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得来不易的高潮,让两人都久久无法平复,双手紧抱着彼此,胸口一下一下的起伏,一下分开,一下碰撞,几乎要融

    为一体。

    最终还是萧荆先回了神,他怕娇娘不舒服,给她仔仔细细的盖好被子,叮嘱道,“你躺着,困了的话就睡吧,我去给你打

    热水。”

    “不要!”

    他这才刚一动,娇娘随即紧紧地抱住了萧荆的手臂。

    连娇娘自己,也没意识到她的动作竟然会如此之快,或者说……是如此之紧张。

    就好像,是刚才的情欲中,她不舍得萧荆的肉根从她小穴里抽出去一样。

    她也想到了前不久的事情,脸颊闷闷的发热,理智和羞窘重新回到她的脑海里,动作有些僵硬,却还是紧抱着萧荆不放。

    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眸里,此时此刻,除了高潮过后的舒畅之外,还藏着一些其他的东西。

    萧荆一向对娇娘的事情敏锐,更别说刚才他便有所察觉,他侧了侧身,反手将娇娘抱得更紧一些,低声问道,“娇娘,怎

    么了?”

    “……”娇娘埋首在他坚硬的胸口上,摇了摇头,声音轻轻地传出来,“没关系的……不清理……也没关系的……”

    “嗯?”萧荆反倒是一愣,面色在迷茫之后,突然的笑了起来,“娇娘,你是说……”

    “反正……都是要生孩子的……”她的声音,又小了一些,却还是说了出来。

    这样意味不明的话,听得萧荆一阵热血涌动,心口一下一下的疯狂震动着,再想到那些射在娇娘身体里,把小穴堵得满满的津

    液。

    他真觉得射少了,就应该再多射一点。

    不知不觉间,萧荆的手掌已经放在了娇娘的小腹之上,轻轻的摩挲着。

    “娘子,你对我真好。”魁梧雄壮的男人,退去了一身的戾气,跟家犬一样,朝着娇娘撒娇着。

    娇娘伸手摸了摸萧荆毛茸茸的后脑勺,无声的笑了笑。

    但是着温馨的一切,却不足以让萧荆彻底的安心下来。

    他心里那些疑惑的话语,虽没再说出来,却紧抱着娇娘,继续说道,“娘子,你别怕。这一辈子,我都会守着你,护着

    你,不离开你。”

    娇娘闻言,身体僵硬了,绯红的脸上也是一阵仓皇。

    她没想到,那些原本以为藏得很好的事情,却还是被这个看起来粗犷的男人,给觉察到了。

    马上就是年关了,家家户户都洋溢着喜气,散发着团圆的气息。

    她又怎么能不想她的爹爹和娘亲。

    每一次的想起,心中便是无限的悲凉。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仿佛觉得萧荆也会跟她的爹爹和娘亲一样消失不见。

    她才抱的那么紧,那么重。

    欲望之下,是她内心深处的忧虑。

    “那你……一定要记住现在说的每个字。”娇娘深吸了一口气,手指一下一下,继续轻柔的抚摸着萧荆的发根。

    “娇娘!”萧荆猛地抬起头来,在昏暗中,用炯炯有神的双眼,紧盯着身下的人,郑重其事道,“我萧荆发誓,一定说道

    做道。”

    掷地有声的誓言,落在娇娘的心坎上,让人心里泛起一股甜味。

    她圈着萧荆的脖子,将人抱回自己怀里,轻声道,“阿荆,年糕真好吃,我明天还想接着吃。”

    “好,接着吃。”

    “我听双娘说,还可以用炭火烤着吃,外面脆脆的,里面糯糯的,可香了。”

    “我会做,明天就烤给你吃。”

    “阿荆……”

    “嗯?”

    “阿荆……我就想叫叫你。”

    “嗯。你叫我,我便应你。”

    “阿荆……”

    “我在……”

    一夜的雪,久久未停,却还是藏不住情人间的喃呢话语。

    一转眼的时间,眼瞅着就到了二八年关。

    二八那天镇上有最后一次的赶集,也是商铺最后一天营业的时间,萧荆和娇娘的家里不缺什么了,但是日子清闲,变出来

    凑凑热闹,萧荆也想给娇娘多买些零嘴。

    只不过,这一路上,却多了一个碍眼的人。

    黎远对萧荆哀怨的眼神视若无睹,反而说道,“这驴车可是我家的驴车,是我要到镇上买东西,顺便稍你们两人一道。算

    下来,还是我吃亏了,今天的午饭,就你们请我。”

    萧荆对他这番堂而皇之的说话,置之不理,仿若没听到,只把娇娘藏在他身后,用宽阔的身体给她挡风御寒。

    黎远稍一回头,正好瞧见了这一幕,顿时觉得没眼看,又觉得愤愤不平,要不是双娘怀孕了不方便出门,他又怎么会一个

    人形单影只。

    请吃饭的事情,萧荆虽然没应声,可是他也不是小气之人,甚至还挑了一个小酒楼。

    R═→

章节目录

糙汉和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月半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喵并收藏糙汉和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