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一个高大魁梧的人,就算是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曾胆寒过,却在这个时候猛地头皮发麻,不仅身体僵住了,连在娇娘嘴里掠夺占有的舌头也跟着一起停住了。

    娇娘勾着唇角偷笑,却没就此结束这个舌吻。

    她小心翼翼的往前,吻在萧荆的唇瓣上,小小的舌尖也舔在上面,跟小猫一样,一点一点,轻轻地舔舐着。

    萧荆的下唇有些厚,如同他沉稳地性格。

    到底是男人,就连嘴唇这样的地方也不如女人那么细软,而且入秋以来天气干燥,他的唇瓣上多了一些龟裂。

    细微的痕迹,往常不仔细看是瞧不见的。

    可是柔软的舌尖细致的吻着,每一处粗糙的裂口都变得格外的清晰。

    等上下唇都舔了一圈后,娇娘学着萧荆吻她时候的动作,往前深入,撬开口舌之间的缝隙,探入在口腔里。

    更可况,萧荆对她的到来欢迎至极,都不需要她花费多少力气,已经陷入在湿热的包围之中。

    萧荆也在这时猛地回神,如同骤然喷发的火山一样,浑身的肌肉都鼓胀了起来,热烫骇人的气息铺天盖地的袭来,娇娘被深深地包裹在其中。

    他立刻抢过了主动权,扣押着娇娘的小舌,不让她有任何撤退的可能,又抱着人几个大步,将人压在了凌乱的床铺之上。

    上半身紧紧地压住,下半身还站在床边。

    娇娘可做不到这样柔软的下腰动作,双腿随着身体的倒下抬起,最后为了省力环在了萧荆的腰板上。

    呼呼……呼呼……

    一时间,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两人粗重的呼吸声。

    萧荆吻得比刚才更凶,更痴缠,一直都紧紧地吸允着,小舌、津液,包括呼吸,统统全部占有着。

    娇娘完全喘不上气,靠着萧荆在间隙间喂过来的空气,才得意勉强呼吸。

    如此的深吻,无论是对娇娘,还是对萧荆,都是从未体验过的,带着强烈的震撼,两人皆是身体酥麻,脚趾头都在鞋袜里蜷缩着。

    在一个喘息的瞬间,娇娘用着全身的力气,推了推萧荆的胸口,终于得到了一个说话的机会。

    “你吻归吻……可是……不能做……”她气息不足,一句完整的话语都说不出来,连着喘了好几口气。

    “是你先撩我的。”萧荆声音沙哑道,眼神里全是翻江倒海的炽热,跟要把眼前这人给吃了一样。

    “那也不行!”娇娘哼着气,“你要是不遵守……那我以后可就再也不……不主动了……”

    娇娘到最后,也没听到萧荆的承诺。

    因为面前这人,再一次的压了下来,吻在她额角的疤痕上,让她突然的一阵轻颤。

    然后,滚烫的吻顺着嫣红的脸颊往下,轻轻摩挲着柔软细嫩的肌肤。

    脸颊,耳垂,下颚,下巴……最后是呼呼喘着气,微微张开的唇瓣上,再一次深深的吮吸。

    虽然不是肉根跟花穴的冲撞,可是这样的深吻,比鱼水之欢更加的亲密,仿佛吻到了灵魂深处。

    娇娘双眼里是一片绚烂的白光,在雾蒙蒙之中,她似乎看到了一个小女孩跟一个小男孩紧紧地抱在一起,像是他们彼此心里的小娇娘和小萧荆。

    这一日,萧荆信守承诺,还真没做“白日宣淫”的事情。

    娇娘却因为她的一句“主动”,引得之后无限的“祸事”。

    夜深人静的深夜,早已过了霜降,就连一丝的虫鸣鸟叫都没有,倒是凌冽的西北风,呼呼作响。

    屋外,万物皆寂。

    屋内,却是一片春光。

    娇娘被萧荆摆弄着,坐在他的腰腹之上,后背是他曲起来的双腿,能够稳稳的靠着,就像是坐在柔软又炙热的人肉座椅上,本应该不那么吃力。

    可是要命的是,她双腿分开,连着被一起打开的花穴里,正插着一根又硬又粗的肉根,深深地嵌入在其中,时不时地动一下。

    这夜,萧荆已经射过了一次了,不像一开始那么心急。

    肉根仅是一点一点的厮磨,粗壮的根部和花穴的穴口紧密相贴,牢牢地堵住,将热烫的精液都留在里面。

    娇娘的小腹都涨的微微凸起了。

    可是这依旧不是最要命的。

    “你……你太无耻了……”娇娘通红着脸,连脖子和锁骨都染着一层淡粉,在昏暗中瞅着萧荆,眉眼如波的瞪着她。

    нAiㄒAΠGSнuЩu(海棠書屋)。℃0M

章节目录

糙汉和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月半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喵并收藏糙汉和娇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