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女人在吃了早饭后,就在院子里洗衣服。

    如今萧荆不在,洗的当然是她的衣服。

    她抓着一条亵裤不停的搓,动作格外的用力,就连脸上也是愠怒的神色,像是跟这条亵裤有仇一样。

    一想到早上一醒来,瞧见裤裆上湿漉漉一片的痕迹,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怎么成了这么淫荡的女人了,只不过是萧荆不在家三日,竟然就做起了春梦!

    这些都是萧荆的错,害她变成了这样。

    女人热烫着脸,把什么错误都往萧荆身上推。

    “萧家娘子,怎么这么早就洗衣服呢?”双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篱笆院子外,正跟她说着话。

    女人抬头看到双娘,瞧着她和善的笑容,心中虽然也有些放不下的事情,却还是走过去给她开门。

    这几日来,双娘对她的照顾,她也是铭记在心的。

    双娘连连摆手说,“不用给我开门,我不进去了。我是过来跟你说一声,今天我和阿远要去镇上卖草药,不在村子里,你一个人当心些。”

    女人静静地听着,停下了动作。

    双娘笑了笑,又问,“昨天是不是有人在你家屋外嚼舌根了?她们说话就是这样的,但是心不坏,你别往心里去。等下午萧荆回来了,她们就不敢这么说了。”

    就这么一个小村落,村尾发生的事情,马上传到了村头,更何况黎远是村长。

    双娘又说了些话,然后也不要女人送,便走了。

    女人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神色复杂,远远地望出去,瞧见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的身影,正是黎远。

    双娘走近了后,柔声抱怨道,又嗔又甜,“你怎么又过来了?我不是告诉你说几句话而已,马上就回去了。”

    “哼,我就是不放心。”黎远固执道。

    哪怕是从小到大走了无数遍的路,也放心不下,只有亲眼看到才安心。

    再后来,他们夫妻两说了什么,女人听不见了,只是他们夫妻的间谍情深却是看的一清二楚了。

    对双娘而言,那个往日的婚约,早已是往事了。

    那么对萧荆来说呢……

    女人湿漉漉的手指,用力地捏紧着。

    这日,女人洗完衣服,收拾了屋子,把一切都弄得整整齐齐妥妥当当了,便开始准备午饭。

    她烧着饭,黑溜溜的杏眸却时不时往屋外瞅,只是听到一点点的脚步声,就会忍不住的探出头去,想着是不是萧荆回来了。

    可惜都不是。

    更可惜,她一不小心把饭烧糊了。

    萧荆对吃的的确不挑,无论给他烧糊的米饭,亦或是半生不熟的,他都能大口大口的吃下去。

    可是想到男人辛苦了这么多天回来,竟然要吃这样的东西,女人反倒是心生不舍了。

    也好在,时间还多,她干脆又重新烧了一份米饭,不敢再分心,一直紧盯着。

    等烧熟了后,在灶里留了一些红炭,就这样闷着。

    无论萧荆什么时候道,打开锅盖,米饭也都是热腾腾的。

    女人并没有自己先吃饭,她在小矮桌旁坐着,托着下巴望着阳光下的院子,还有远处的那条路,等着萧荆人影的出现。

    这一等……等过了晌午。

    萧荆说,三天后的晌午就回来,可是如今都过了时间了。

    女人再也坐不住,在院子里来回踱步,眼巴巴地瞅着,心里急成了一团。

    如果这个时候双娘在,她还能安慰几句,可是双娘都去镇上了,她连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女人越想,越是焦急,白皙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

    萧荆的确身材魁梧,又有些功夫在身上,可是毕竟是一个人,又只是肉体凡胎,要是在深山里遇见了凶猛野兽,哪里会是对手。

    如果出了意外……!

    女人思及此,心口一下子乱了。

    她急步往前走。

    走到木门旁边时,她抓着门把,有些犹豫,可是脑海里一闪而过血腥恐怖的画面,手一紧,脚步一沉,是那样坚决地走了出去。

    她第一次,踏在这村子的路上,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萧荆。

    出门后,女人朝着萧荆那日离开的方向追去,脚步急匆匆的,裙摆一下一下的翻飞。

    走出了一段距离后,她突然心想道,萧荆打猎后,都是先去镇上卖货,然后再回村子里,走的都是村头的那条路。

    她急忙地转了身,往回折返。

    路过屋子的时候,瞅了一眼空荡荡的院子,心中也空了,继续急切地朝着村头的路走。

    这时,她已经彻底的错乱了思绪。

    脑海里浮现的不仅是萧荆,还有婢女小厮、娘亲倒在血泊中的画面。

    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又一个的亲人,已经没有了一个家。

    这一回,她不想再失去萧荆!

    小説網阯永久導航域名:χíàоsんυо.UK

章节目录

糙汉和娇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月半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半喵并收藏糙汉和娇娘最新章节