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蒙蒙的夜色之下,萧荆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吹着冷风,看着远处缥缈的雪山。

    道不是他不愿意回房间,而是娇娘在灶房里洗澡,用的是他这几日做的新浴桶,怕有什么事情,他没敢走远,就在门外站着,只要娇娘一招呼,他立马能听到声音。

    而此时,他没听到娇娘招呼的声音,倒是听到清楚的水声,哗啦啦,哗啦啦……

    萧荆的脑海里,浮想联翩,全是美人沐浴的画面,幻想着热气腾腾之下,娇娘又白又粉的脸颊,就连她的身体上,也会泛着一层艳红;想着那晶莹的水滴会从脖颈,肩膀,锁骨……高耸的胸乳,一寸一寸的往下滑。

    更想着,娇娘浸泡在清澈的水里,双腿分开,毛发浮动,娇艳的花穴在水下完美的绽放着。

    他没见过南方的睡莲,却第一次在脑中有了这么美丽的幻想。

    然而这一切不仅仅是幻想,更是他在温泉时候亲眼见到过的,多么美丽,又多么……紧,多么热,多么湿。

    在水下操进去,比平常肏干的时候,又会多一些不可言说的妙处。

    萧荆呼进去的全都是一阵一阵的冷风,然而在他身体里,却变成了灼热的气流,都往他的胯下涌动着。

    这几日,他连自渎都不曾,一点点的刺激,都能让肉棒挺立变硬,更何况是他这样满是艳情的想象。

    萧荆往前几步,正准备走到风口上,好好地吹一吹冷风,灭一灭身上的邪火。

    然而脚步还没迈出去,身后却传来了娇娘的声音。

    “阿荆,阿荆,你在外面吗?”又娇又软,还带着一股让人心动的羞涩。

    “我在。怎么了?”萧荆靠近到门边,在外面应答,似有一股热气隔着门板透出来,吹拂在他脸上,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的滚烫。

    “我忘记拿要换的衣服了。就放在被子上,你过去帮我拿一下。”

    “我这就去,你别急。”

    萧荆立刻转身进了屋,拿了衣服出来,接下来的事情变得为难了。

    他本以为娇娘会打开一条门缝,让他把衣服递进去,却没想到,娇娘却说。

    “阿荆,衣服还没拿到吗?你怎么还不进来?”

    “拿到了的。”萧荆的声音是那样的低沉。

    “我泡在浴桶里,不方便起身。阿荆,你送进来吧,门没锁,就在后面倚了一把椅子。”娇娘说道。

    门……没锁。

    萧荆脑海里的某一根神经,似乎随着这几个字而断裂了。

    他在门外踟蹰着,那样的犹豫不决,可是在娇娘一声一声的催促中,最终还是推开了门,缓缓地走了进去。

    他不能背对着娇娘,那就把视线的焦点放在另一边,绝对不往热气腾腾的地方多看一眼。

    寻了一个干净又靠近娇娘的地方,他把衣服放下,心里火急火燎的想出去。

    “相公,麻烦你了。”娇娘笑着感谢道。

    萧荆原本一切进行的顺利,可是娇娘的这一生香甜软糯的“相公”,让他心口一颤,双眼一下子失去了克制,看向了声音的来源。

    美。

    ……好美。

    一切都跟他想象的一样。不,是比他想象的更美。

    娇娘把长发全都挽了起来,脖颈显得更加的修长,洁白的肌肤上挂着晶莹的水滴,在袅袅热气之下,缓缓地往下流淌着。

    萧荆喉间一阵干涩,吞咽着口水。

    浴桶的水刚刚没过娇娘一半的胸口,浑圆耸立的大奶一半在水面下,一半在水面上,那艳红的乳头,更是随着水面的起伏若影若现。

    萧荆喉咙痒,手指也痒,恨不得把那奶头从水里拽起来,好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他虽放下了衣服,整个人却将站在了原地。

    娇娘泡在热水里,仰着头,眼神清亮的问他,“阿荆,你还不出去吗?”

    语气甚至有些清冷,哪里还有刚才又软又娇的模样。

    萧荆一怔,后退了几步,立刻走了出去。

    门板没办法从门外锁住,萧荆只能用手抓着一侧,又挡在门缝之前,不让冷风吹进去,倒是呼呼的全都吹在了他的身上。

    他燥热,胸口沉沉起伏几乎要暴走,脑海里也是热烘烘、乱糟糟的一片。

    恰恰是这样的欲望彻底焚烧了理智,反而让萧荆逐渐清晰了这些日子以来的怪异之处。

    他的娘子是生气了!

    她生气了,而且气得不轻。

    这些愤怒没有写在脸上,也没说出来,而是这样弯弯绕绕的……全都是折腾在了他的欲望之上。

    ——

    双娘在此时插嘴,果然是读书人的心思最矫情难猜了。

    χγúzんáíщú2.coм

章节目录

糙汉和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月半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喵并收藏糙汉和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