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荆靠在娇娘身后,撩开她的发丝,低头一下一下的亲吻着她发红的脖颈,声音含笑,“没有,没有那样的事情。”

    “没有?”娇娘愕然,愣愣地反问,却又很快的自我否定,“不可能,我……我有感觉到的……阿荆,不要为了安慰我,故意骗我。”

    “我没有骗你,说的是真的。”萧荆把话音中的笑意也去了,郑重其事的说了一遍。

    娇娘却还是不相信,继续埋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传来,“怎么可能没有……你一定是在骗我。”

    毕竟身体是她的,她又怎么可能不清楚是不是尿了。

    萧荆这下无奈了,想了想,说道,“娘子,我们现在就躺在刚才的位置上,还是之前的那张虎皮,有湿淋淋的地方吗?”

    这个……

    一语惊醒梦中人。

    娇娘突然一怔,她的身下除了双腿之间的粘腻之外,的确没有那种尿床的感觉。

    但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小腿动了动,在虎皮的四处都碰了碰,肌肤碰到的都是干爽温暖的毛发,一点水渍都感觉不到。

    好像……真的没有。

    娇娘心里开始动摇了,可是依旧不放心。

    她哗啦一下起身,不仅从被子里出来了,甚至还拉开被子,看着她和萧荆的身下,能瞧见两人私密处的泥泞和淫乱,也有一股淫骚的气味,但是……就是没有她最担心的那一件事情。

    萧荆也随着她起身,怕她受凉,把被子抓回来将她裹住,抱着人躺回床上,轻声道,“现在放心了吧,你没有尿出来。”

    娇娘立刻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红着脸,红着眼睛说道,“不准你跟我再提那个字。”

    萧荆看着她双眼里的泪光,前一刻还那么楚楚可怜的人,这一刻却奶凶奶凶的,唇角在她的指腹下扬起,嘟起嘴唇,亲了亲。

    娇娘指尖一阵热烫,泪眸盈盈的瞅着,将手收了回来。

    就在他们四目交接的那一瞬间,听到“咔擦”的细微响声,紧接着,屋子里没有了亮光。

    那是蜡烛燃尽了,最后一声爆灯火声,然后熄灭。

    “娘子,是爆烛声,好兆头的意思。”萧荆紧抱着怀里的人,一手捧着胸乳,另一手放在她小腹上,轻轻摩挲着。

    娇娘还在惊吓后的余韵中,受不了小腹被触碰,在被子下拍了一下他的手背,“你别乱动。”

    “好,我不乱动,就这样放着。”萧荆看似答应了,却把手放在了圆翘的臀部上,寻了一个更好的去处。

    娇娘心中无奈,只能任由他,还放不下之前的事情。

    陷入在黑暗后,她不用在看着萧荆,也不用再承受萧荆的视线,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那我刚才……是怎么回事?”

    “娘子,刚才舒服吗?”萧荆反问她。

    “……舒……舒服的。”娇娘对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仿佛还历历在目,连身体也记得,只是一提起,小穴里的肉壁不由自主的抽动了下。

    那种快感和羞耻感的杂糅,让高潮比往常更加的强烈。

    “人的身体很复杂,连大夫都不能完全了解,我们就更不清楚了。既然是舒服的,又何必去在乎是怎么回事。”

    娇娘听着萧荆的解释,竟然觉得很有道理,心中郁结难纾的闷气,也慢慢的释怀了。

    不过——R═→

    “这件事你不准问黎远。”娇娘特别叮嘱道。

    “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绝对不跟任何人说。”萧荆保证到。

    心头大石放下后,娇娘身体其他的感觉也变得敏锐,比如萧荆顶在她大腿上的肉棒,坚硬的,热烫的……

    “阿荆,你这样……没关系吗?”

    “娘子,你要帮我吗?”

    他们都看不见彼此,可是黑暗中,萧荆眼眸一闪一闪的,亮晶晶的,充满了期待。娇娘则脸上冒着热气,眼波流转间有迟疑,却也有坚决。

    娇娘下定了决心后,在被子下动了动,伸手握住了萧荆粗大的肉根。

    她说道,“阿荆,我帮你弄出来。”

    萧荆全身的热流几乎都往肉根上冲了过去,本就粗大的东西,又试图涨大了一圈。

    今天晚上,他如同久旱逢甘霖,终于又吃了一顿,可是距离吃饱,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诚如娇娘所说的,黎远的确是在诓他,可是那些话也有事实的部分,娇娘的身体不如他,撑不住夜夜纵情。

    他们可以欢愉,却要把握着一个度。

    因此萧荆用手把娇娘送上高潮后,就算身体里情欲涌动,却还是强忍着,没在继续做下去。

    他没想到……只不过是忍了忍,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等着他。

章节目录

糙汉和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月半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喵并收藏糙汉和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