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乔“嗤”一声,打量他,昨天灯光黑漆漆的,没看清,今天在日头下近距离一端量,长的岂止是有几分姿色,那真是他把绘画颜料盘打翻才有的色,他“阅人无数”,头一回见这么出挑的,“你不是挺能跑吗?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不知道嘛?”
    赵琛看了一眼八卦朝外张望的同学,侧过身,认真的看着苏乔,嗓音清正,“我没钱给你交保费,你在这样我会告诉教导主任。”
    有过传闻,苏乔会向同学收保护费,他猜想是因为自己没有交过保护费,才会引来苏乔的奚落。
    苏乔夸张的翻个白眼,收什么保护费,他又不是混混,黑帮片看多了吧,他一手撑在墙上,拦住赵琛的退路,姣好的眼尾弯弯的,直白的说:“同学,你知道六中有多少人想和我谈恋爱吗?我看上你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还不好好珍惜?”
    “我不需要这个福气。”赵琛从他手中夺过书包,毫不拖泥带水的进了教室,连他多看一眼都不看。
    苏乔怔愣一瞬,嘴角的笑意更深,真带劲,他更喜欢了。
    *
    苏乔和赵琛两个班级,但上体育课共有一个操场,从来翘课的苏乔破天荒的上了一堂体育课。
    新盖的洗手间楼一尘不染,瓷砖洁白无瑕,一排崭新的小便器挂在墙上。
    赵琛贬了一截袖子,解开校服裤的系带,尚未进行下一步的动作,打门外进来一个修长的身影,苏乔穿着白色的套帽衫,发白的破洞牛仔裤,深棕色的发梢翘起来一点,慵懒松动,他抱着手臂,懒洋洋靠在了赵琛身边的墙上,眉眼带笑,“解手呢?真巧啊。”
    他在一班埋下了自己的“奸细”,赵琛的事无巨细,一五一十的都会用短信告诉他。
    赵琛冷冰冰的扫了他一眼,并不怕苏乔,令他怕的东西还没有生出来,他泰然自若解开系带,开闸放水。
    苏乔向下扫了一眼,心底“啧”一声,同学发育的很好嘛!他挑一下眉,轻快的吹起口哨来,给赵琛助兴。
    还没嚣张几秒,苏乔抬高了嗓子“啊”一声,看着湿漉漉的白色球鞋,火气往头上冒,赵琛扯了几张纸,随意擦了擦手,淡淡的说:“抱歉,没看准。”
    “你故意的吧?”小学生都不会浇鞋上吧?苏乔才不信他的鬼话。
    赵琛拧开水龙头,冲了冲手,言简意赅的敷衍,“不是。”
    苏乔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透过镜子看他,“你把我鞋弄脏了,你知道我的鞋多少钱吗?”
    “不知道。”
    “我不要你赔,你给我擦干净。”苏乔抬起腿,柔韧性很好,脚尖轻而易举的踩在洗手台边沿,下巴傲慢的一抬,命令道:“擦干净。”
    赵琛抬起头,牛仔裤包裹的小腿线条紧致流畅,因为姿势的原因大腿紧绷,牛仔裤的破洞露出润白的皮肤,离得太近,苏乔身上甜橙的洗发水味钻进鼻子里,他喉结滚动一下,嗓子里莫名的发干,警告自己对苏乔这样的人敬而远之,一言不发,转身出了门。
    苏乔咬了咬牙,几步跟上去,不信啃不下这块硬骨头,“你不给我擦也行,你今晚得跟我约会。”
    赵琛充耳不闻,当他不存在。
    *
    乱糟糟的老家属院,盛夏的夜晚坐满了乘凉的人,闲言碎语的聊着天。
    背着书包的赵琛走过,聊天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低了下去,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脸颊一红,看着他挺直的背影,“我怎么之前来你家没见过他?”
    另个女孩边写作业,头也不抬的说,“别想了,他们一家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旁边扇扇子的中年妇女接过话,一脸的鄙夷,“有钱人留在外面的种,他妈是个婊~子,指不定是那个男人的种,给有钱人赖上了。”
    “对,要不然亲生的怎么能不认呢?我看啊,当妈的都不知道亲爹是谁。”
    “听说学习挺好的。”
    “有什么用啊,他那个妈谁不知道是破鞋,这教育出身,长大也是个小流氓。”
    “我上回听住他们隔壁的说了,咱们厂的那个老刘和破鞋好上了,老刘老婆拿着菜刀堵在他家门口,要砍死他们两,这孩子拿了把匕首,脸一冷,把老刘老婆吓的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真可怕,这就是杀人犯的料啊!你们都离远点啊,指不定他把你们捅一刀!”
    赵琛回到家,那个女人不在家,鞋子衣服扔了一地,他收拾干净,坐在书桌前,从书包里掏出课本,一张作业本纸随着他的动作飘了出来。
    他躬身捡起来,纸上用粉色的水笔画了一个双膝跪地,宽面条流泪的卡通小人,手里捧着一颗碎裂的红心,写了两行字。
    第一行:[为什么不理我嘛?]
    第二行:[我想买一块地,你的死心榻地。]
    赵琛无声的笑了,拿起笔,轻轻划掉了死心榻地的“榻”,在旁边写上标准的楷体,“塌”。
    怎么会有人连情书里的字都写错?

章节目录

穷男友被我甩后成了首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倔强海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倔强海豹并收藏穷男友被我甩后成了首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