经变了,被那个人类给污染了,所以我必须让他重新变回只属于我的天神。”
    “天神是不会死的,是会无限循环重生的,他重生之后,就是一张白纸,只要添加上我的色彩,那天神最终就只会属于我了。”
    灵初猛然抬头怒视着楚玲,咬牙切齿,一副想要将她拆骨入肚的样子,“可我所有的计划,又被你给毁了。千年前他选择了凤凰,千年后,他依旧还是选择了凤凰,为什么你们要阴魂不散呢?为什么要阻挠我呢?我只是想和天神两个人待在混沌世界里而已。为什么这么一点点的要求,你们都要破坏?”
    他身上释放出的霸气直击楚玲,楚玲迅速祭出秘音琴,轻轻一拨,挡下了那道攻击,顺便说道:“天神可是男的,你觉得他会喜欢同性的你吗?”
    楚玲没有性别歧视,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爱好的权利。
    只不过如果天神喜欢同性的话,也不会有神女什么事了。
    “我可以改变,变成他喜欢的任何样子。”灵初说着,样貌就变了,而且还都是绝美的女子。
    楚玲看了玄墨白一眼,灵初变的样子,一个是仇千荷,一个就是薛舞尘。
    看到他们的神情,灵初唇角勾起,“这两个人你们很熟悉吧?为了把初生的天神教育成我所希望的样子,我安排了两个分身,可结果没有一个成功的。”
    “灵初,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楚玲突然觉得灵初还挺可怜,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灵初大笑起来,等到笑够了,才看着楚玲说:“我的心都在天神身上,要怎么死?既然这次失败了,那我就再杀你们一次,大不了我再等千年。反正你已经是最后的凤凰了,只要没有凤凰,天神就会是我的。”
    他话音刚落,突然传来利器刺进肉里的声音。
    “呃!”灵初的胸口插着双龙戟,他慢慢的转头,在看到身后的那张脸时,眼里尽是不可思议。
    她,不是已经被楚玲给杀了吗?
    原来如此,他又被算计了。
    “你这孽畜,害了我全族的人,让我和宇互相残杀,又毁了我的容貌,把你千刀万剐都不足以平息我的恨。”白薇那张布满伤疤的脸狰狞的可怕,血红的双眼充满无尽的恨意。
    “哈哈哈哈。”灵初狂笑,任由鲜血染红衣襟。
    接着他身躯猛然一震,白薇一下子被震的倒飞了出去。
    被双龙戟伤到,灵初虽深受重伤,可威力依旧不小。
    而且因为执念,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都说将死之人爆发的力量是恐怖的,此时灵初就是这个例子。
    白薇重伤无法加入战斗,楚玲,玄墨白,上官翼三个人对付重伤的灵初,竟然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足以想想他有多恐怖。
    最后楚玲抓住灵初虚弱的时机,对他使用幻术,手持双龙戟降下天雷,灵初整个人就慢慢消失了。
    看着灵初消失,玄墨白识海里的某人轻轻的叹了口气。
    灵初的事解决完了,可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呢!
    总不能让小凤含着天元珠一直这么飞着吧?累也累死了。
    “天元珠被灵初打开了禁制,想要天元珠恢复,必须再次封印。”一个身影从玄墨白的身体里走了出来,模样和玄墨白一模一样。
    白薇捂着胸口,看到那个身影的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双唇颤抖的蠕动,苦涩的喊出一个音:“宇。”
    玄鸿宇走到她身边,轻柔的为她擦着眼角的泪水,“是我。”
    一样的笑容,一样的眼神,一样的语气,眼前的玄鸿宇和千年前白薇印象中的完全一样,她扑进玄鸿宇的怀里,抓着他的衣襟,嘴里哭喊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宇,我不该怀疑你,我不该不相信我们之间的感情,都是我不好,是我的错。”
    “是啊!因为你对我的不信任,导致我们变成了这样。”玄鸿宇拥着白薇,温柔的拂着她的发丝,“不过我也有错,是我没发现灵初对我的感情,如果我早点发现的话,就会避免以后所发生的事了。”
    “不过,一切都过去了。”
    白薇埋在他胸前,双肩不停的抖动,“我做错了好多事。”
    “我知道。”玄鸿宇的语气一直都很温纯,“别人原不原谅你我不知道,但我原谅你了。”
    “呜呜!!”白薇再次大哭起来,玄鸿宇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哄,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别哭了,让我看看你的脸。”
    “不要,太丑。”一提起脸的事,白薇把头埋的更深,她现在不单单是丑,而是恐怖,怎么敢让宇看。
    玄鸿宇温柔一笑,像是春日的阳光,照的人心里暖洋洋的,“不管变成什么样子,你都是白薇,是我心里爱着的白薇。”
    “我也是,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宇。”白薇在玄鸿宇的怀里回了一句。
    玄鸿宇捧起白薇的脸,眸光温柔的能滴出水来,他轻轻的抚摸着白薇的脸,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
    白薇脸色泛红,那原本还没干的泪水,再次落下,这次是喜极而泣。
    玄鸿宇拉着白薇到了楚玲和玄墨白的面前,对他们说道:“天元珠其实已经不该存在这个世上了,所以,这次封印将代表着彻底消失,我和白薇也一样。”
    楚玲和玄墨白听到这个消息,皆是一愣,可白薇却没有任何表情,只要能和宇在一起,刀山火海永相随。
    “那元老头?”楚玲开口问道。
    玄鸿宇带着温润的笑容,回道:“他是天元珠的元灵,天元珠消失,他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楚玲心底突然有些失落,但很快又恢复正常,她对他们点头说:“那就拜托你们了。”
    “这是我们的责任。”玄鸿宇转头看向白薇。
    白薇接触到他的目光,温柔一笑,然后对楚玲说:“对不起,给你添了那么多麻烦,以后凤凰一族就你一个人了,保重。”
    楚玲摸着肚子,笑了笑说:“不是一个人。”
    看着她的动作,以及脸上充满母爱的笑容,白薇很快理解了她的意思,捂着嘴,再次热泪盈眶,“我,能抱抱你吗?”
    楚玲没有回答,而是张开双臂抱住了她,片刻后,她身子微微一僵。
    “你的母亲是我姨娘,被灭族的时候,你娘和你爹拼命的保住了你,并把你和天元珠一起送了出去,他们非常的爱你。”
    白薇说完这些话,就离开了楚玲的怀抱,然后像个慈爱的母亲,摸了摸她的脸颊,转身牵住了玄鸿宇的手。
    玄鸿宇最后看了眼楚玲他们,之后扬手一挥,楚玲三人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娘亲,快点。”一个六七岁的男孩,手里拿着一个风筝在前面跑着,时不时的回头喊着身后的女子。
    女子无奈的摇头,叮嘱道:“承恩,你慢点。”
    胡承恩跑着跑着,突然站那不动了,司小娥急忙跑过去,担心的问道:“承恩,怎么了?”
    胡承恩抬起手指着天空,“娘,你看,有东西掉下来了。”
    司小娥闻声抬头看去,只见红色的光点,从天际落下,还伴随着嘹亮的凤鸣声。
    司小娥猛然站起,激动的红了眼眶,“姐姐,是姐姐他们回来了。”
    一年后。
    山亚花谷,汇集了九大家族的人,其中还有楚云,纳兰嫣柔,胡华,司小娥,苏墨,上官翼,小凤等众人。
    他们全都围在花海周围,目视着花海中的两个人。
    “苏墨哥哥,别影叔叔呢?”小承恩看了一圈,发现人群中少了一个人。
    苏墨摇摇头,“躲起来了吧!”
    毕竟是自己心爱的人大婚,他在场的话,肯定不好受。
    玄墨白和楚玲身穿大红色喜袍,手牵着手站在花海中央,所有的花瓣迎风飞舞,宛如下了一场花雨。
    迎着花雨,玄墨白在楚玲的面前单膝跪了下去,“丫头,嫁给我,好吗?”
    “好。”楚玲一手捧着肚子,一手拉起了玄墨白,满脸幸福的笑容,堪比花美。
    充当司仪的胡振海在他们准备好之后,开始了结婚仪式。
    当他喊着礼成之后,玄墨白低头就去亲吻他的妻子,可刚碰到楚玲的嘴,她就痛呼一声。
    玄墨白吓了一跳,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楚玲原本还红润的脸色,突然变白,整张脸几乎都挤到了一起,她一手捧着肚子,一手紧紧的抓着玄墨白的衣襟,艰难的说道:“墨,墨白,我,我要,生了。”
    “要,要生了?”一项冷静自若的玄墨白一下子慌了,脸色血丝尽褪,但还是知道此时该怎么做,弯腰一把抱起楚玲,安抚道:“丫头,撑住,我们现在就回去。”
    一阵风刮过,玄墨白抱着楚玲就消失在了花海里,留下一众人呆在那里,片刻才回过神来,瞬间炸开了锅。
    楚玲和玄墨白成亲当日,生下了一女三男四胞胎,双喜临门。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章节目录

惊世灵师:废材五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二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月并收藏惊世灵师:废材五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