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准备直接出城,没有想到受到了来自雌性协会的邀请,两天之后让他过去参加一个宴会,而这种宴会说白了就是相亲用的,虽然他已经不用被迫婚配,但是这种相亲会,还是必须要参加的,只是与别人不一样的是,他可以选择拒绝接受雄性。
    好吧,简单点,就是这个相亲会他是必须要参加,那怕只是去充个数,他也是必须要去的,苦逼的人生真是没法说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待到两天之后,再去参加宴会,想到这种宴会是不定时都会举办,因为他自己交钱的关系,其它的都可以不用参加,但每年这个时候的宴会则是必须要参加,他原来及好的心情,一下就没有了。
    想到,只要进入三级异能者的身份,他就可以每十年参加一直,原来摸鱼的想法一下就没有了,果然在任何时候都是实力决定一切,而他现在就没有决定自己命远的实力,所以必须要好好努力,只有更强大,他才能好好的活着,自由自在的活着。
    因为想到了这些,秋语苏这两天修练非常认真,他觉得自己能在三个月之内就进入三级异能者,心满意足的换好了衣服,直接就让悬浮车自动开往宴会举办的地方,到的时候人已经到了不少,看那些长像更柔美的,就一定是雌性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秋语苏觉得这些人在排斥他,好像并不怎么喜欢他的样子,可是明显他并不认识这些人?
    “他居然还有脸来这里?”有人小声的说道。
    “……”他那里就不能来了,再则又不是他真的想来了,这不是没有办法,要不然他还真的就不想过来好不好,当然这种话他也就是在心里说说,至于面上他还是高冷样,表示没有闹清楚情况之前,他才不会出头,至于弄清楚了情况要怎么办,那就到时再说,反正这可能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这种相亲会,表示一点都不好奇,只想早点回去修仙。
    不认识,也不想认识这些人,只想将这四个小时给混过去,想想虽然这相亲坑了一点,但是这里准备的食物可是自然食物,而且都是三级的,这都吃了怎么着也能让他的异能更进一步,想想就觉得很是美好,他必须要多吃点,拿了盘子夹了不小吃的,又找了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解落里,坐着开始吃东西。
    好在他的行为虽然被人注意到了,但是后来进来了不少优秀的雄性,那些个雌性反而是不再注意他了,他这才能安安静静的吃东西,要不然怕是会被这些人烦事,想想就觉得好可怕。
    只是有句话叫着,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说的就是秋语苏这种人,明显他就是躲起来吃东西,并没有想要参加什么相亲会的意思,但是他不想要参加,并不表示别人就会放过他,他可以拒绝,别人也是可以追求的。
    “不知道我没有有荣幸,与美丽的雌性一起跳支舞。”说是相亲,自然是少不了舞会的,而跳第一支舞,那必定是有身份的人,才能有这样的机会,这位的来头明显就不小,所以当这位走向秋语苏的时候,周围人看秋语苏的眼神又冷了几分。
    他们都觉得秋语苏是个小三子,小婊砸,只是人家没有正面得罪他们这些人,自觉自己是个善良的小天使,自然是不会真正找上门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会居然还敢勾引云少,这就让他们不能忍了,已经有人开始暗搓搓的想在宴会后收拾秋语苏了。
    “不会。”秋语苏盯着对方看了一眼,表示这是一个漂亮的男人,而且看起来还是会发光那种,表示很危险,他还是不要上了,再加上撩男人这种事情他还是不想要做,反正他已经有左辞了,撩了别人那就是渣,这种渣渣的行为,他还是不要做的好,要不然会出麻烦的呀!为了自己好,也为了让自己能早日脱俗,他觉得自己还是高冷一点好。
    云箫愣了一下,他虽然刚刚成年,可他现在的职位也不低,按理说同是一个城的,对方因当认识他才对,怎么感觉好像对方根本就不认识他一样,而且在他看来,就算是不认识他,就凭他的脸也不因当拒绝得这么直接才对呀?难不成这是欲情故纵?
    可是,他这都直接过来了,再来这么一手,好像有些多此一举才对,要知道他在帝国也是非常出名的,虽然才成年不久,可是他交往过的雌性可是已经能从这里排到华尔街去了,当然他虽然长得好看,也是很有能力,家世也及好,可也遇到过对他不太感性趣的人,但是那些人多少都会被他的美色所迷呀?
    “抱歉,我还有事。”秋语苏觉得被人盯着,吃个东西都觉得不香了,正好这一盘子已经被他吃光光了,现在他还不是特别的饿,正好找个地方,将这些能量都消化一下,直接起身说了一声抱歉,其实一点歉意都没有,直接就走了,他也算是聪明,在被那么多人盯着看了两秒,他就懂了这人怕是这里最大的金龟,现在跑到他这里来,他要真接了,接下来怕就没什么好日子过了,他还想要过寂寞如雪的日子,请不要打扰他呀!
    “……”原来只当对方可能是被这么多人吓到了,所以才会不理他,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想的,这会儿他反而是有些不太确定起来了,这就直接走了,到底是几个意思,难不成是因为最近老公头子给了他太多的事情做,让他的眼肤变差了,所以已经开始不招人待见了吗?
    一想到自己的颜值下降了,云箫也没有了跳第一支舞的性趣,要不是这里人太多,他都想要直接拿出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变丑了,想到自己有可能变丑了,他的心情就不是特别好,脸色自然也是一点都不好,有人过来寻问,直接被打发了,也因此让人闹不清楚他到底是因为什么而生气。
    不过因为他的行为,让雌性们都将秋语苏给记恨上了,觉得他就是太能装了,自己不要可以留给他们呀,现在闹得太子爷心情不好,他们这些人不止是没有机会了,还得变得小小心,想想就觉得倒霉,当然更觉得倒霉的,还是今天宴会的举办人,他觉得自己好苦逼,他这个副会长刚刚上任,做的第一件事情都这么不顺,这以后要怎么办?想想就好气。
    秋语苏看对方并没有跟过来,心里到也松了一口气,并不是他觉得自己天仙什么的,主要是有的二代觉得被人拒绝很是丢面子,要是到时找他的麻烦,那就不太好了,要知道现在他的武力还不行,要是真得罪了谁,他怕只能认耸,为了不让这种事情发生,他自然是小小心。
    “秋,秋上校?”等到秋语苏找到一个好地方,刚坐下就有人叫了一声。
    “?”秋语苏表示他姓秋,但是他好像并不是上校了,当然原主以前是,不过这件事情已经在半年前就被他自己给作没了,所以这会儿有人叫他秋上校,怎么听都会让人觉得很郁闷,明明他以前手里有一手的好牌,结果被原主打成了烂牌,他也是无语了。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上校。”娃娃脸男子从树后面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羞涩的笑,身材也非常纤细,一看就是雌性,虽然看着还好,但是明显可以看到对了的左脚有点问题,当然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也就是秋语苏异能进入二级,他才能这么明显的感觉得到,只是这种事情他也不好意思问出口。
    要知道这个时间,只要你的脑子没有死,人都是能救活,并且能看着和正常人一样一样的,可是现在这是闹那样?这位的脚明显有问题呀?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没钱治,不过我现在已经存了不少钱,再过不久就能进行修复手术了。”来人也感觉到了秋语苏盯着他的脚看,脸色不由有些白,当年离开部队的时候,其实部队里都给做了最基本的治疗,而且也付了能将伤治好,并且还可以两年休息不做事的生活费,还有十万的补偿,只是他出了部队,刚送到医院里就被人家给拉了回来,后来不止是身上的钱被家里人拿走了,他还被赶了出来,不得以才会去做了改造手术,只是想要治好腿,那怕他因为是雌性可以优惠,也是要一百万的,他没钱只能依靠雌性的优待,努力赚钱。
    “需要帮忙说一声。”这会秋语苏已经从犄角旮旯里找出了对方的记忆,说起来这娃也真的是倒霉,平民出生,好不容易从军校里毕业,直接进入军部,参加完新兵训练,每一次上战场就受了伤,而且更重要的是,军方判断他精神力出了问题,这以后是没有办法再操作机甲,如果他的兽形很强还好说,可是明显他的兽形是兔子,只能做一个文职兵,只是他自己那会还没有醒过来,也不知道能不能醒过来,他的家属代他签了退伍,这下就算是他想要留下都不可能了。
    不过因为是战时受伤的原因,军方到是给了不少的补偿,只是看对方现在的情况,怕是一分都没有真正的拿到手里,不由就觉得有点同情起对方来了,他虽然不是圣母,但是也做不到冷血的地步,看对方也不是那种白眼狼,自然是能帮的他会尽力,但是无能为力的时候,他自然也不会真圣母。
    “谢谢上校,我现在有工作,很快就能进行手术了。”娃娃脸一听也知道这位正直的上校也没有恶意,只是人比较直,说话也不会转弯,他心里不由笑了,当年第一次见到对方,就喜欢上的人,又怎么会有错,只是现在他们都变成了雌性,怕是没有办法再一起了,他心中有些遗憾,其实当初进行改造手术,这里面不无想要嫁给对方的想法,只是他自己也知道这种希望很小,没有想到几年之后,这希望直接就断了。

章节目录

炮灰安若一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星落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星落鲵并收藏炮灰安若一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