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夫仍是惊恐,想着月阳煜会不会把自己也给杀了。
    但看着月阳煜的一张脸,丝毫不像是十恶不赦的贼子,总比那些马匪要好。
    他一开始还怕月阳煜想不开是来寻死的,现在一看,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樵夫立马跟上,心情也轻松了点。
    月阳煜杀几个马匪不费一点力气,那就证明他村子是有救了呀!他们以后再也不用被马匪欺负了呀!
    快到了马匪窝,樵夫还是忍不住有点脚软,走的很慢。
    月阳煜看得出来,也不想勉强人,便让樵夫在这儿等着,他去去就回。
    樵夫拽住了他的手:“公子,你一个人…能不能行啊?”
    “大概可以吧。”月阳煜说道,“如若你明早还见不到我回来,你就赶紧回去村子,让村民都散了。”
    樵夫怔了怔:“公子,其实这事儿与你没关系…”
    这么一个大好儿郎 ,他不忍心看着他送死…
    月阳煜听出了樵夫的意思,便是咧嘴一笑:“无妨无妨,天麟也是我舅母的母国呢,她一定不愿意见到母国的百姓受苦。”
    说罢,月阳煜便去了。
    天色快暗了,马匪窝已经亮起了火把, 在山上很是好找。
    而此时此刻,在马匪窝内。
    大堂内聚集了不少袒胸露臂的马匪,都在喝酒大笑,他们是在庆祝,大当家今日一下山,就掳回一个绝世女子。
    女子坐在中央处,一身普通衣饰,杏面桃腮,颜如渥丹,那些马匪看了这么个美人,都觉得躁动不安,想要一亲芳泽。
    她大概是害怕了,一直低着头,似乎还在颤颤发抖。
    大当家大口灌了酒,脸蛋红红的,说道:“过来!我的美人儿!”
    女子终于抬眸,目光流转,似乎能够勾魂一般,“你就是这儿的大当家?”
    大当家嗤笑一声:“正是!你跟着我,以后吃香喝辣的!”
    女子扫了大堂内的人一圈,一笑,百媚丛生:“你这儿只不过是百来人,官兵一来,你们难以抵挡,这还想要带着我过上好日子?”
    “哈哈哈!官兵来了我也不怕!”大当家身体微微靠前,“我们这儿易守难攻!区区官兵又怎么能攻上来呢!”
    话音刚落,两个看门的马匪竟然被人一脚踢进了大堂内,门口处,有一抹身影走进。
    身影不高大,可步伐却非常沉稳。
    是内力高手。
    女子轻轻拧眉,将袖子下的匕首放回去,不动声响。
    大当家被打了脸面,盯着那少年郎,怒气冲冲:“你是谁?!胆敢闯进我的地盘!”
    月阳煜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来这撒野?
    “我本无意冒犯,但是方才路过一村子,听到你们威胁村子要几个好姑娘,便想要来说说情,你们都拿了粮食,也不必要赶尽杀绝了是不是?”月阳煜开门见山,直接挑明了来意。
    大当家听明白了,那些马匪也听明白了,惹得满堂哄笑!
    “小子!你带了几个人来?!!”大当家问道。
    月阳煜回答:“就我一人。”
    “你一个人?!哈哈!”大当家指着女子,“ 这人也是我带回来的,怎么,你也要救吗?!”
    月阳煜看了眼女子,神色坚定:“姑娘若是被你逼迫,我自然要救!”
    “找死!”大当家一声令下,让人宰了月阳煜。
    人一拥而上,不仅要将月阳煜给杀了,还要将他剁成肉酱,送回给村民食用!
    月阳煜此次终于拔剑出鞘,寒光一晃,剑气一出,将前头的几个马匪全部砍杀。
    “小子有点本事!”大当家眼睛一眯,没有轻敌,让人把自
    己的兵器呈上来。
    马匪仍在围攻,大当家想要袭击。
    女子退到了一边,想要看看月阳煜怎么应对,她还从未见过这么傻的人,明明与自己无关的事儿,竟然来闯这个贼窝。
    很快她知道自己想错了,因为大当家偷袭不成,反倒被打成了重伤。
    月阳煜亦是惊讶,他这些年只学一种剑法,没想到威力这么大,看来他阿爹果然没骗他。
    人数已经倒了一半,马匪看见大当家都倒下了,心都慌了。
    一看,女子站在旁边看戏。马匪心生一计,立即拿着剑,想要用她来威胁月阳煜。
    女子眸光一动,停住了手,任由马匪挟持住自己。
    “公子!”她大声叫喊,神色惊恐,“公子救我!奴家愿意一辈子跟着你,一辈子伺候你!”
    女子虽是绝色,但月阳煜没有丝毫心动,反而说道:“姑娘,我已经有未婚妻了。”
    今日他已经说了两次这样的话。
    女子神色一暗,问道:“那姑娘是谁?不知是谁那么好的福气…”
    “她叫古蜜,若是姑娘听过她,见过她,还劳烦告知我一声!”月阳煜说得很着急,他一路上处处留名询问,就是想要知
    道古蜜究竟在何处,如何才能寻到她。
    女子怔了怔。
    马匪可就不干了,说道:“你们闲聊什么?!你现在是人质!你!若是想救她,就丢下兵器!”
    女子不理会马匪说什么,紧紧盯着月阳煜问道:“你要寻她?她就是你的未婚妻?”
    月阳煜点点头:“对,所以姑娘的好意…我无法接受。”
    女子灿然一笑,绝色倾城:“如果我就是蜜儿呢?”
    月阳煜忽的脑袋空白,愣愣的看着女子,仿佛她嘴里吐出了两个什么惊天动地的两个字。
    蜜儿…
    蜜儿?!
    他念了很多年的名字!
    他忍不住上前一步:“你是蜜儿?”
    马匪见他靠近,更加慌张,手颤抖得更加厉害:“你你…别过来!”
    女子嫌他们碍事,转过身,袖子一挥,人直接倒了一片。
    剩下的马匪更是惊恐,这两个是什么人?!
    古蜜连忙擦了擦眼中的泪水,道:“我本是想去月轮寻你,但在路上就听到一个公子哥要寻我,我觉得奇怪,一路跟随…”
    月阳煜认真看着古蜜的脸蛋儿,与当年的小脸蛋几乎无法重叠在一起。
    他退后一步,道:“你有没有什么凭证?”
    一路过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姑娘来冒认,他自然得小心为上。
    一枚紫玉佩在她的手心,晶莹剔透,她鼻翼像是被什么堵住一般,哽咽道:“就是我呀。”
    月阳煜先是看了看紫玉佩,再是看着古蜜,喃喃说道:“真…真的是你…”
    顷刻间,他觉得这十多年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许久不见,反倒让两人有点手脚无措。
    马匪见两人顾着叙旧,急忙逃离。
    两人也没管,说了几句话,月阳煜就哭得像个孩子一般,道:“这些年来,我一直记录着各种好玩好吃的,就等着带你去呢,你怎么…你怎么不来寻我啊!我还以为…以为你不在了呢!以为阿爹阿娘都在骗我!都在哄我!”
    古蜜有苦说不出。
    她用了补心草之后,身体还虚弱得很,根本不允许下山。
    也就在前几年,她身体见好,也说服了那冷面父亲,才能下山寻人。
    不过冷面父亲也逼她发誓,若是她见着了月阳煜娶了别人或
    者移情别恋,便不能再寄情于他,永世不能再下山。
    古蜜靠过去,拥住了月阳煜,轻声道:“幸好你一直在等我,一直在寻我…”
    她闭上眼睛,靠在月阳煜的胸口前,他的味道还如当年一般,她都还记得。
    她当初让月阳煜喝下那碗汤药,是一点都不曾后悔过。
    因为他值得。

章节目录

皇家小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黛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黛墨并收藏皇家小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